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房间》。

面对困苦,是奋起还是退缩,这似乎想将手里的蛋掷出、但已倒

看到这一幕,吴老板惊呼问道:“单医生怎么也有这名片?”

而已经猜到答案的杨大伟则缓缓恢复了呼吸,看着不远处安坐如山的江臣,心中问题一个接一个生出。

如此看来,单医生并非只有给了我的这一张名片,甚至很可能有很多,并且他是在有意识的派发着这种名片,这是为什么?

他和书店是什么关系?和江臣又是什么关系?

而江臣,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去满足别人的愿望?

他能从中获取什么?

而对于我们,这究竟意味着是好事还是坏事?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江臣的帮助是对我们有利的。但单医生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沉重?他似乎一点也不希望我们通过此种渠道来改变自己的困境?

这一个又一个问题让杨大伟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心绪变得更加凌乱不堪,他只好继续看向画面,强行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单神雷那温润的嗓音紧接着响起:“我认识一个神通广大的朋友。他……或许能帮你,但你需要付出一点代价。而这代价对你而言,也许轻如鸿毛,也许重如泰山。这将取决于你的行为。这张名片你拿着。在你做好准备的时候,它会带你找到他。”

吴老三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嘴唇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单神雷打断了。

他拉过吴老三的右手,将名片放入其中,随后又帮其握拢手掌:“多余的话就不必说了,此件事情并非是单纯帮你,我也有我的目的。行了,你赶紧去忙你的吧。已经快到饭点了。”

吴老三重重地点了下头,随后看也没看名片,将其放入兜中,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到此处,吴老板憋不住心中的疑惑,连忙问道:“江爷爷,你刚才不是说这名片很珍贵,一万个人未必能分到一张,但怎么我爷爷也有一张?难道我们家比较走运?”

江臣端坐如常,神色平静地回道:“我没有说谎。你且安心看下去就知道了。”

吴老板只好忍住后面的疑问,将自己的屁股强行定在了椅子上。

画面的视角跟随着吴老三来到了门外。

在离开单神雷的办公室,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过了一个转角便停了下来。他面墙而立,头顶着墙,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单医生原来也认识放高利贷的人吗?”

吴老板和杨大伟第一时间看了一眼江臣。

也难怪吴老三会做此判断。

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已然知道了事实,但从单神雷刚才的言行来判断,他们也大概率会认为单神雷的这个朋友是个高利贷的。

吴老三面露挣扎之色:“我现在的生意眼看着才进入正轨,如果搬离青龙区,换成朱雀区,等于一切又要重头开始。如果情况更糟糕一点,可能起都起不来。儿子眼看着就要到上学的年纪了,媳妇这段时间也累得快倒了。我不能再失败了。”

随后,他似乎做出了决定,握拳在医院的走廊墙上狠狠捶了一下。

“高利贷就高利贷。只要过了眼前这道坎,我就不信我混不出个名堂!”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那张神秘兮兮的名片。结果却惊讶的发现,这名片精致归精致,但正反两面一个字都没有。他奇怪地说道:“难道单医生拿错了?”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影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消失在了医院的走廊中。

更诡异的是,他的身边明明有其他人经过,但却对一个大活人的突然消失全都熟视无睹,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镜子就此陷入黑暗,只剩下明亮的光圈。

吴老板不免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原来我就是这么来这里的。惨了惨了,刚才忘了跟媳妇说一声,回去肯定又要说我去鬼混躲懒了。”

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簿,想给自己媳妇打个电话。但在看了江臣一眼后,最后又把手机默默放了回去。

他敢用自己的人格肯定,一旦他将这件事情说给自己媳妇听,那她一定会笑眯眯的点头应声,但转头到了他看不见的地方,就会立刻打电话让儿子回来,然后和那个小兔崽子一起将自己给骗到精神病院去。

“算了,反正天天挨唠叨,也不差这一天了。”

等镜子重新亮起画面的时候,吴老三的身形已经从那个简陋的第一人民医院来到了一条冷清又破落的街道上。

路是古老的青石板路。

墙是古老的灰色砖墙。

两边的商铺门前也不像后世这般五颜六色,而是昏暗又压抑的黑白色。

寥寥几个行人脚步匆匆,脸上也看不出有笑意。

画面上的吴老三有些懵,怔怔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而他正对面的那家商铺里忽然走出一个仿佛从画上走出来的女子,穿着一身绣有如意与云纹图案的裙子。

女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欢迎来到如果如果书店。”

说是欢迎,但冰冷的语调怎么都听不出欢迎的意味。

吴老三抬起头,看向女子头顶的招牌。

与隔壁商铺门前的木制招牌显得格格不入的是,那招牌似乎是青铜铸就。字体也极其生僻。

吴老板看着那如

“你全都知道了?”林肖笑著說道,“你這天下會所的情報工作做的很好啊。”

“我說過,在清源,只要是我想知道的,就沒有查不出來的。”姚青云淡淡的說道。

“好,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惡人谷來了幾個人,現在在什么地方?”林肖很直接的問道。

他不知道姚青云的天下會所,是如何得到這些消息的,但他也不想知道。

現在他就想知道,惡人谷的那些家伙現在都藏在哪里。

必須盡快把他們解決了,不然,他們一輪又一輪的暗殺,他可沒有功夫陪他......

南宫平忍不住泪珠满盈,颤声道个小村庄里,他自称是“漂流在

三個月后,雀族的邊境。

風雪漫天,鵝毛的大雪仿佛是巨獸抖落的雨水四下飛揚,入眼處盡是一片白茫茫的顏色,阻擋著視線,望不穿百丈。

“這雪也太大了,我好討厭下雪啊。”虛空中響起了季子禾的聲音。

“這還不算什么,我曾聽我發動攻擊,這不就是兵法中的,以逸待勞嗎?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吼鳴”之聲,接下來、驚人的一幕出現,瞬間,震撼到了楊嘯天,無數只通體血紅,一毛不長的赤裸異人,從四面八方的迷霧中沖出,似無數只野狼一般,四肢踏地,朝著三人張開血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路拾起星辰

白眼镜猫

一路拾起星辰

古呆子

一路拾起星辰

神之阿鹏

一路拾起星辰

萌新山鬼

一路拾起星辰

凉粥

一路拾起星辰

逍遥游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