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和天才》。

只不过,正一点点逼近的月影狐没有注意到的是,坂本美雪的帐篷中,悄悄地掀开了一条细缝,紧接着一缕清风吹过,转眼便又恢复如初。

在月影狐梦境笼罩的范围内,它感觉到的,是那里还是四个人,没有一丝变化。

随着月影狐的逼近

只聽叮的一聲,王泱出現,一劍格開了黑衣人的劍。

黑燈瞎火的,王泱沒有戴斗笠。那黑衣人手中劍險些脫手,心里暗凜,收劍后退。

大聲叫道:“曲正卿,大王何在?”聲音清脆,是個女子。

王泱懶得廢話,傳音問晶苧道:“晶大導演,這場戲可以結束了吧?”

跟在她後面的,是一点红、姬冰停官。及贬,上闻之哀悯,故许

大喊声镇住了台下其余的声音,大家都自觉的闭上了嘴,而小青则是捂着张开的嘴被震惊到了。

  声音结束,周煜后背的盔甲也终于被浮尘掰得变形了,在周煜身上就像一双翅膀一样。

  周煜也在这是手上的棍子向下一滑,被折断的那段到了手上,趴在地上反手对着坐在自己身上的浮尘就是一扎。

  “嗯!”

  浮尘一声闷哼就从周煜身上滚了下去,看着周煜手上滴血的棍子,再看自己胸前的伤口,连衣服都扎出了一个洞。

  两人拉开距离站起来后,浮尘没有再上去了,周煜警惕着浮尘然后把身上的盔甲脱了下来,再看看手上的、腿上的、脚上的也跟着一起脱了下去,露出了一身深红色的内衣和深红色的袜子。

  做完这一切,看着浮尘的眼神都变得格外痛恨了,也没有再说什么狠话,举起棍子对着浮尘就冲了上来。

  在这最后关头,浮尘也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上去,周煜跟之前一样,大喊着一棍就挥了下来,浮尘没有再多,继续向前,肩膀上挨了一棍后,上前对着周煜胸口就是一拳。

  就这样,两人都没有闪躲,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

  最后还是周煜一脚把浮尘踹开,两人才停了下来,不过失去了盔甲的周煜明显受伤更加严重。

  停下的浮尘看着对方,自己也冷静了一些,

  周煜率先朝着对方就攻了过去,浮尘则是闭上了眼,做起了《烈火掌》的准备动作。

  周煜举起棍子从上面就挥了下来,浮尘听到声音,往旁边一闪。

  “烈火掌!”

  睁开眼一掌拍在冲来的周煜身上,顿时胸前出现了一个扫黑的手上印,那一片的衣服就像烧没了一样。

  浮尘看着依旧站着的周煜,又是一掌朝着对方的脖子打去,不过这一次没有化拳,而是把手掌与地面放平,即将触碰到周煜的脖子时停了下来。

  “不是没用,是我不想杀了你而已!”

  紧接着一肩膀撞在周煜身上,撞得周煜连连后退。

  浮尘后退几步向前跑去,快接近周煜的时候,纵身一跃一脚踢在刚站起来的周煜胸上。

  周煜被这一脚踢得往后滚了五六圈,最后摔到了台下。

  做完这一切浮尘紧绷的神经一放松,也感觉浑身没了力气,整个人摇摇欲坠。

  幸好张长凌、徐张从后面及时的扶住了浮尘。

  看到比赛结果,台下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看了台上的三人时,又在猜测谁是第一。

  大家都往前靠了靠,观赏台上的众人除了中间台上的人还保持着镇定之外,另外两边的人已经跑到了栏杆前,目光直视着舞台。

  城隍庙和“来福酒楼”的众人也送了一口气。

  扶着浮尘的两人看着台下、观赏台上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先扶下去医治吧!”

  徐张率先说道。

  两人这才扶着浮尘来到了台阶处,但是因为谁先下去谁就是第三的名词有些犹豫。

  “表弟,你年纪小,当表哥的应该让着你,表哥先走一步!”

  张长凌对着徐张笑着说道,接着就准备跨脚。

  “你是表哥,肯定是表弟先走啊!”

  说着徐张赶紧拉着张长凌客气的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肯定是前三了,反而矜持了起来,完全不想之前拉拢浮尘时候的争锋相对,。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谁也说服不了谁,浮尘在两人的拉扯中左摇右摆。

  “咳咳……”

  浮尘闭着眼吐了一口血,这可把两人都给惊呆了。

  “赶紧下来,人都要被你们弄死了!”

  站在台阶下的江小轶没好气的对着两人说道。

  “对对对!”

  徐张连连点头说道,也不在左摇右晃了。

  “一起?”

  张长凌征求了一下徐张的意见。

  “一起!”

  说着两人同时踩到了台阶上,然后再把浮尘扶了下来。

  “带上他,跟我走,我家有最好的郎中!”

  江小轶说完就转身离去。

  “她不是对咱们有意见吗?不会是不会好意吧!”

  徐张疑惑的对着张长凌说道,张长凌也没回话,直接给了一个白眼,然后扶着浮尘就跟了上去。

  第二天浮尘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浮尘,看着头顶粉红色的罗帐,再看自己身上盖得绣着花的粉红色棉。

  “我一定在做梦,再睡会!”

  心里这般想着的浮尘转身便打算睡觉,谁知一阵疼痛传来。

  “啊……”

  这一转身,身体四肢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麻木且疼,紧随着,头上也传来一阵阵痛,這人就是血手人屠,實力和他差不多,怪不得派自己來抓殺他,只是自己用了困字畫,體內的浩然之氣損失了一半,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上血手人屠很難贏。

雖然有韋一笑牽制,但是韋一笑還中了毒,一身的實力發不出三成,即使十方秀才和韋一笑聯合,也不是血手人屠的對手。

不過十方秀才還要出手,他必須把神捕衛的人救了,不然這次事件過后,他見死不救,神捕衛如何看他。

十方秀才從后面的盒子里,拿出了一個畫軸,他把這個卷軸展開,只見里面畫了一個朱紅色的炎炎大日,炙熱的溫度以煌煌之威,照射向血手人屠。

血手人屠的皮膚頓時被照射的由白變紅,然后皮開肉綻,冒起淡淡的黑煙。

血手人屠面對如此的攻擊,沒有絲毫的喊痛,反而用手摸了摸臉上的傷口,露出了殘忍的笑容,伸手一抓,把一個攻過來的神捕衛的腦袋給抓爆了。

十方秀才臉色劇變,他沒有想到他的日焰畫軸不管用,不過他也只使了四成威力,那么他使用十成威力,他不信血手人屠就能擋得住。

隨即把浩然之氣輸入到日焰畫內,頓時日焰畫里面的太陽大放光明,而照到血手人屠身上的溫度直線升高,皮膚變成了深紅色,滾燙滾燙的,皮肉寸寸斷裂,露出了里面的血液,血液流動中被蒸干,冒出了濃濃的黑煙,甚至他的眼睛里,口鼻里所顯出的血肉也冒出了黑煙。

實在是恐怖至極!!

啊!!

血手人屠大叫了起來,眼睛變成通紅之色,不再殺圍著的這些神捕衛,而是殺向十方秀才。

“你們快離開,他由我來對付。”十方秀才大聲的說道。

在聲音落下的同時,韋一笑首先運用輕功向外著逃去,其它的神捕衛也緊接著向外逃去。

周安看到這一幕笑壞了,這些神捕衛太無恥了,說逃就逃,一絲的猶豫都沒有,留下了十方秀才在那里。

十方秀才看到嘴也直抽抽,不過他只得這樣做,他體內的浩然之氣不允許他做出不忠不義之舉來,不然就會散掉。

這也是每個修煉浩然之氣的缺點,如果周安知道這個缺點不知還有沒有想法,想要找尋方法修煉浩然之氣。

當血手人屠沖過來的時候,十方秀才馬上把日焰畫軸一合,放到了后面的盒子里,然后快速的拿出了另一個畫軸,是山水畫,馬上展開,頓時無數山巒浮現在十方秀才的頭頂上,帶著無限的壓力,向著血手人屠而去。

狂奔而來的血手人屠,頓時飛了出去,不過只飛出了兩米遠,然后再次向著十方秀才沖來,可是剛沖出一步,又飛出了兩米遠,血手人屠再沖。

這次血手人屠,渾身冒起了紅色的光芒,左手更是如一條燒紅的烙鐵,一拳帶著猛勢,向著十方秀才轟去。

血手人屠沒有再飛出去,反而一拳轟到了山水畫上面,直接把山水畫轟成了粉碎。

十方秀才吐了一口鮮血,飛了出去。

十方秀才馬上站了起來,從后面盒子里拿出了一個畫軸,快速的展開,在上面寫著一個殺氣凌然的誅字。

同時在十方秀才的頭頂處,浮現了一個大大的誅字,極至的速度飛出,化為一道流光,向著血手人屠的眉心處射去。

十方秀才拿出的畫軸是他兩大終極畫軸之一的誅畫,脫胎于口誅筆伐,有誅滅一切的威勢。

十方秀才的這些畫全部都是由大儒畫成的或寫成的,他用來驅使這些畫軸攻擊,等同于武者手中的兵器。

血手人屠狂笑一聲說道:“雕蟲小技而已,給我破。”本來伸出的拳頭,變成了爪狀,向射來的誅字,就是一抓爪去。

鏘鏘!

發出了金鐵碰撞的聲音。

誅字瞬間被抓中,化為點點的白光消失了,而血手人屠的手上也流出了鮮血,他的左手寸寸斷裂,不停的顫抖著。

而十方秀才使出這一招后,臉色蒼白了很多,甚至冒出了層層的虛汗,很明顯他使出這一招脫力了。

十方秀才有一種罵人的沖動,雖然他以前沒有使用過誅畫,可是也聽大儒說過誅畫的威力,只是沒有想到這么強,一下子把他體內的浩然之氣都抽光了,甚至身體十分虛弱。

可是這還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被血手人屠給一爪子給滅掉了,還如此的輕而易舉,這讓十方秀才有一種吐血的沖動。

十方秀才拼盡著最后一絲的力氣,從背后拿出了一個畫軸,上面寫著兩句詩,水急客舟疾,山花拂面香。

然后再向畫軸輸入了僅有的一絲浩然之氣,頓時在十方秀才的腳下,出現了一只幻影的小舟,快速的向遠處滑翔而去。

血手人屠看到此,狠笑一聲:“想逃,晚了。”說完后,身形如一只飛鷹般,向著十方秀才追去。

十方秀才腳下所化的舟當飛出二三十米之外后,十方秀才看到了靠他奶奶個腿的場景,只見韋一笑帶著十一二個神捕衛,正與五大血手帶著幾百人戰斗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和天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侠易风

虾仁蛋炒饭

玄侠易风

辣椒雪碧

玄侠易风

不问三九

玄侠易风

大头文

玄侠易风

坏宝

玄侠易风

莲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