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如初见》。

王曉一怔,沒想到剛才還和和氣氣的林肖,怎么突然就翻了臉。

他本來還想隨便推脫一下,可看著一臉平靜正慢慢拿起一塊糕點放在嘴里的林肖,不知怎的心里突然一顫。

“好吧,林爺,既然你這么問了,那我就跟你說實話!”

王曉咬咬牙,“不行,所以他一锤子也砸不中汉武储相反还被切割了上万道伤口。

如果锤子砸中了汉武储,那战斗早结束了。

煞神汉武储,并非无敌。

非但如此,这场战役里,血影宗的前锋。

败得太快了。

那荷露冷冷道:天下无论什么地!每个人都已认出他是谁了,他

酒桌上,雙方漸漸把話說開。

不知老叟是否斷章取義,有所保留。

長明道是不肯如實奉告的,只說自己姓“張”!

此舉,不是并非為了防范老叟,乃是為了救他性命。

哪里知道,童忠的手下會不會追查到這里?

他們心狠手辣,殺人滅口,豈非斷送了老叟一條老性命?

美酒相伴,佳肴當緊,款款而談,三人推杯換盞,暫忘身后之事。

長明道并非不善飲之人。

原在天山,老祖有小酌癖好,取天山雪水,釀造有陳年美酒幾十壇。

長明道從師父那,承襲三分習慣。

待師兄弟們盡數下山,他一身孑然,看守天山派,漫漫長夜,便經常在闌珊之時,端坐于青石之上,執一壺酒,對月淺酌,與蟲笑談,隨風而舞,興盡而歸,喝到微微醉態,一睡到天亮。

常年如此,酒量自然豐盛,意外之喜,還讓他悟出一套煞是好看的劍法,世間無一。

只劍法太過于花哨了,欣賞則爾,不能上陣臨敵。故叫“三分醉劍”。需酒喝三分,才剛剛好,清醒之時,反而無法運用。

今日,他以茶代酒,聊表寸心,敬老叟一杯,說道:“貧道錯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還望老哥莫怪!”

老叟名叫王弼陳,今年五十有二,在這鄉間,煢煢孑立,偶影獨游。

有兩個兒子,但都不在身邊。

他與王彪對酌幾杯,想是平時愛喝一口,酒量驚人,數杯下肚,面色越發紅潤,不見醉態。

聽聞長明道愧疚之詞,王弼陳揚起酒杯,哈哈大笑,說道:“張道長,你太多心了。此事已成過去,干嗎還說這個?老頭子府中,門可羅雀,許久無友人到訪了。今日見到三位。”說到這里,看了一看襁褓中的幼子,哈哈大笑,說道:“可不對頭了,這還有個小家伙呢,應該是四位。我很高興,可要多多貪杯了。”

長明道淡淡一笑,說道:“如此甚好,我們這三個不速之客,能為老哥帶來片刻歡樂,也是幸事。”

王弼陳朗朗道:“咱們是各取所需哩!哈哈哈···,只是,道長你滴酒不沾,讓我老頭子,老大不開心。”

焦海鵬鯨吞一陣,吃個大飽,正舉杯獨喝,倏然搶白說道:“王老哥。非我師父不肯與你對酌。只因前方道路艱險,仇人環伺,歹人眈眈,唯恐飲酒誤事,不能如約把孩子送到。另一位王兄,酒量倒不錯的,你們對酌,豈不痛快?”

長明道點頭,心想:“我這徒兒,還算走心了。”

王彪聽見說起他來,便道:“王老兄。你姓王,我也姓王,咱們都是王家人。難怪我見老哥,生出高山流水,相見恨晚的感覺。說不定,咱們祖上有極大的關聯,還是親戚呢!”這句話,便是胡謅了。

長明道忍不住暗暗好笑,心想:“這位王兄,信口開河,是個幽默之人,普天之下,李、王、張,三家大姓,莫有千萬百萬之上,難道都是親戚不成么?”

王弼陳反而聽得舒坦,說道:“有理,有理。既然道長有事在身,咱不勉為其難,王兄,你再與我暢飲幾杯如何?”

王彪道:“求之不得。”

酒過七旬,王彪和王弼陳,越喝越痛快,大呼過癮。

焦海鵬跟了幾杯,只因酒量有限,草草了事,以防出丑狼狽。

在這期間,長明道一邊照看著嬰兒,一邊與兩人談笑風生。

他發現,王弼陳雖無一技旁身,言談之間卻不少俠義情懷。心想:“王老先生,與我等夸夸其談,許多話,正中我下懷。人品,千仞無枝,慨當以慷。其年少輕狂之時,大有可能是個豐神俊逸的濁公子。只可惜,歲月不饒人,美人狠遲暮。”又想,“天地浩瀚,臥虎藏龍,人間真乃處處都是風流人物。”

這一談,自然就談到了王弼陳的家事上。

大人吃的痛快,自也不能忘了小兒。

焦海鵬趁他們喝酒,于是下到廚房,煮了一些米粥,吹涼了,一勺勺地喂著小兒。

長明道得以抽空,詢問王弼陳的事。

“王老哥,我見你門庭講究,舉止斯文,必然不是務農之人,且又孤身一人。難道家中,曾遭遇過什么變動,后搬到這里來的嗎?”

談及此事,王弼陳微微一愣,又一個嘆息,把酒杯緩緩放下,神色凄然,說道:“張道長。這叫我怎么說呢?我晚景得以悠然自得,只因我生了兩個好兒子。他們在朝廷里當兵,干著不大不小的官職,所以我不愁吃喝。我一向是不喜歡熱鬧的,他們孝順,遍尋了這么一個民風淳樸,幽靜的謫仙村,蓋了一所庭院,讓我住下。每個月都會托人,帶銀子給我。兄弟倆每年都要回來一次。他們娘死得早,我鰥居多年。爺仨最高興的時候,就是過年了。以前啊,我是個窮酸書生,屢試不第,后來就放棄了,因不會種田,靠寫書法和畫畫為生,勉強度日···”說到這里,長明道看見王弼陳的臉上,流下兩串淚珠,一個老男人,竟哽咽了。

王彪不以為然,偷笑道:“你準是想兒子了吧?”

王弼陳點頭,抹去眼淚,說道:“是呀,我很想念他們,王兄說得很對。人老了,忽然就脆弱了。”

焦海鵬道:“原來您還是個軍人家屬哩!你若想見兒子們,那很簡單。寫封家書,你不擅長么?讓他們二位找上面告個假,回一趟。現在又不打仗,應該很容易吧?”

王弼陳沉默不語。

焦海鵬接著說道:“莫非他們擔任的是軍機要職嗎?上面不肯放回來?那也絕非難事。你可以去看他們呀!試問,多遠的距離,也阻擋不了老父親去看自己的親兒子,這叫血濃于水。”

王弼陳“嗯”了一聲,依然緘默。

焦海鵬搔搔頭,狐疑了,說道:“老哥,你別‘嗯、啊’的,我說的是不是這個道理?既然咱們敲開你的門,到你這里吃飯喝酒,相見甚歡,如果不是我還有事陪著我師父去做,我真想替你走一趟。告訴你兩個兒子,說‘你正望眼欲穿的想著他們,盼他們回來。’他們都是孝子,哪能不回來?真若不回來,我就用繩子綁回來。上面當官的不讓他們回來,我就砸了砸了他們的軍營!”

哎···

王弼陳盡飲一杯酒,表情黯淡。

長明道和王彪相視一眼,各自詫異。

焦海鵬叫道:“你又來了。‘哎’是什么意思?我到要問問您,兒子在什么地方任職呢?叫什么名字?”

長明道看出王弼陳不想談論這個話題,好像一提這些,他就會變得情緒很低落似的,便呵斥道:“海鵬。你少說兩句,長歌吃飽了。你哄哄他去,否則一會兒又要哭鬧了。”

焦海鵬一張臉很焦急,好像王弼陳想兒子與他關聯甚大似的。

王弼陳沉默寡言,把他憋得臉色通紅,兀自嘆息,謹遵師父的飭令,去看邊上孩子去了。

他剛一轉身,王弼陳則戰戰巍巍地拿起酒壺,晃了晃,發現無酒了,情緒瞬間變了樣,嗚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柳長歌在那正蹬著小腿,一雙大眼眨啊眨的看天花板,變臉比翻書還快,哇的一聲,也哭了起來。

一老一小,一長一短,一個嗓子沙啞,一個聲音洪亮···

驚得長明道手足無措。

嚇得焦海鵬一機靈。

王彪丈二的和尚,摸摸頭,莫名其妙。

焦海鵬“呷”了一聲,小聲道:“師父,老先生怎的了?”

長明道面容一呆,問道:“王老哥,你···”

不等說完,王弼陳答道:“讓各位見笑了。你們不知,我那兩個兒子,早已死在外邊了,他們永世不會再回到我的身邊來了,我失去了他們了。可憐白發人送黑發人。若是那樣,豈還好了!只可惜,我連他們的尸體也未瞧見,死后,不能收斂,葬入祖墳,不知道他們在外如何凄苦。嗚嗚嗚···”一邊哭著,一邊揩淚。

轉眼,已是老淚縱橫,宛如涌泉。

長明道忙勸道:“老哥哥,具體是怎么回事?我真抱歉,太魯莽了。不知老哥心里藏著這樣的傷心往事,還要往傷口上的撒鹽。不過,人死不能復生,你要愛惜自己的身體。”

王彪追問:“他們兩個是戰死的嗎,多長時間了?老哥,你生了兩個英雄呀!你該自豪呀!”

刀不插在自己身上,卻寬慰中刀之人一定要忍耐。

人往往皆如此。

長明道既不能感同身受,也就不再勸了。

王彪旋即打住,沉悶悶的喝酒。

柳長歌哭呀哭呀,哭個不停。

焦海鵬把他抱起來,在屋內走動,哄著他。

堂堂漢子,一時手忙腳亂。

長明道心里煩悶,囑咐他道:“海鵬,你把長歌抱到外面去,看看花草,藍天白云,興許就好了。”

焦海鵬應諾,撞撞而出。

王弼陳大哭一場,哽咽著,坐在椅子上,身體前傾,垂著頭,手拄著膝蓋,額頭聚成一個“王”字,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落在食物上蒼蠅。一顆心,又在想些什么?

過了片刻,長明道看他抬起頭,沖自己一笑。

凄然中,帶著酸楚。悲痛中,帶著遺憾。

不等長明道開口,王弼陳慘笑道:“張道長,切勿牽掛,我已好了。要你見笑了。”

長明道點了下頭,想說什么,不知從何說起,可又不能不說,很是糾結。

最終,只有四個字,“還請節哀。”

王彪亦說:“人生在世,誰能無死?你可培養出了兩個好兒郎。”

王弼陳搖搖頭,說道:“二位老弟呀!你們有所不知,我兩個兒子,若死于保家衛國的沙場,自該慶幸,好歹落個“烈士”祖上有光。只可惜,哎···,一言難盡啊!”

墻壁倒下的一瞬間,傲天看見一個中年男子正拿著拒元鎧,興奮地狂笑起來,于是,傲天霸道的大喝一聲:“拒元鎧是我的!”

說話的同時,為了能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到拒元鎧,傲天又彈起龍吟劍,霞光滿天,一股強大的威壓氣息從龍吟劍中散發出來,頓時大殿里的所有人心頭都感到威壓,讓人稍微喘不過氣來。

拿到拒元鎧的中年男子也被龍吟劍壓得心頭一慌,傲天的龍吟劍則已快如閃電般電刺過來,中年男子反應也是極快的,手中長劍一擋,但是普通長劍那是神劍的對手,只見長劍“啪”的一聲,竟然長劍被龍吟劍折斷了,神劍繼續前刺,中年男子還沒看清楚傲天的模樣,就被龍吟劍刺中胸部,鮮血飛濺,當場斃命,拒元鎧隨手掉落。

傲天腳踩踏月七星步,抓住剛要掉下來的拒元鎧,收入空間戒指。

緊接著,傲天就想原路返回,神不知鬼不覺離開大殿,因為他已經聽到很多腳步聲正往這邊跑過來。

便在這時,一聲低沉的獸吼響起。

傲天扭頭看去,就看到那被他殺死的中年男子濺出的鮮血粘在了墻壁上的那雪白的如同云豹似的魔獸圖案上面。

那魔獸圖案迅速的放大,一股強悍的生命力波動傳來。

那魔獸居然在鮮血牽引下復活了!

那雪白如同云豹的魔獸出現在了通道內,其體長約有三米,高兩米,通體雪白皮毛,豹子頭,獠牙尖利,閃爍著森冷的寒光,四個爪子上的指甲呈鷹鉤狀,將地面都給抓碎了。

傲天從這奇異魔獸的身上感覺到了九級魔獸的力量氣息。

傲天為了神不知鬼不覺,才不愿和它正面對決,一閃身,向遠處沖去。

“吼!” 雪白魔獸速度也不慢,咆哮一聲,猛然一彈,直入高空六米的高度,橫過空中大約將近三十多米,竟然隱隱觸及到傲天的后背。那森冷的寒意令傲天倒吸一口涼氣。

如光似電,快如寒風!

傲天一跺腳,騰空而起,達到了大約三米的高度,然后手中的龍吟劍順勢向下一劈,他借力再次一彈,又一次拉高三米的高度。

那雪白魔獸則嘶吼一聲,沖天而起,一下便達到六米的高度,并且張口噴出一道足有半米粗細,長達近兩米的冰錐。

“當!” 傲天龍吟劍反手一擋擋住了冰錐,同時他抖手“雷霆拳”直接轟擊墻壁 。

“轟!”一聲,墻壁砸開一個洞口,傲天順勢從洞口內跳了出來,重回外面,他向里面一看,那雪白魔獸怒吼一聲,一道雪白的冰錐光芒沖射出來,他急忙向遠處竄去。

說來奇怪,傲天本認為那只雪白魔獸應該會追隨自己出來,結果看到自己后面并沒有任何追隨者,傲天反倒是很好奇,他折返回去,向洞里面一看,才發現原來那只雪白魔獸正一道道雪白的冰錐光芒不斷沖射著進入大殿里想尋找拒元鎧的人,擠滿地宮通道里的人四處躲閃著冰錐光芒、四處逃竄,躲不過的人就會被冰錐光芒直接轟死,逃竄出洞口的人則是大吸一口氣,慶幸活著。

看到這里,傲天直接想遁走。

剛要起身,傲天就聽到一個嫵媚的聲音傳來:“留下拒元鎧才能走。”

只見,一名身穿紅色大炮,將婀娜多姿的嬌軀襯托的淋漓盡致的絕色美婦沖著傲天喊道。

聽到拒元鎧三個字,“做賊心虛”的傲天更加不會停下來腳步,彈身而起,就要飛跑起來。

但是絕色美婦可也不慢,手中紅綾飛舞,真氣彌空,往傲天頭上罩來,殺招瞬間發動。

紅綾氣息自肩背透體而來,傲天只好停下腳步,瞬間轉身,“碎石手”雙手飛舞著,直接把近在面前的紅綾絞得粉碎。

絕色美婦驚訝的看著傲天輕松破解了自己的紅綾,心里一個寒顫,對手是絕頂高手呀,不過看到傲天停下來,絕色美婦的目的也算達到了,當然她也就沒有再攻擊傲天。

“蛇娘子,你沒事攻擊我干嘛?”傲天看到絕色美婦蛇娘子問道。

“這位少俠,請留下拒元鎧才能走。” 蛇娘子雖然心里有點害怕傲天的實力,但為了拒元鎧,嘴上還是鎮定自若的說道。

“蛇娘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這句話,可是會害死人的。”傲天裝作無辜的樣子嚴肅說道。

“你先是進入地宮,轟掉了墻壁,把先找到拒元鎧的旋流劍趙凱殺死,然后搶到了拒元鎧,逃出地宮------”蛇娘子自信的微笑著說道。

“以何為證?”

“看看你的頭上和手上的灰塵,那就正是剛從地宮中跑出來的模樣證據。”

傲天當然不會傻到去看自己的書上的灰塵,雖然心中非常驚訝的蛇娘子觀察力和判斷力,但也還是裝作無辜的樣子說道:“這也說明不了什么呀。”

說完,傲天就要起身回去。

“站住,留下拒元鎧才能走。” 四道聲音傳來,正是秦部秦漢、塔濟祝中昊、騰龍林志炫、風雷堡楚風四位年輕高手。他們剛狼狽不堪的從雪白魔獸口中逃出了地宮。

四大年輕高手老遠就聽到蛇娘子的話,自然也就不想放過傲天。

但是傲天并沒有理睬,人在空中就要電射回去。

當然,四大年輕高手如果讓傲天就這么走了,那他們的面子往哪里擱,于是四道真氣齊齊綻放出來,向著傲天襲去。

人在空中的傲天也沒有避讓,悍然出手,“飛旋腿”輕松化解了四道試探的真氣。

也就在傲天一停滯的一瞬間,四人已經飛掠到傲天身邊,四個方向包圍著傲天。

“四位少俠,你們什么意思呀?”傲天鎮定自若的站在中央問道。

“交出拒元鎧,你才能走。”祝中昊兇狠狠的說道。

“對不起,拒元鎧我沒有拿到。但是如果有人欺負到我頭上,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傲天拒不承認自己拿到了拒元鎧,并悍然的說道。

“就是你拿了。”林志炫語氣溫和的說道。

“那拿出有力的證據出來。”傲天凌然的說道。

說到這里,四人相互看了一遍,他們根本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只是聽到蛇娘子的話而已,頓時無語。

看到四人默默無語,傲天心中暗笑,但是嘴上卻是霸道的說道:“既然如此,請讓開。”

但是,四人并沒有移動腳步,還是死死的包圍著傲天,為了拒元鎧,他們四人可顧不得什么臉面。

看到這里,傲天有點生氣霸道的說道:“那我們就來武力解決吧。”

傲天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平常不常用的一把寒槍,霸氣凌然的看著祝中昊,陰寒的眼神讓祝中昊心里一疙瘩。

剛一聽到到塔濟祝中昊,傲天就想到了凱瑟琳家族和劍圣祝子堅的仇恨,自然傲天也想為凱瑟琳報仇,現在就是一個好機會。傲天想直接把祝中昊廢掉,甚至殺死,所以才會以陰寒的眼神看著祝中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如初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影现

风扇老爷

神影现

晨安未见

神影现

陆轻筠

神影现

巫马行

神影现

丧尸舞

神影现

韩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