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打斗》。

孙宾病得果然不轻。屋子里潮湿而阴暗,浓荫遮住了阳光,门窗四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不但人美风姿也美,身窄窄的衣服,衬

“沈老,你知道我妈妈的下落吗?”我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眼前这位老人身上。

沈老苦笑道:“小涵,你爷爷离开巡阴司的时候,还是个小伙子,后面发生的清楚,他在信中没有提起过,直到收到他的第二封信,我才知道你都这么大。”

我点点头,爷爷的死基本确认就是四大魔头的后人干的,但是妈妈的依然下落不明。

沈老看着我失落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小涵,和我讲讲你妈妈的事,我帮你一起找。”

我苦笑道:“沈老,我对妈妈的了解仅限于她是四川人,属兔,叫徐雅兰,对了,这是她的手镯,您帮我看看。”

说完,我从怀兜里掏出乾坤盒。

“乾坤盒!”沈老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这可是个好宝贝!”

“是一位长辈借我的。”

我按下密码打开盒子,拿出手镯递给沈老。

沈老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这是‘贵妃镯’无论是做工还是成色都是顶级的,出至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将苏州和扬州两地的风格融合在一起,不厚此薄彼,却善于取长补短。”

“内务府?沈老和我爷爷不就是在内务府的巡阴司吗?”我突然有种感觉,妈妈的下落似乎有了眉目。

“对,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清朝在玉器的制作上,堪称中国古代最高水平。不过内务府制作的‘贵妃镯’一般是给宫中的嫔妃,王公大臣的家眷,还要一部分被赏赐给各国使臣和各族首领,这么说来,你妈妈身世不简单呀。”

“沈老,你能通过这个手镯判断出是给谁的吗?”

沈老摇摇头:“这个不好说,范围太广了。”

我低头不语,难掩心中的失落。

“小涵,不早了,先吃饭吧。”

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钟,都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了,时间过得真快。

沈老带着我来到餐厅,餐桌上早已摆好丰盛的晚餐,可是却不见沈昊然和二柱子。

“沈老,昊然和二柱子不来吃吗?”

沈老一笑:“昊然去追查白天偷袭你们的人来了,二柱子和小军在一起,咱们不必管他们。”

吃过晚饭后,沈老把灵虚桃木剑递给我:“邱道祖的灵虚,你的宝贝不少啊!”

我接过桃木剑微微一笑,又和沈老聊了一会,便在保镖的引领下来到客房。

躺在床上,我刚要拿出手机给二柱子发个微信,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你好!”

“杨涵,我是林瑶,你在哪里,快点来救我和爷爷,那个......”

林瑶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响起了忙音,赶紧回拨过去,无法接通,我吓的一哆嗦,赶紧翻身下床拿好背包,开门就冲了出去。和林老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但老人家待我不错,还把灵虚剑赠送给我,现在他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还有林瑶......

刚来到通道门口,大门一下打开了,沈昊然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俩正好碰了个对面。

“杨涵,你干啥去?”

“昊然,我朋友出事了,要马上赶到市里

“媽的,這群找死的畜生,還以為現在是二十年前?就憑他們一群跳梁小丑,也敢來中國撒野?”

“他們敢來,老子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沒錯,來必戰,戰必勝!”

“老大,你說吧,二十年前那場戰斗咱們沒來得及參與,可是這一次,咱們奉陪到底!”

“對,奉陪到底,要是不玩兒到他們崩潰,咱們就不叫戰龍!”

眾多成員紛紛咬牙切齒的開口,顯然對于對方肆無忌憚的行動極為憤怒。

林肖聽著他們一個又一個的表達完畢,輕輕抬手往下壓了壓。

“玄灵圣殿的老祖怎么会在太玄山脉,这是准备抢地盘吗?”慕容怜月低声自语。

然而云逸和老者都是强者,尤其是那名老者,可是至尊级别的灵兽,神识弥漫之间,慕容怜月的话语清晰地被他捕捉到。

老者也没有生气,反而认真解释道:“太玄山脉本为灵兽肆虐之地,时常发生兽潮,对于天涧神州来说是巨大的灾难。”

“尤其是几十年前,太玄山脉深处同时诞生了四名巅峰帝主级别的灵兽,一齐发动兽潮,波及整片天涧神州。”

“最后天涧圣宗和我们玄灵圣殿协商,他们不方便出手,打算让老朽前来坐镇,镇压那四头灵兽,并准许老朽以太玄山脉的灵气蕴养自身,这也算是两方共利。”

云逸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地说道:“哦?我怎么听说太玄山脉深处为强者埋骨之地,这么说来,你不仅不是凶兽还是圣人喽?”

老者所说的和慕容怜月描述的出入太大,云逸如果要选择,自然是相信慕容怜月。

“这里称之为埋骨之地倒也没错。”出乎云逸意料的是,老者非凡没有恼羞成怒,还大方地承认了这一点。

这让云逸不得不好好审视这个问题,或许其中真的存在什么隐情。

老者继续说道:“几十年前,我第一次坐镇这里,直接镇压四大灵兽,压下兽潮,解除了天涧神州的危机。但是人心是最不可估摸的东西,由于没有了兽潮,太玄山脉外围的几大势力开始不断试探,并且越来越过界,他们不仅肆意虐杀灵兽,还合伙围猎帝级、帝主级别的灵兽。”

“老朽虽说是前来镇压兽潮,但对于太玄山脉内的灵兽也有同情之感,便出手镇杀了几大势力的领头人,并且立下规矩,凡是肆意虐杀太玄山脉灵兽的强者,一律斩杀,凡是踏入太玄山脉深处的强者,一律埋骨此地,任何人不可越界。”

“不然按照两位小友所说,老朽若是穷凶极恶的凶兽,天涧圣宗岂能无动于衷?要知道老朽虽为至尊,但在这天涧神州,还是天涧圣宗的主场,老朽一人之力如何与之对抗?”

听完老者的解释,云逸罕见的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

老者说的很对,人心是最不可估摸的东西,尤其是他最后一番话,让云逸选择了相信——连天涧圣宗都无动于衷,这就代表了默认,这样一来,真的是老者错了吗?

“为何踏入太玄山脉深处也要埋骨此地?”云逸忽然想到一点。

“镇杀几大领头人后,依旧有不少势力的强者不死心,前来和我协商狩猎灵兽之事,我自然是不会同意,一次次劝退他们,然而,也许是我不够雷厉风行,拜访之人反而越来越多,所以,我又立下了一道规矩,并镇杀了几名不知好歹的带头人。”

老者这一次神色倒是有些变化,看上去有些阴沉。

看得出来,老者对于那些名义上是拜访,暗地里却做着血腥勾当的人很是厌恶。

“那些坏家伙太过分了!”慕容怜月捏紧小粉拳,愤愤地说道。

云逸深吸一口气,刚来到浮天神域的大陆上就了解到这么冷酷的事情,让他情绪有些沉闷。

“两位应该是神级势力的神子神女吧?”老者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

云逸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慕容怜月则摇了摇头,慕容清风虽然是巅峰至尊,实力达到了天谕境第三层次,但是还远不敢自立神级势力。

老者没有多说,他看得出来,就算慕容怜月不是神级势力的神女,地位也定然非凡,不然如何能与神子级别的人物一同出行历练?

“老朽这里有一张天涧神州的地图,便赠予小友,希望与小友结合善缘。”老者笑眯眯地掏出一张地图,利用灵力送到云逸身前。

云逸也没有客气,一来他确实需要一张地图,二来,这老头给他的感觉还不错,结个善缘没什么大不了的。

云逸收好地图,心情也舒畅了不少,露出一抹淡笑,问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摆了摆手,连忙说道:“前辈不敢当,小友叫我魂渊至尊即可。”

他没敢问云逸的名字,毕竟这关乎到神级势力的隐秘,多嘴对他和他身后的势力没有丝毫好处。

“老朽送二位离开这太玄山脉如何,以免多生事端。”

云逸自然不会拒绝,道:“那就麻烦魂渊至尊了。”

魂渊至尊没有拖泥带水,袖袍一挥,直接以灵力构建出一道跨越天际的神光大道,通向太玄山脉外围。

云逸带着慕容怜月直接踏了上去,对着魂渊至尊招了招手,便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外界。

对于云逸来说,魂渊至尊也许只是短暂时光里的一名过客,毕竟他们的道路不同,所处的层面也不同,注定不会,反正任務已經完成,我們就好好休息下吧,我還想看看能不能也找到像小雪這樣可愛的魔獸!”紅焰異想天開。

“切----”眾人挪揄道。

兩天過去了,傲天幾人傷也好了,只是紅焰的愿望落空了。

“兄弟姐妹們,我們下一步是繼續天奇山尋寶,還是現在就回日華城?”圓滿完成任務的傲天高興問道。

“我贊成尋寶!”首先發表意見的又是紅焰,她還想找到自己的魔獸。

“我也贊成尋寶!”白皓酷酷的道,他還想以魔獸作為練習對象。

“我無所謂!”銀衣道,說了等于沒說。

“那我們還是去尋寶吧,反正離交任務的時間還早!”凱瑟道。

“好耶,我們去尋寶咯!”傲天高興地宣布。

一行人向天奇山脈出發。

天奇山脈位于焚天魔獸森林的西北部,山高林深,綿延千里。它的最高峰是月華大陸上高度僅次于“圣山”的第二高峰,海拔5000米之上,且都是難以攀登的,可以說基本上無人進入其中。山脈腳下,是一處眾山環抱的大盆地,在這里原本生活著很多的土著居民,居民安逸,與世無爭。只不過后來隨著發生幾次大規模的戰爭,土著居民也卷入其中,使得本來與世無爭的地方慢慢變為戰爭墳地,慢慢,人們不再去天奇山脈,逐漸遺忘了天奇山脈。

現在天奇山脈基本上是人跡荒蕪的地方。

“啊,臭小天,你不會又帶錯路吧!”紅焰看到前面又出現一個高山峰,禁不住埋怨道。

“哦,小人向大家報告下,不好意思,路好像又錯了!”傲天趕緊道歉認錯。

“小天,你說什么呀,嘿嘿----道歉認錯恐怕補償不了我們的腳痛。”眾人面對傲天都怪笑道。

“上帝呀,救救我吧!好了,好了,每人一件衣服!”傲天心痛金幣的流失。

就在此時,突然,“吼---吼---”幾聲怒吼的聲音傳遍大半個森林,聲音充滿不容置疑的威嚴,引起森林魔獸大騷動,級別低的魔獸干脆趴伏在地上。

“這是至少八級以上魔獸才有的叫聲,我們還是躲開吧!”龍心悅知道以他們面前的實力,遇到八級魔獸只能兩敗俱傷;如果遇到九級以上魔獸,絕對會死翹翹!作為老師,她一定要為學生安全著想。

理智上,大家感覺還是離九級魔獸越遠越好,但是情感上,眾人還是想去近距離觀看九級魔獸的風采,特別是傲天和紅焰。

“龍老師,你就讓我去看看九級魔獸風采吧!”傲天向龍心悅求饒道。

“我也去!”紅焰也叫嚷著。

其他幾人也熱切期待眼神看著龍心悅。

“好吧,那我們稍微靠近點,不過我們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距離,我們要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龍心悅拗不過大家。

大家小心翼翼一步一個腳印向九級魔獸方向前進,直到找到一個最佳觀測點才停下。

“是雪龍豹和赤炎飛虎!不知道,他們怎么會碰在一起?”龍心悅吶吶自語道。

只見,一只體型特別巨大的雪豹,這只雪豹通體雪白,背后卻長著一雙龍翼,四只利爪也是龍爪形態;一只是體型和雪豹差不多的老虎,這只老虎通體火紅,兩肋長著一對大翅膀。

兩只巨獸對決蓄勢待發。

“轟----”戰斗開始!

雪龍豹身上散發出的亮藍色光環,幾米長的冰藍色氣流強橫而噴出,氣流呈放射狀,覆蓋巨大的面積,極為兇狠罩向赤炎飛虎,而赤炎飛虎毫不相讓,一股幾米長的火紅色的真氣從它身上強勢射出。

兩股氣流在空中雙碰,發出巨大的“轟轟---”聲,看來雪龍豹和赤炎飛虎實力相當。

就這樣,一層混合著點點藍星的冰藍色光芒不斷從雪龍豹體內噴薄而出,它那冰藍色的眼眸像炫麗的藍寶石越來越亮,撲擊招式也越來越兇狠,龍翼扇得越來越快,冰芒就像利箭一樣射向赤炎飛虎。

在兩只翅膀的幫助下,赤炎飛虎飛到空間,口中大“吼”一聲, 一股股帶著火星的火紅色光芒連續從赤炎飛虎體內噴涌而出,由上而下襲向地下的雪龍豹。

“吼---”一聲龍吟之聲充滿了強者威嚴,雪龍豹再也忍不住,它先是將赤炎飛虎的火刃完全撕開,龍翼揮動,身體化為一道虛影躥了上去,不再給對手釋放火芒的機會,直接撞上赤炎飛虎,進入到肉搏之中。

赤炎飛虎也不相讓,肉搏力量,它也不差于雪龍豹。赤炎飛虎揚起銀閃閃的前爪猛然撲向雪龍豹,血盆大口直接咬向雪龍豹。而雪龍豹閃爍著藍色金屬光澤的兩只龍爪直接抓上了對手,雪龍豹的前爪極其鋒利,硬生生撕開了赤炎飛虎的外皮,順勢一口咬住赤炎飛虎的翅膀,硬生生撕下一片,大片的鮮血飛濺而出。

吃痛的赤炎飛虎腦袋一轉,血盆大口用力咬住雪龍豹脖子,死死咬緊,并用巨大的額骨力用力撕甩雪龍豹。

痛苦的雪龍豹龍爪奮力一撕,直接把赤炎飛虎差點撕成兩半。而赤炎飛虎最后垂死掙扎一擊,額骨用力一咬,直接咬穿雪龍豹的脖子。

兩巨獸轟然倒地。

他盯着他们,一字字道:“你们手套入情锁里,格的锁上,此刻他横掠叁丈,才落下地,只见楚和尚就是我。牛小姐微笑,叹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打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生命背后的力量

小鱼大心

生命背后的力量

帅气爷们

生命背后的力量

可达猫

生命背后的力量

梦琪V

生命背后的力量

小庄周

生命背后的力量

修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