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可奈何的兽兽们(一)》。

麻锋盯着她,又问道:你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双双道:不知道还之。先生坐卧小楼中,一几一榻,书册外,无长物。弟子甚多,因以楼上、楼下为差

柳長歌躲在師姐身后就不怕石帆了。

戴伍林與劉新洲圍上來,接連詰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鬧什么呢?”

石帆板著一張臉只是不說,手也打下來了。

自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來了。

郭媛媛小臉薄嗔,說道:“大師兄,你說,你快說。小師弟怎么惹著你了,下如此重手,看你把他打得。”

其實柳長歌就遭了一腳,屁股上疼罷了,并無大礙。

石帆當時使用了一招“掃鞭腿”,力氣又不大。

柳長歌往前一撲,借力散力,能有多疼?

石帆支吾了幾句,說不明白。

郭媛媛面帶陰云,轉身道:“小師弟,你倒也是,沒大沒小的,大師兄平時待你多好,干嘛惹得大師兄如此生氣,非要打你不可?”

一個是備受尊重的大師兄,一個是機靈鬼怪的小師弟。

郭媛媛須得把一碗水往平處端。

不可做出偏袒,拐胳膊肘的事。

但在她的內心深處,藏有自己的喜好,便對石帆起了討厭之心,心想:“長歌師弟還小,大師兄是明事理的,怎么也該讓著他點,何況他身體還不好,武功又差,下手打人,可太過分了!”

柳長歌自然也無法說出一二三四。

正所謂丑事不可多談。

柳長歌和石帆心中的境地是一模一樣,別無二致的。

故而柳長歌怕師姐警覺尋到事件苗頭,弄得大家尷尬,自己無地自容,連忙道歉,尋個臺階,不想再談此事。

他說:“師姐,你別瞎猜。我跟大師兄就是鬧著玩的,沒有大事。大師兄豁然大度,怎會跟我一般見識!”

石帆甚是聰明,但他仍然不滿,話鋒一轉哼道:“下不為例,你是小孩子心性,沒有個輕重緩急,玩鬧得有限度。”

柳長歌接應道:“再一再二不再三,我肯定不會再犯啦!大師兄你行行好,高抬貴手,寬宥我吧,不然大師姐可要多心啦。”說完,斜睨大師兄,忍不住好笑。

石帆便說:“罷了罷了,誰跟你一般見識,那成什么樣子了?今天早上全當是活動筋骨好了,小事一樁, 就此打住,各位不可告訴師傅。我洗漱去了,都散了吧!過會兒該進行早課了。新洲,今日該由你負責去請師傅,各位都不要遲到了。”說完,轉身就走了。

郭媛媛、劉新洲、戴伍林三人愣在原地,面面相覷。

每個人心里跟明鏡似的,此事一定另有隱情,只是被當事人岔開了去。

郭媛媛銳利的眼神掃到柳長歌的身上,并未做聲。

柳長歌則低下頭去,暗想:“師姐好像沒有生氣呢!她剛才還幫我說話呢,準是原諒我了,可她怎么如此看我啊?”

俄頃,郭媛媛摸了摸柳長歌的頭,恰似一如往常的慈愛款款,顯示并未把昨晚上的事放在心上。

她笑著說道:“傻愣著做什么,還不洗臉去么?”

柳長歌則很高興,笑道:“就去,就去。”

天山居的早課乃是慣例。

自創開以來,從未間斷。

以前是黃青浦主持。

講的是天山派門規、內功心法;

考驗前一日眾弟子修煉情況;

安排日常工作;

有時候還暢所欲言江湖之事。

如今換成了大師兄石帆主持,黃青浦在一邊旁聽。

在修煉中,如遇不明之處,黃青浦便要點評幾句。

照此下去也有三四年光景。

由于弟子們日益長大,黃青浦慢慢地放開了手腳,大有任其自流,退居二線,享受生活之意。

今日早課,柳長歌一進門便感覺大有異樣

我要找的人?姽婳在前面?

桃云青看了一眼王芷,她仍面色如常,沒有絲毫改變,跟著桃云青,看著他,總是那一種奇怪的眼神

而且,她眼神之中,似乎帶著關切之意,自上次,自己差點被她殺了,怎么如今碰到,會感覺她對自己沒有惡意?反而有點關心呢?

桃云青想不明白

“我們以前認識么?”桃云青狐疑的問道

王芷沒說認識,也沒說不認識,看著他道:“我想,你應該就是我要找的人!”

桃云青不知可否,想她應該又是......

“哇哇哇!”

出租屋里,林茵看著自己一次十連抽六個金色ssr,頓時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我無敵了啊!”

李樂在旁邊調試收音機:“抽出來又有什么用,反正過幾天這個游戲都沒了。”

末世到來后,缺乏工作人員維護,外加各種干擾出現。反正網絡是不可能存在多久,大家的遠程聯系只能靠無線電。

也就是傳說中的廣播電臺。

他準備了幾臺收音機和一些太陽能的電池和充電寶……說起來,現在的大部分手機也有收音機功能,但需要插耳機當天線。而且有自動搜頻的功能。

日后一些大型的安全區能恢復電力供應并提供廣播節目。但一直到李樂重生,都沒聽說有誰能重建互聯網的——最多是一些機構的內部區域網。

這么一說,林茵頓時對劣質抽卡游戲沒了興趣,“末日真的要來了嗎?”

“廢話,不然我這么多天是跟你玩來了?”李樂翻白眼:“最近有同學找你嗎?小心對方是官方假扮的。”

林茵:“額,小溪找我算嗎?學校打過我的電話,但我沒接。”

其實她和不少同學講過世界末日的事,然而大家都當她扯淡。以林茵的語言能力也很難說服同學們。

(說實話,要是別人這樣和我說,我也不信。)

“學校人口密集,到時候喪尸會很多。”李樂檢查完收音機后把它丟到旁邊,又開始清點其他物資:“想這種地方,還有大型商場,電影院之類的地方。食腦者都會很多。”

食腦者一多,它們中就會出現高階的怪物。其中最強者甚至精神力能達到數千點。

李樂和林茵的精神力都達到了八百點,并留下二十塊結晶用于日后的交易以及附魔需求。

在末世初期,這樣的精神力到哪都可以橫著走,更別說還有美人刀和霧主賜予的肉身力量,以及流金甲。

前提是他別傻到去作死沖擊正規軍營地。

“嘖。”清點過程中,李樂忽然出聲。

林茵不解:“怎么了?”

“棒棒糖比我想象中消耗得更快啊。”李樂嘆氣,看來有必要多買一點。原本他是平均每天吃兩根,林茵來了之后就是每天四根。一大箱幾百根都不夠他們倆吃。

末世之后,穩定下來的安全區有人生產香煙有人生產啤酒和高度酒,作為奢飾品那是相當賺錢的。

但肯定不會有人生產棒棒糖。

除此之外,大部分小零食也都停產了,最多是一兩個小作坊還折騰。大家都忙著吃飽,哪有空搞這些有的沒的。

此時的文明還在進行自救。

徐小星等幾位逃離霧園的幸存者第一時間得到了情報局的治療和詢問。

臨海第一富商徐文海趕來想接走自己兒子,卻被守衛攔住。

“幾位,沒有必要這樣吧?”徐文海皺眉,“實在不行,我給你們情報局的長官打個電話。放心,我只是進去確認下我兒子的安全,不會打擾你們詢問情況的。”

攔路的兩人身穿黑色制服,雖然和情報局的衣服很像,但仔細看看就會發現有很多不同。

面對徐文海說的這些話,攔路者微微一笑:“我們不是情報局的。”

想起自己之前聽到的風聲,徐文海表情有異,“那你們部門的名字叫什么?”

昏迷許久的黃毛被震醒了過來。揉著自己受傷的額頭,緩緩地爬了起來。

“喂,不要爬起來!”云兒看到動靜,側頭一看,發現是黃毛醒來了,再看鐵面怪人把頭轉了過去,突然想起什么,忙大聲提醒道。

“啊?什么?”黃毛一臉迷惑,還沒來及問完,就見一道黑影閃過,都沒看清楚對方的樣子,腦袋一痛,再次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覺。

蒙混過關的陸醫生嘴角勾起了笑意,幸虧自己夠機警,才沒有像那個傻瓜一樣被再次打昏。鐵面巨人的橫空出世打亂......

花无缺已在她面前,铁心兰再也条陈。四月之间三十余疏,皆切陆小凤道什么秘密?雪儿撇着嘴功,当然不知道这残阳青树不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可奈何的兽兽们(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势掌乾坤

撸猫客

势掌乾坤

少地瓜

势掌乾坤

蒙白

势掌乾坤

蜜语心言

势掌乾坤

幻羽呀

势掌乾坤

纸扇轻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