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立场突变,以命换伤!》。

萧飞雨道:那些武林朋友,你说不定是认得的王桐的反应似已迟缓、闪开了他的左脚,却闪不开他的右脚

韓度看著離去的眾人,如釋重負般長長吐出一口氣。想要大笑出聲,又怕在這監牢里面被隔墻之耳聽到,有些不合時宜。便強忍住內心的喜悅,顧不得手臂的疼痛,翻身起來跑到老爹面前,一臉笑容的看著老爹。

韓度發現老爹臉上愁容依舊,心里頓時咯噔一下,問道:“爹,你這是怎么了?”

韓德看著臉色大變的兒子,嘆氣道:“不是我想潑你冷水,你知道剛才的那人是誰嗎?”

“不知道。”韓度干凈利落的回道。他的確是不知道,雖然他韓度也是在這京城生活了好幾年,但是由于老爹一向都是嚴格要求他讀書,所以他接觸到的基本上都是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同窗,從來就沒有關心過朝廷里面誰誰誰當什么官。

難道這人是老爹的仇敵?

想到這里,韓度的心情可謂是從云端跌落到谷底,顫聲道:“爹,難道他是你的對頭?”

如果那人真是老爹的對頭,那自己的命可真就完蛋了。自己剛才的行為,簡直就是把救命稻草伸到別人的剪刀下,然后被人獰笑著一剪子剪斷般可笑。

韓度越想臉色越是慘白的厲害。

韓德倒是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的內心戲這么多,繼續道:“他倒算不上是爹的對頭,你爹我為官只是不愿意和那些人同流合污罷了,但是也沒有什么人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還真算不上有什么對頭。”

“呼,不是就好,不是就好”韓度聞言自言自語的說道,然后輕聲問了一句:“那爹的意思是?”

韓德無奈的看了一眼,道:“他叫藍玉,前不久才打了敗仗,被陛下一頓訓斥,他就算是想要幫你恐怕陛下都不會見他。更何況他現在未必有勇氣去觸陛下的怒火,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看來我韓家這一劫,是渡不過去了,可惜......”

韓德看著韓度一陣嘆息搖頭。

而韓度卻雙眼猛然瞪的老大,完全沒有注意到老爹的話語,滿腦子都被“藍玉”兩個字占滿。

藍玉是誰?

哪怕是韓度這個理工男都知道,這是藍玉案的主犯啊,被朱元璋抄家滅族的人物。

大明朝洪武年間最著名的兩大案,一個是胡惟庸案,另外一個便是藍玉案。胡惟庸案不去說它,單單只是藍玉案,前前后后被牽連誅殺了上萬人。

心思電轉之間,韓度腦子里面只有兩個念頭。一個就是藍玉不敢去見朱元璋,這樣一來他幾天之后就被砍頭,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穿越回去。另外一個就是,藍玉將他的上書呈給了朱元璋,然后便赦免了他全家,但是從此就被認為是藍玉一黨,幾年之后又被老朱給提溜出來砍頭。

左右都是死,也就是早死和晚死的區別。

韓度此時心里有句想要罵街的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藍玉一行則是辦完了公事,便離開了刑部大牢。

站在大牢的門口,旁邊的官員看著藍玉手上捏著的衣衫,臉上露出一個微笑,問道:“藍將軍,難道你真的要幫他,拿著這個東西去見陛下?”

“要不你去?”藍玉面無表情的一伸手,將衣衫遞到官員面前。

官員陡然被嚇得如避蛇蝎一般,后退兩步雙手直擺,“不不不,一事不煩二主,還是藍將軍自己去吧。”

藍玉也不認為他會將這衣衫接過去,見他拒絕的如此干脆,便將其收了回來,面無表情的輕嘆一聲:“敗軍之將,恐怕陛下未必會召見我啊。”

官員見藍玉收回了手,便上前走到剛才的位置,聽到嘆息,好奇的問道:“既然將軍如此為難,那又何必要幫那韓侍郎一家呢?據本官所知,那韓侍郎和將軍應該沒有什么交情才對。”

“本將軍自然和那韓侍郎沒有交情。”藍玉輕哼一聲。

“本將軍之所以要將此物呈給陛下,一來是因為那小子說此物關系著天下百姓。陛下經常說百姓之事無小事,所以哪怕是有著萬一的可能,本將也不會輕忽。”

微微一嘆,藍玉繼續說道:“這二來嘛,則是他讓我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同病相憐?下官不是太明白。”一旁的官員短時間沒有理解藍玉的意思,別人在坐牢,你藍將軍又沒坐牢,你們同的哪門子病?

“我藍玉曾經也算是意氣風發,可是自從那一戰之后......”藍玉停頓一下,嘴唇挪動了幾下也沒有出聲,好似實在是難以啟齒不愿意再去提起一般。被楊老這么一關注,那些原本昏昏欲睡的人霎時間清醒了,趕緊順著他的手張望過去,離得近的人還能看出來那小小的核舟,坐的遠的還以為楊老的手里拿了一個桃核!

“這是你親手雕的?”楊老認真的問,他雖然不了解紀尚元的真是水平,但是對于這個人還是有所耳聞的。

楊老更是知道,他的水平并沒有達到這個高度。

紀尚元小心翼翼的瞄了張成一眼,想起了他的警告,硬生生的把自己想要說的話給咽了回去。

咽了咽口水,看向楊老的一瞬間不知道......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朝陽灑在寬闊的河面上的時候,明思遠面對波光粼粼的美景有感而發。

“明明是河,還說什么海!明明是秋天,還說什么春天……一天就知道整一下沒用的幺蛾子。”藺峰不知何時站在了明思遠身后。

“這你就不懂了,再退一步講,秋天都來了,春天還遠么?”

“哼,就會耍嘴皮子,我練功去了。你就繼續爬山找你的遺跡去吧。”

“奇怪的是,明明傳言里說'面似大海',這兒這么寬闊,不就面似大海么,怎么就找不到呢?”

河灘上靜靜的躺著一艘半成品的木筏,好樣子多日沒有動工了。

藺峰找好地方,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任憑秋風吹過,旁邊石頭壓著那神秘布袋里面的無名心決。

“唉,你倒是好,這就練上了,我還得去為我們爬山,你個小娃娃還不理解我,命苦啊!”明思遠老氣橫秋的說道。

“誰比誰大還說不定呢。”正在練功的藺峰突然開口說話。

“修煉的時候切記走神,小心你走火入魔。”明思遠鄙視了一眼藺峰,又去爬那座目及之處最高的山峰了。

“唉,命苦啊,還得去確認一下,不然真住這兒,完了預測失敗,那小子肯定會笑話死我,還耽誤了回家。”明思遠背著勁弩氣喘吁吁的爬著山。

大山一山比一山高,這天明思遠選擇了上游拐角處的那座大山。

“今天最后再確認一次,那無名心決看樣子很厲害,我不能落在后面。”明思遠邊爬邊想。

今日天氣不錯,明思遠舉目四望,有種端倪天下的感覺。

“這霧蒙山脈得多大啊,都漂了近千公里,兩岸都是大山和原始森林,這要沿著怒河走回去,那可到猴年馬月了。”

“希望我的預測是準確的吧。是時候該抓幾頭小鹿了。”明思遠望著遠處重重大山,自言自語道。

“看樣子,下游河面越來越寬,這么好的資源居然沒人開發,千里無人,可惜,可惜!”

“這個荒誕大陸得多大,以后老了隱居這里,還不錯,沒人打擾,妻妾成群,面朝大海…河,背靠群山,打漁狩獵種地都可以……嗯,以后這兒就是我的隱居之地。”

明思遠一邊胡思亂想,一邊仔細的端倪著遠方的云層,一邊感受著風向。

“今年大寒……”

……

傍晚時分,明思遠扛著一頭野豬,一臉疲憊的回到營地。

“嗯……回來啦?我餓了,肉烤好了喊我……”藺峰閉著眼睛運功,自始至終都沒睜開。

藺峰頭頂居然還冒著肉眼可見的蒸汽,這可是練功的關鍵時刻。

“我去,你倒成大爺了,給點陽光就燦爛啊!”

明思遠罵罵咧咧的,但是很自覺的去收拾那頭野豬了。

明思遠和藺峰這一路生死與共以來,他們倆的關系不再是一般的主仆關系了。

藺峰還偶爾意識到自己身份,但是小娃娃么,給點陽光就燦爛,沒大沒小。隨著明思遠把藺峰數天的勞動成果改建房屋之后,藺峰也發現了明思遠和藹可親的一面,這不,順著桿子都怕到明思遠頭上了。

明思遠也不計較,在他眼里,藺峰就是一個小屁孩。

“唉,我可說好了,明天我也開始修煉這無名心決,明天這些雜事就交給你了,另外你看哪有小鹿,爭取給咱活捉四五只。”

“哦,對了,明天你得空了再砍些木頭,得圍一個鹿圈。”明思遠麻利的剝皮抽筋,固定在支架上,嘴巴卻不閑著。

“你還真打算定居了。”

“嗯,這不挺好,這么大的天地就我們倆,沒人打擾,你練功也心無旁鷲,搞定我說的那些,我們倆一起練。”

“可是……”

“可什么,我說了算!”

“你……”

“再嚷嚷,我可不告訴你好消息了。”

“什么好消息?”

“一會再告訴你,做事要專心!”

“……”

半個時辰之后,烤肉滋滋發出聲響,一滴熱油順著飽滿的肉的紋路慢慢滑下。

明思遠往肉上撒了一些不知什么曬干的植物粉末,又從懷里掏出一個牛皮紙,打開居然是鹽巴。

原來明思遠這次來霧蒙山脈的時候想到沒有鹽巴的烤肉多無趣,所以揣了一些鹽巴。

只見明思遠小心翼翼的把鹽巴掰了一小塊,捏碎之后,均勻的涂到烤肉上。

完了還不忘在烤野豬上把手拍拍,如今這鹽巴用一點就少一點。

做完這一切之后,頓時香氣四溢。

“烤好啦?”藺峰觍著臉湊了過來,笑得很開心。

“我剛給你布置的任務重復一遍。”明思

那上古兇獸窮奇本來就是非常渴望殺戮的,此時此刻在殺了一個人的時候,他表現的更加激動,已經完全收不住手了,在這個時候之間的上古兇獸窮竭的身影再次一閃而過,此時此刻出現的卻是另一個朱雀城宗一個長老的面前。

那長老也是眼睛直盯盯的,看著那上古兇獸窮奇化作一團火焰,這些創造他的面前,見到這種情況之后那張了,更是心頭閃過一陣恐懼之前緊接著一道強大的真元之間,直接朝著那上古兇獸窮奇所在的方向劈了過來,可是那方才......

”这也是女人说话的声音。路小石子打在棺材上时,声音却变了目光一侧,又自望着岑粲喝道:前一花,穴道被解开了,抬眼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立场突变,以命换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贰零肆柒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墨文蔚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撕文服毒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玉即墨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四月廿四

没想到游戏真能把人吸进去

唐七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