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玩笑?考验?》。

他落拓江湖,潦倒一生,现在的声音。原来这屋子的梁下还

“寄人篱下?”

“很震惊吗?”庄婷婷轻轻的吸了一口,紧接着很享受的吐了出来,“我以为你们会查到的。”

白若宏则很疑惑的看着任雯,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这么重要的信息会被忽视。

“她住的地方你知道在哪吗?”

赵亮,也是微微一愣,然后赶紧抱拳拱手道:“在下汴京王继忠,拜见临安侯。”

赵亮连忙还礼道:“哦,原来是王大人,您好您好。”

“大人二字,殊不敢当。”王继忠面露愧色:“在下世受皇恩,曾官拜云州观察使,不想却兵败被俘,最后......

诗意地生活,是李白“仰天大笑界里。"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

月璃坐在马车上,这时,有人轻轻踢了他一脚,然后说道:“小瞎子,你多大?”

月璃想了想道:“大概不到九岁吧!”

那人道:“你可真惨,这么小就被卖了。”

月璃问道:“你也是村子的人?”

那人道:“是,不过跟你不是一个村子的,离你们比较远。”

月璃点了点头说道:“听你声音,你应该也还小着的吧?”

那人摇了摇头道:“不小了,已经十八成年了。”

“你爹娘不要你了?”月璃问道。

那人道:“我爹娘早就没了,我是被我叔叔带大的,我本来以为我现在长大了,强壮了,就更能帮助他们了,他们就会更喜欢我了,可没想到他们竟认为我能卖个好价钱。”

说着,那人笑了笑,然后问道:“你呢?没什么被卖掉?”

月璃道:“你被卖掉确实有些不应该,但我不被卖掉才不应该。”

“什么意思?”那人问道。

月璃道:“我本来就是两年前被他们捡来的,对刘姨来说,捡到我会很高兴,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想好我要怎样去卖掉了。”

那人看着他道:“你可真惨。”

“你这说的可是第二遍了。”月璃说道。

那人摇着头道:“真惨。”

月璃无奈笑了笑。

那人问道:“你叫什么?”

“月璃,你呢?”

“你叫我韩虎吧。”那人道。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听这外面好像有很多马车,至少不止我们身边这两辆。”

韩虎掀开了门帘,透过铁围栏看着外面,说道:“我们前面有很多辆,后面只有一辆。”

月璃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知不知道他们要带我们去哪?”

韩虎摇了摇头道:“不晓得。”

就这样,两人呆在一个并不是很窄的马车里,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不知去往何处,也不在会发生什么。

夜晚,马车停了下来,官兵说在原地休息一晚,明日天亮再启程,而且还警告所有人,不要耍花招,不要想着离开这里,若是逃走了,那不仅还是位奴隶,更是天俞国的一名罪人。

这时,一位士兵走来,放了两碗吃的在外面,透过铁围栏能够拿的到,但就是拿不进来。

韩虎去试了试,然后说道:“那不进来,我们要怎么吃?”

那士兵说道:“趴在围栏上不能吃吗?”

“这……给开一下不好吗?”韩虎说道。

突然,那士兵拔出了別在腰间的刀,放在了铁围栏上,指着那韩虎。

韩虎看到后吓得赶紧往后退。

那士兵说道:“再那么多事我就让你永远走不出这马车。”

韩虎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多事了,不多事了。”

那士兵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收刀离开。

那士兵走后,韩虎来到了铁围栏处,将手伸了出去,然后将脸贴在了栏杆上。

韩虎吃着,然后扭头问道:“你不来吃吗?”

月璃道:“你吃吧,我不饿。”

韩虎道:“那你这一份我也吃了啊。”

月璃“嗯”了一声。

……

半夜时,月璃饿醒了过来,醒来后发现那韩虎已经睡熟了过去。

虽然之前也饿过,经历过没有东西吃的时候,但过了这么长时间,那种感觉也很久都没有遇到,现在突然饿一顿,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就在这时,月璃听到后方那一辆车传来女人的叫声,那叫声月璃很熟悉,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时那个叫声停止了,然后他听到那边传来声音。

“我又找来一个,把这娘们儿先扔出去。”

“扔哪?”

“先先放外面。”

“跑了咋办?”

“有了。”

这时,月璃听到有人朝着他这边走来,然后打开了铁围栏上的锁,扔进来了一个人,最后又锁了上。

那女子进来后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

月璃开口问道:“你也是被卖掉的吗?”

由于周围比较黑,那女子进来也没有看到两人,于是被吓了一跳,看着黎殇,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一直看着我,好看吗?”

月璃说道:“你误会了,我是个瞎子,眼睛看不到的。”

那女子笑了笑道:“男人的谎言可真多,没想到一个小孩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月璃见她也不愿相信,于是也不再多说。

那女子看那小孩儿一直看着这边,眼睛还眨也不眨一下,于是问道:“你真的看不见?”

月璃点了点头。

那女子道:“好吧,我相信你了。”

这时,女子问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月璃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女子看着他笑了笑道:“我自己都不在意,你还不好意思说了?盛羽立在妖族见过的其他男子都要好看,不愧是人族公子榜中排行前列的美男子啊!

盛羽立瞧着实在是有些心中犯下花痴了。

别说是盛羽立,就连当初得到这一份丹青画的时候,谢小池也忍不住看了一眼丹青,他竟是没想到这萧慈竟是一位生得这般好看的人儿的。

别说是一名女子,一开始的时候,他一个大男人也看呆了,谢小池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人啊!

“这就是萧慈?”

盛羽立卷起手里的丹青,看了谢小池一眼。

谢小池微微颔首,“千真万确的,老臣拿到手的时候,还去专门找别人确认过的,这便是萧慈的丹青不错。”

“哦。”

盛羽立左右转动着眼珠子,若有所思的应了谢小池一声。

......

枳和院。

萧慈以打坐的姿态落在榻上,专心致志的修炼。

叩、叩、叩。

一阵略有几分急促的敲门声在萧慈的耳边响起。

萧慈很愧疚停止了修炼,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隐约的看见,外面的一道身影。

与自己同住在枳和院的,除了林桑桑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萧慈方才起身,简单的理了理自己的衣着,这才过去开门。

届时,眼前女子绝美的模样便呈现在萧慈的眼中。

“桑桑师父。”

萧慈拂袖朝着林桑桑辑作一礼。

萧慈这个人还是很懂礼貌的,林桑桑明明说不需要这些虚礼。但是,林桑桑毕竟是萧慈的师父,萧慈还是要对林桑桑尊敬一些的。

毕竟,他从小也有学习尊师重道的道理。

所以他对林桑桑却是十分的尊重的,也是由此而来的。

见萧慈乃是习惯,林桑桑也不再催促他改正了,只要他自己喜欢就好。故此,林桑桑也没有什么理由反驳萧慈的。

林桑桑抬起手来,将他拱手行礼的动作压了下去。

萧慈抬头看向林桑桑,“师父这是......有事?”

林桑桑点点头,“萧慈,我们出去玩吧!”

萧慈苦笑道:“可是,我们不是昨日才出去过吗?”

在小剑门的时候,萧慈几乎很少外出的,更别说陪着女孩子逛街了。

还记得刘小别也曾对自己说过,让萧慈多接触一些人,特别是接触一些女性。

萧慈的模样本就生得极好,更是人族公子榜的前列之人,想必他随手一招,一定会有许多女性为他而频频回头的。

只是萧慈这个木头经常以修炼找借口,很少听刘小别说这些大道理的。

昨日他陪着林桑桑外出了好一会儿。

只不过,林桑桑几乎都是蹭吃的去。

林桑桑点点头,道:“的确是昨日才去过。只不过,我们昨日去的是东边的,今天就去西边的吧!然后明天就去南边的,后天就去北边的。”

“这......”萧慈没有说什么,只是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反正也还有好几天才到月盏苍原秘境的开启时间,我们玩多几日也无妨啊!”林桑桑道。

“可是我还有修炼呢!”萧慈道。

“修炼什么?”林桑桑道,“你已经是九品高手了吧?修不修炼有什么区别吗?想要变得再强已经和修炼无关了,关键的是悟性和运气。反正你都那么厉害了,少修炼一刻也没有什么区别的吧?”

修行者的修为一路达到九品之后,修为就很难再上去了,皆是依靠的不是日以继日的修炼,而是最单纯的领悟力。

而林桑桑所言,的确不错。

和萧慈一样,她林桑桑也是九品高手啊!

“可是......”

林桑桑道:“你这个人怎么那么无趣啊!就那么喜欢呆在房中的吗?”

“也不是。”

“那你就与我一道出去好了。”

“我......”

见萧慈还是犹犹豫豫的,林桑桑便忍不住性子,直接拽着萧慈就往外去。

萧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竟是被林桑桑直接拉扯了出去。

萧慈无奈,也只能够跟着林桑桑一起离开了枳和院。

临近月盏苍原秘境的开启,这襄州城内的人也是更多了。

昨天萧慈和林桑桑外出的时候,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但是,在街上的时候也会无名似的招惹到不少的无关之人,这倒是让萧慈有些烦恼的。

可见修行界中的修行流氓还是不少的。

当然,萧慈倒也没有怎么在意。

只是,萧慈似乎感受到了有什么人跟着自己似的。

一开始只是以为是错觉,但经过再三确认之后,他才发现这不是错觉。

虽然一直跟着自己和林桑桑,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萧慈的脑海中很快就有了一个答案了。

不仅仅只是昨日,他与林桑桑一出来之后,他们就一直跟着萧慈和林桑桑了。

不过,他们毕竟是没有什么恶意,萧慈便也没有怎么在意他们的存在了。

别说是他了,想必林桑桑应该也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吧!

他们虽然一直跟着自己,但毕竟是没有恶意,林桑桑自然也不会多做干涉的。

应该不会是......天河仙院吧?

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玩笑?考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敌偷师系统

七千里

无敌偷师系统

月寂烟雨

无敌偷师系统

古剑锋

无敌偷师系统

蜜秋

无敌偷师系统

再入江湖

无敌偷师系统

秦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