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走了吗》。

七个人包围的圈子,已渐渐缩小,压力却加大了父亲,我亲爱的父亲,过去的十八年,我们相离得太近,因而感

腊八节,周家嫁女,鲍守彦家娶儿媳妇,包文春都去参加酒宴。原本不想去的,怎奈包景群来邀请自家突路霸担任迎亲婚车,人家开口了,自家有闲,何况距离不到五百米,人家讲究的就是面子,不去一下不好。

今年是白头年,不适宜婚嫁,这是传统说法,哪一年没有婚嫁的?更何况他们是特殊情况,孩子都有了,属于补办婚礼。所谓白头年,就是农历年两个春节之间没有立春节气,把历法和婚嫁结合起来,也就只有中国农村人有这讲究。

嫁女待客,都是头天晚上。包文春写字头昏脑涨,出来转转,二婶就让他去送礼,和伙伴们见见面,交流一下。

发现自己随礼五百块是最大的一份,还被尊敬地推到堂屋正座,包文春坚持不去,说那是人家娘舅姑父的座位,自己是邻居,本该帮忙端菜倒酒的,哪能当客人。

村小里有个老教师,是周家娘舅辈的,也来随礼,就拉着包文春坐下,说:你是伤员,应该优待一下,等你好了,再帮忙端菜吧!

包文春只得勉为其难,坐在姚老师下手。

人们私下议论说,大姐二姐没有出阁,倒是三女先嫁了。男方也是,上面几个哥哥姐姐没成家,也是老小先娶亲,这是怎么回事?哪有大麦不熟小麦先熟的道理?

包文春不去管他们,看着大家喝酒,只是吃点对口味的菜。

桌上有自家大棚的新鲜蔬菜,西红柿豆角青椒黄瓜很受欢迎,人们就转移话题,说冬季蔬菜价格一块钱一斤,投入和收益的时间问题。包文春只得解释说:“其实,咱们农村的消费水平相对低一些,这样的蔬菜运到城市,三块钱一斤也卖得快,广州的猪肉是分割卖的,纯瘦肉和猪排骨都在六块钱左右一斤,你不能拿它和肉相比,人家讲究的是健康,一座一亩大棚投资六七千块,这种苋菜韭菜二十天采割一次,一次不止割五千斤吧?三两个月赚回来没问题。所以说,种地的收效最慢,你到城郊承包二亩地,一年交五百一千承包费,能干三五年菜农,带个十万八万回来,玩似的。”

“那自家的土地怎么办?”

“分地时不是争着要么?转让给他们啊!回来还给你。那一小块一小块的,机器都转不过来弯,争着往中间扶,一溜地弄得跟鱼脊背似的,一下雨就两边两沟水,舍不得上化肥,一年挣不了五十块钱,当初分地我就说,叫你们分大块,就是没人听!现在村里有几家买机器的?”

有人说:“买了!柳家就买了台小四轮,年后还有两家要买三轮手扶的,已经去问过了,两千六一台。”

周二姐端来一碗米饭,说:“春子不喝酒,先吃饭吧!”

包文春接过来,发现碗底有大块炸肉,这个太肥太腻,自己可享受不了。就起身说:“我去浇点热汤哈!”转身把肥肉夹到三爷碗里。

鲍守彦家,自家亲戚客人不多,除了本村乡邻,大都是父族老少来捧场。包文春到来,叫他觉得有面子,把他推到主桌,和老天牌包澜府坐在一起。包文春推辞说:“爷爷伯伯辈坐不下了,哪能轮到我个孙子辈的?”

包澜府按住他说:“你当得起!坐下吧!”

于是,一片恭维奉承之语不绝于耳。包景福在端菜,包文春见他腿部还是乏力,身体微不可查的带着晃动,就站起来说:“三叔!前年的事,我很后悔,对不起!不嫌弃的话,过罢十五,你去清水河那边的厂子里上班吧!”

包景福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老子听见了,连忙陪着笑说:“好啊!好啊!过完年我叫他过去。”

邻座的都是乡族邻居,都知道两人之间的过节,见包文春已经明确表态了,包景福还在斗气,就纷纷相互低声议论起来。

周小妹见到包文春时,还是有些难为情。包文春不喝酒,她在敬酒时就含含糊糊过去了。

孙小六就被派来担任接亲司机,也被推到上席位置,他没有包文春这样坚决,被劝着喝了几杯酒,就有些上头,在众人鼓动下,开始吹嘘包文春的战绩。包文春一看他迷糊了,连忙告罪退席,拉着他上车离开。

十二号早晨,一队载重十轮卡碾压者冰碴子,停在农场大门外,带队的司机是军人,进来报告情况,还带来卢平的信件。

看看轮胎在冒热气,包文春知道他们是昼夜兼行,就让十几个司机进来吃饭。然后叫周小粒包大林带路,领到清水河找汪玉梅安排地方,找老任派装载机卸车。

这批物资很多,三四十辆重型卡车运回来,大件设备需要机械卸车。

包文春去邮局,给藤井打了电报,说收到货了,请他找厂家在二月十八号之前派工程师来指导安装、培训工人。越洋电话只能到县

轰隆隆!

两个岐国天魔宗弟子正说话间,却是感觉到前方不远处陡然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正飞奔的两人不禁停下脚步,向对方看了一眼。

“师兄,这是......”两人中的师弟严轩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师兄。

“这种动静,应该是四级灵兽没跑了。”师兄余丹神情凝重道。

“呵......呵,四级灵兽,师兄,我们......要过去凑凑热闹吗?”

严轩干笑两声,神情有些不太自然。

无论是师兄余丹还是他自己,......

趙剛等人見到方子安都開心的很,進了院子一陣嘰嘰喳喳的鬧騰,把個寧靜的衙門院落弄的吵吵鬧鬧。那些本來正在做事的官吏文書們都皺著眉頭探出頭朝院子里瞧,心道:新來的這位方大人怎地帶了這么多粗鄙之人前來了,這以后豈非要天天視角揮手。

“孩子?難道是刀叔的孫子?”

徐浪想起來了,他經常聽刀叔念叨,說要趕著回去接孩子放學。

……

“現在,怎么樣啊?”

徐浪看著躺在......

这一声叹息虽轻,但却像是一根鸟。没有什么鸟比燕子更吉祥了他的手还未搭上弧形剑,这双手郎更了解这种感情的辛酸和痛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要走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荒禁仙途

唐小豪

荒禁仙途

可大可小

荒禁仙途

杜灿

荒禁仙途

晴了

荒禁仙途

落无痕

荒禁仙途

黑风山恶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