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突闻噩耗》。

柳长歌正是因为不想乱杀无辜,所以对世子府上的兵丁手下留情,如此一来,只能用拳脚给予击倒,却不能用宝剑杀伤,导致世子府的兵丁越来越多,渐渐把柳长歌包围了,放眼看去,世子府的兵丁足有上百人,将柳长歌围了一个内外三层,饶是柳长歌武艺高强,想要从中突破却也不那么容易了。

柳长歌没有回答林灵,护着他向前突围,又打了一阵,仍然不能突破,这些人见柳长歌厉害,只是用兵器不断的袭扰他,却对柳长歌身后的林灵暗下杀手,原本童焕是要活捉林灵的,见柳长歌举手投足之间,并打伤了自己的府兵,想要活捉已无可能,因此只好对林灵痛下杀手。

童焕叫道:“姓柳的,我看你如何逃离这里?”

柳长歌沉着应敌,不断的在人群中穿梭,用兵器斩断府兵的兵刃,同时还要护着林灵,哪有功夫与童焕斗嘴,好在童焕手下没有得力的,全是些大头兵,柳长歌并不放在眼里。

林灵因为暂时失去了武功,无法自保,兵丁一拥而上,林灵好好几次险些糟了杀伤,好在柳长歌护佑周全,这才保证了林灵的安全,林灵不懂柳长歌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兀自着急,恨不得跳下柳长歌的后背,心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柳大哥武艺虽然高强,可带着我这样的废人,如何安全离开?”不知不觉间,林灵暗下决心,不想在拖累柳长歌了,于是说道:“柳大哥,你把我放下来吧,这些狗奴才越来越多了,你一个人走吧,要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

柳长歌道:“林家妹子,你不用多想,我准能把你带出去。”

费了很大的劲,柳长歌连续突破了几个院子,距离大门口越来越近了,而这个时候,大门口附近突然来了一队弓箭手,箭簇森森,对准了柳长歌,只等童焕一声令下,便要齐发,将柳长歌射成刺猬,柳长歌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皱,心说:“糟糕,我一个人倒是不怕弓箭,可还要护着林家妹子,要想保证林家妹子不受伤,那可困难了!”柳长歌已经想好了,让他自己偷生,放下林灵,那是万万不能的,且不说林灵是林志的女儿,林志是青石山十二士之一,柳长歌名义上的兄弟,即便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受此遭遇,柳长歌也不能坐视不管。

后续的追兵一见弓箭手,怕被误伤,纷纷停下脚步,向左右迂回过去,童焕冷冷笑道:“姓柳的,这下看你还往哪逃?”

林灵拍了拍柳长歌的肩头,说道:“柳大哥,你听我的,将我放下,一个人逃生去吧,找我的父亲,让他为我报仇,你切不可因为我冒生命危险啊!”

柳长歌道:“区区府兵,能奈我何,林家妹子你抱紧了,咱们一起冲杀出去,要不然,咱们只好一同死在这里了。”

林灵的脸忽然一红,她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了,比柳长歌小了两岁,身心早已成熟,或许比柳长歌还要成熟,在她的心中,对柳长歌早有敬佩之意,这会儿忽然想到能够和柳长歌一同赴死,倒也是人生一大乐视,特别是他搂着柳长歌的脖子,柳长歌在打斗中流出了汗水,她闻着柳长歌身上的体味,少女春心不禁一番激荡。

柳长歌自然不知道这个时候林灵还有空遐想,他心中暗忖:“不错,我在不下杀手,难以摆脱这些士兵,这样一来,我和林家妹子便都要死在这里了,顾前辈,我虽然答应你过你,不会滥杀无辜,看来今日我要食言了。”想到这里,柳长歌精神一阵,挺剑向前,划出一个风车,向弓箭手冲了过去。

童焕见到柳长歌表情一变,立即下令射箭,一时间,箭矢如蝗,纷纷射向了柳长歌与林灵,柳长歌持剑抵挡着飞来的箭矢,因为林灵在她身后,十分安全,柳长歌只要猛冲过去,箭矢便拿林灵没有办法,柳长歌快速的挥舞着长剑,将飞来的箭矢尽数斩断,箭矢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纷纷避开了柳长歌。

这些府兵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这样勇猛,硬生生的冲破了箭网,惊讶之余,颇为害怕,因为柳长歌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长剑一挥,便有人倒下。

在近距离的情况下,箭矢已经失去了作用,弓箭手纷纷后撤,童焕则更为吃惊,心说:“姓柳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连我府上的神射手也拿

尽管姬如雪的速度已经很快,叶枫回到天云已经是十天之后。

  这一次堕魔谷之行的效率出乎意料的高,原本叶枫准备好的穿越机会都没有用上,当他从龙岭之中驾驭着自己的剑灵遥遥飞回天云的时候,距离下一次穿越还有足足七日的光景。

  一路上,一切果然如姬如雪所说的一般,凤翔郡内已经看不到了南蛮大军的身影,哈卡噬魂部落的人已经全部从陈仓城撤离,那斑驳的城墙上还能够看到没有完全风干的血迹,显然在不久之前还发生过一场激......

苏樱眼波流动,道:移花宫主有出手就是绝招,丝毫也不敢疏忽

迎着梅薇丝有些忧虑的眼神,韩兼非仔细想了想,说:“不能等了,我好像犯了个错。”

他终于明白,一定是自己留给老总统的字条出了问题,不知道那家咖啡店老板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件事总归已经泄露了。

看来自己半年多以来,过得还是太安逸了,竟然会烦这种低级错误。

“马上回到总部去,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尽量不要外出。”韩兼非略一思忖,做出安排,“还有,把通信器扔掉,我让人给你送台新的。”

他刚刚抵达新罗松,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就连要把新罗松拿下,作为他正式与陈明远对抗的后方基地,也是刚刚透露出去的。

格兰特先生不太可能跟自己画巨大投入投资,又是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格兰特集团过不去。

况且,如果他要出卖梅薇丝,恐怕早就做了。

那么,整件事情复盘下来,最有可能的环节,就是咖啡罐里纸条上的信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陈明远或翟六的人截获了。

而对方只用了几分钟,便做出刺杀梅薇丝的决定,那么,另外一件事,只怕也已经开始准备了。

既然如此,那件事便再也不能耽误了。

和梅薇丝分开后,他一刻也没有停留,带着源智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在新罗松的公寓中。

回到一年多没有回过的家中,韩兼非第一时间拨通了一台高度加密的超远距离通信器。

这种通信器和他在夏芝卫星上与厄普顿·格兰特通话时用的那台类似,只能进行一对一的单线通信。

虽然通信对象就在新罗松星系,但这种没有任何中继服务的通信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几乎绝对不会被干扰和监听。

通信器只响了两声,对面便传来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喂?”

“是我。”韩兼非说。

“嗯,知道了。”对面挂断了电话。

这台通信器只能打给一个人,平时两人绝无联系,但两人都很禽畜,只要这部通信器响起,在确认是韩兼非打来的之后,就只有一件事。

通信器的铃声,就是行动的信号。

韩兼非挂断通信,看着落满灰尘的书桌发了会儿呆。

“走吧。”没有时间在家中多待一晚,在跟陈明远这种对手交锋的时候,每一秒都是极其宝贵的。

“去哪里?”刚刚洗了个澡的源智子头上还湿漉漉的,换了一身下午在穆苏市买的衣服,光着脚站在地毯上。

“去奥古斯都堡。”韩兼非说,“联盟首都星,也是我现在的敌人的老巢。”

“会有危险吗?”源智子用她在浴室中找到的一条柔软浴巾擦着头发,“听那个梅薇丝的意思,你可能会有危险?”

“敢去吗?”韩兼非笑笑,接过毛巾帮她擦。

“敢。”女孩顺从地转过身,“我记得你说过,你的战斗技巧,都是在实战里锻炼的,我也想试试。”

“好。”韩兼非说。

与此同时,位于新罗松卫一背后的地方舰队基地。

一名上校从自己的办公室中走出来,把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头上,又顺手系上风纪扣。

迎面走来两名低级军官,向他敬了个礼。

上校没有停下脚步,随手回了个军礼,沿着长廊继续向前走去。

在路过另一间办公室的时候,上校顺手在门上敲了几下。

一名少校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上校点点头。

少校也点点头,回到办公室取出一把枪跨在腰间。

两人继续向前走,一路上,有不少中层军官先后从办公室中走出来,或近或远,或快或慢地跟在两人身后。

按照联盟武装力量构成惯例,除了由军事管理局直接控制的联盟舰队,每个行政星还有自己管辖的地方舰队。

大部分非战争状态时,联盟舰队一般只负责首都星圈驻防,各行政星的防务,由地方舰队负责。

因为即使是拥有二十多颗行政星球、财政收入以百万亿亿计的联盟,也无力支撑足以覆盖跨越数百光年疆域的庞大武装力量。

名义上,地方舰队受议会任命的行政星总督直接管辖,以联盟舰队总参谋部委派的舰队司令指挥,但大部分行政星的地方舰队,都有自己的权力组织和管理体系。

虽然在规模上和战备水平上,地方舰队比联盟舰队要差上一些,但在整个联盟军事体系中,地方舰队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新罗松虽然位于联盟疆域的边缘,却是联盟商业最发达的行政星之一,财政收入在联盟二十多颗行政星中,也足以名列前茅。

所以,新罗松拥有联盟所有地方舰队中,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其正规化和战备水平,也是仅次于联盟舰 “见一个人?”萧慈开口问道:“这人是有关于你们谢家?还是星空联盟?”

谢南澄摇了摇头,“是与星空联盟无关之人。”

“哦,他来了。”

谢南澄转念一动,说道。

他看了一眼门口,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萧慈他们几个自然也不差,缓缓靠近这里的是一股强大的气息波动,平静,却又隐藏着锋锐的危险。

他的境界很高,从他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来看,无疑是一位强者。

而且,他的境界绝对是在林桑桑之上的。

在风花雪月之上的强者,约莫着只有天启城才有。

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谢家中竟然有这样的强者。

萧慈下意识地沉住了自己的目光和神色。

他不知道谢南澄让他们见的人是谁,但萧慈却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这强盛的气息全然带着一丝针对的意味。

萧慈他们是何等的敏锐,自然便感受到了。

空气中的氛围马上就变得诡异起来了。

谢南澄还是维持原状。

眼看着门外的脚步声越发的靠近,他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波动也越发的慎人。

一块衣袂突然映入他们的视线之中。

门外的人半身很快就透露在了光景之中。

咻。

原本坐着的林桑桑几乎是第一时间飞跃而来的,琉璃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握在了她的掌心之中,一盏五彩剑意顺势而发,风花雪月之境的气势也全然发挥了出来。

众人几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林桑桑的身形一动,她步履轻快之间,一剑带着五彩光芒的剑意气浪已经持来。

进阶到风花雪月之境后,林桑桑的气势和能力的确是涨了不少。

林桑桑那蜂拥而来的剑意毫不留手的朝着门口那人一剑攻去。

纯粹的剑意,倒是强大。

门口那男人抬起手来,在众人诧异的目视之下,他竟然单手接住了林桑桑的琉璃剑意。

要知道,林桑桑所修炼的剑心通明普通人是无法正面抗下的,可这人不禁正面抗下了不说,竟然还能够单手借助了林桑桑的剑。

他周身的气息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林桑桑的剑意被他单手接下之后,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去。

“小姑娘脾气有些暴躁啊!”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沉稳和略微沙哑的磁性。

林桑桑轻哼一声,她一步跨出,左手流光一现,另一柄琉璃剑出手。

咻。

林桑桑也是知道他实力强劲,便直接出双剑了吗?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可很少有人能够逼得林桑桑直接出琉璃双剑的。

“嗯?”他面色一动,有些诧异。

但还是运起周身气息接住了林桑桑的双剑。

盛羽立诧异,她也是见识过林桑桑出双剑的威力的,可是没有想到,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竟然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般,轻易的将林桑桑的琉璃双剑接住了。

“天生修剑心通明的料子啊!剑意也修炼得非常好。”

他只是说了一句,便直接将林桑桑给弹开了。

林桑桑猛地退了出去,却没有受伤。

只是,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在他的面前,就算是林桑桑也毫无招架之力。

苏白见状,他也忍不住动身,斩仙飞刀两柄落在了他的手掌中,他周身运气,全身灵气护体。

斩仙飞刀一前一后朝着那个人而来。

他瞟了一眼来的苏白。

斩仙飞刀在他的手中如同玩物一般,亲近自然,这斩仙飞刀运用得当,锋锐的程度也非常物。

可他前后两下出手,竟能毫不费力的抓住了苏白的手腕。

他斩仙飞刀之力也就此被瓦解了。

苏白脸色一变。

头顶却传来的声音,“飞刀用得不错,内息也修炼的非常好。”

苏白不是剑修,也不是符修。他所修炼的是御飞刀的内息,当然,他一手飞刀也是运用流畅。

苏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眼前这人给直接推开了。

苏白踉跄了几步,这才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他的目光一动,视线落在了萧慈的身上。

“到你了。”

萧慈这才注意到他落在了自己身上的目光。

这个人的修为实在是让人看不透,就连林桑桑也对他没有什么办法,可见这人的确是强大。

未完待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突闻噩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也就图一乐

凝陇

也就图一乐

彩虹妮子

也就图一乐

卖盘的狐狸

也就图一乐

茗末

也就图一乐

我就是月轻灵

也就图一乐

我也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