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用死了》。

那时的你没有了精神支撑,没有了情感慰藉,成绩一落千丈、工金菩萨就笑眯眯地叫她退下去一个时辰后,红红再回来的时候,

聽到這些我懵了,這不是他提要求么,怎么突然變成嫁妝了。

我走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額頭。

這也沒發燒么,怎么凈是胡話。

“你干什么,別動手動腳的。”

方明智嫌棄的撥開我的手。

的母亲似乎是失踪了。

据姚破军的侍卫长刘大成说,是为了帮助姚破军在探索一个秘境时失踪了。

可是这个失踪的女人怎么能出现在开阳山呢?

看着路正行一脸的惶恐,那女子道:......

月璃走到了河邊,來到了那個年輕人的身旁,然后蹲在了他的身側。

“叫什么名字?”那年輕人問道。

“月璃。”

“釣過魚嗎?”

月璃搖了搖頭道:“說起來挺好笑的,之前的家鄉雖然在大洲的最南部,但卻離海甚遠。”

“最南部?懷玥國嗎?”年輕人問道。

“不,在其他洲。”

“哦!?”年輕人驚訝的看著他,說道:“跨洲?挺厲害的啊!看不出開呀!”

月璃笑了笑,說道:“確實,有時候我都佩服我自己。”

年輕人說道:“不問問我叫什么名字?”

月璃說道:“我?……可以嗎?”

年輕人笑了笑道:“在小語那邊你是個小奴仆,但在這里你不是。”

月璃沒有認同,也沒有說話。

“放心吧,在這里你可以隨心所欲,不用在意你那個小姐。”

月璃搖了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吧!”

年輕人笑了笑,看著他說道:“你很怕你的小姐嗎?”

月璃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有……一點兒吧!”

年輕人再次笑了笑,說道:“我叫藺一,在我這邊,叫我藺大哥。”

月璃點了點頭道:“好。”

藺一讓開了半側身子,說道:“要不要來玩一玩兒?”

月璃搖了搖頭道:“我聽著就行。”

月璃坐在一側,說道:“這里邊的魚難道不餓嗎?”

“看到了什么?”藺一問道。

月璃說道:“河里的魚很多,一點兒也不少,甚至都從魚食邊經過,但就不觸碰它一下,就好像沒看見一樣。”

“你這耳朵是假的嗎?”藺一問道。

月璃說道:“是真的,我可下了很大的功夫了。”

“厲害。”藺一說道:“河里的魚并不是不餓,而是因為聰明,這里的水流很急,但還是有魚能夠能夠一直留下來,不被水流沖走,然而留下來的都很不一般。”

“它們被沖來了之后好像就不想離開這里了,為什么?”月璃問道。

藺一笑了笑,說道:“還有誰不想在這里待呢?”

月璃不明白,也沒有再問。

這時,藺一猛然收桿,然后看著眼前那在空中碰噠的魚,笑了笑,說道:“是條笨魚啊!”

……

之后,月璃與寧霜語離開了這里,回到了水下流的房屋。

上流處,老人來到了藺一的身旁,問道:“怎么看?”

藺一說道:“不像是個只有九歲的孩子。”

老人點了點頭道:“不錯,不過我說的不是這些。”

“他的體內?”藺一問道。

老人點了點頭。

藺一說道:“張爺爺,你這不是笑話我嗎?您都看不出來,我能看出什么?”

老人看向了右前方,然后說道:“這一切應該都在他的眼睛里了。”

第二天,寧霜語讓月璃先回將軍府,然后今天就呆在那里。

月璃回到了將軍府,走到門口時被人攔了住,因為月璃看著面生,所以就給他攔在了門外。

就當月璃站在門口,不知道該怎么辦時,鈴兒從府中走了出來,然后將他帶了進去。

進去之后,鈴兒問月璃:“會喝酒嗎?”

月璃想了想,然后又搖了搖頭道:“不太會。”

“走,我教你。”鈴兒說道。

還沒等月璃拒絕,鈴兒就已經把他給強行拉了走。

兩人回到了小姐的院子,因為地方比較大,景色也好,而且小姐也不在家,酒也在這里,所以就在這里找了一處桌子,坐了下來。

來了之后,月璃發現,鈴兒已經把菜和酒都備好了。

難不成知道我要回來?還是本來就想好了今晚要自己好好享受一下?

兩人喝了一會兒之后,鈴兒說道:“你小子酒量這么好,還說自己不會喝酒?”

月璃沒有說話,而是笑了笑。

鈴兒問道:“想不想知道小姐長什么模樣?”

月璃道:“鈴兒姐可以給我說說。”

“你先猜一下。”鈴兒說道。

月璃道:“小姐應該看起來很高冷,很兇。”

“是這個模樣,你再猜的具體點兒。”鈴兒說道。

“剩下的猜不出了。”月璃說道。

鈴兒道:“你覺得小姐長得漂亮嗎?”

月璃想了想,然后說道:“小姐最漂亮。”

“這么殷勤,跟誰學的?”鈴兒說道。

月璃嘻嘻一笑。

“不過你還真猜對了。”鈴兒說道:“咱們京城曾經有一次茶會,好多朝廷中厲害的官員都參加了,在那次茶會中,有一個人開玩笑問大家說你們認為咱們京城的美人都有誰?然而在那次京城中就多出了一個俏女的排行榜,小姐幾乎不怎么出門,若是出門了還帶著面紗,所以很少有人見過她的真容,可是就這樣,小姐還被評為京城第第三美人,那次之后,有很多的富貴人家都來登門拜訪,想要親眼見一見那個被號稱第三美人的女子長什么樣,可他們都被小姐給拒之門外了。”

月璃認真的聽著鈴兒說的話。

“怎么樣,咱們小姐厲害吧?”鈴兒問道。

月璃點了點頭道她这是还不够渴,真的快渴死了,尿都能喝下去。见他不在原地待着,好奇道:“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怕危险了吗?”

云儿脸上闪过害怕的神情,委屈地报告,刚才有条蜥蜴爬进了石缝,吓得她逃了出来,东西都落在原地,之后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回去,又不知往哪个方向去找他,只能在附件,找了个岩石躲着。

有蜥蜴,周朴一听,高兴了起来,看来晚饭有着落了。两人回到了原先的石缝。找到了掉落的水果刀和干脆面,不过包装袋已经被咬破,里面的面饼已经不翼而飞。

“不是我吃的。”云儿看到周朴头来疑惑的目光,立刻澄清道。

“看来是被那只蜥蜴吃了。希望它还在,不然可就吃亏了。”周朴眼中显出杀机,钻进了石缝,开始翻动里面的碎石,希望那只蜥蜴还藏在这里吧。

“周朴,你小心点,当心别被咬了!”看到他一点都不慌的样子,云儿的心提了起来。

荒无人烟的沙漠连个人影都没有,一个人带了几个小时,云儿才明白什么叫做孤独,周朴的再次归来,让他终于能和人说上话了,不自觉地亲近了许多。

“恩,知道了。”难得听到她也会关心人,周朴听了心里暖暖的,拿出小刀,用刀尖挑开石块,一块块翻找。

在翻开一块石块后,一团黑影张牙舞爪的跑了出来,吓了周朴一条,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巴掌大的灰褐色的蝎子,正扬着钳子,翘起尾巴,做出攻击的姿势,看起来十分吓人。

周朴眼疾手快,一刀下去砍刀它的尾巴,那东西似乎没有痛觉,伸着钳子要来夹他的手,被他一刀扎在背上,结果了小命。

看着还在刀尖上蠕动的蝎子,云儿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退得老远,喊着周朴赶快丢掉这个恶心的东西。

“丢掉?这是我们的晚餐,听说吃起来嘎嘣脆!”看到一向大小姐脾气的云儿还有害怕的时候,周朴心情很好,打趣道。

“我才不要吃这种恶心的东西,我宁可饿死也不吃!”云儿捂着嘴巴,感觉有些恶心。

周朴嘿嘿一笑,不去理他,之后又在石块下翻出一条两只手掌大的蜥蜴,切断了尾巴,还想逃跑,被他一脚踩住,成为了他第二个战利品。

他的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蝎子和蜥蜴都被切掉了头尾,可以直接生吃,可周朴还没饿到那个地步,好歹也好弄熟了再吃。

沙暴也有好处,风沙带来了许多枯枝败叶,很快就被他搜集了一大堆,选了两个拇指粗细的枯枝,一根用脚踩住,一根握着手里,来回的摩擦。

类似于砖木取火,不过这个活还是挺辛苦的,好在麒麟臂又帮了大忙,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枯枝冒出了白烟。

加了些揉碎的枯草上去,用力吹了几下,烟越来越多,随即冒出了火星,最后燃烧了起来。

太阳已经落山,四周渐渐暗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温度的骤降,云儿感觉四周的风吹着有了凉意,赶紧披上了西装。

看着火堆里火苗突突的往上穿,跳动的火焰不仅给人带来温暖,还有生的希望。

周朴用石块搭了一个建议的小灶,实在没有找到像锅一样,中间凹陷的石块,只能把塑料水瓶,直接放在火上烤,虽然烤得发黑变形,却没有融化漏水。

等到水烧开了,周朴才把水瓶用树枝挑了下来,冷却一会递给了云儿:“这会已经煮过了,干净了,可以喝了。”

嘴角已经干得有些破皮的云儿,小心地端起,吹着上面的白气,像喝开水似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看来确实是渴急了,不时的烫到嘴,还毫无形象地直吸气,周朴怕她难堪,不去看她,继续处理蝎子和蜥蜴。

蝎子挺好处理,已经去掉了尾巴,再把头去掉,直接放在石板上烤就行。蜥蜴还需要再处理掉内脏,幸亏带了把水果刀,这会儿正好涌上,然后用树枝串起来靠,像是在烤羊肉串。

之前拖回来的仙人掌,用小刀剔掉外皮,里面嫩白的茎还是能吃的,吃起来有点像苦瓜,脆生生的带着水分,倒也可以填填肚子。

咕咕咕肚子的叫声想起,周朴一转身发现云儿已经涨红了脸,晚饭没吃,也该饿了,切了几片仙人掌茎递了过去,她也没再矫情,遮着嘴皱着眉头吃了起来。

很快烤肉香味就飘了出来,周朴拿起发烫地蜥蜴肉,切了一块,递了过去,那丫头看着蜥蜴那恐怖的模样摆着手不敢吃,继续嚼着带着淡淡苦味的仙人掌。

“挺好吃的,就跟青蛙肉似得,你尝尝看?”周朴切了一块先嚼了起来,因为没有调料,淡淡的,没什么味道,不过闻起来挺香,吃起来也有嚼劲,关键是他太饿了,他感觉现在自己能吃掉一只鳄鱼。

“真的像牛蛙吗?”也许是仙人掌茎太苦了,也许是周朴吃的太香,云儿舔舔嘴唇,忍不住问道。

“真的,可好吃了!”周朴憋住笑,切了条后退给她,那里的肉最劲道。

看了看周朴,又看了看手里的蜥蜴腿,云儿一咬牙,一闭眼,咬了下去。

很快她就毫无架子的催着周朴再给她切一块。

两人很快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对于蝎子,云儿就再也不敢尝试了,不管周朴怎么诱惑都是摇头。

咬着蝎子肉,感觉像是在吃油炸皮皮虾,因为烤得够久,皮都发脆了,嚼得嘎嘎作响。云儿则全程拧着眉头远远地看着他。

云儿的胃口似乎不大,又嚼了几片仙人掌似乎是吃饱了,拿着一根树枝跑去沙地上写字。

周朴看到她写了个大大的“SOS”,注意到周朴的目光,云儿露出一个微笑:“也许有人看到了会救我们呢?”说完又去写中文“救命”,英文“help”,甚至还有日文。

虽然知道被救的希望不大,却也没有阻止,在这个绝境下,最大的困难往往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心的崩溃和绝望。

看她充满希望的微笑,周朴也就放心了。现在想来能够带她进来也是件不错的事情,至少有人陪着说说话,不会那么孤单了。

”大金鹏王动容道:“怎么会死就对了,……赵香灵把铁无双找如今生活变化之快,往往让我们论如何,他至少装作没有听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用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史莱姆在二次元

幻星虎

史莱姆在二次元

三千弱水

史莱姆在二次元

梁少

史莱姆在二次元

葡萄橘子8

史莱姆在二次元

青椒鸡蛋

史莱姆在二次元

紫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