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斩摇光》。

長安城,東宮崇仁殿。李世民位居殿中坐,低頭伏案批閱著奏疏。

李淵雖禪位于李世民,但他并沒有搬出太極宮的意思。李世民為了顯示出教順,仍留在東宮辦公。

此時,一個年輕道士從殿外匆匆而來,他直接入殿站在李世民面前。

此道士便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李淳風。

李淳風是岐州人,他自幼聰慧好學,博覽群書,精通詩詞歌賦、天文歷法、數學等。

唐武德二年,李淳風經人推薦,成為秦王李世民的記室參軍。貞觀元年,李淳風得授將仕郎,入太史局供職。

“啟稟圣上,臣有事上奏。”李淳風剛入殿中,對李世民恭敬行一禮,才開口說事。

“哦,將仕郎來了,有何事上奏?坐下來慢慢說吧。”李世民頭也沒抬,一邊招呼李淳風,一邊奮筆疾書。

“啟稟圣上,上月末,臣夜觀天象,看到天魁星、紫微星異常,天魁星異常明亮,而紫微星有一道紫光在東邊落下。臣便卜了一卦,卦象顯示,在長安城東或有神人降世。”李淳風并沒有落座,還是原地站著。

“哦?是什么樣的神人?為何到現在才來告訴朕?”李世民聽了李淳風的話,立馬抬頭看著他。

“臣也是剛知道有神人顯現,但并未算出是誰。臣白天算,夜間算,算了一個月,才推算出了個大概。”

“推算出了什么大概?此神人對朕、對大唐有何好處?”李世民事事都想著自己的大唐。

這也不奇怪,因為他的皇位是搶來的,他也想盡快做出點成績來,好讓被他趕下皇位的父皇認可,讓天下關于他殺兄囚父的流言停止傳播!

“這正是臣正要說的,紫微星突現一束紫色星光落于東方,臣也不知是兇是福,所以臣不敢上報。臣一直以為是長安城外,但經臣重復推算,才確定那個地方應該是華陰城。”

“既然是在華陰城,有沒有推算出是城東還是城西?或城南、城北?此神人姓甚名誰?可否為我朝所用。”

“應該是城東,臣當時推算出來時,無意間寫了一個東字,而后推算出來的結果令臣費解!”

“哦,什么樣的結果,令你這個相術大師都費解?”

“圣上謬贊了,臣哪里當的起相術大師四個字。東字,木加田為東,華陰城中,與木字有關的姓氏不多,但最有名望的為楊氏。田字,就是因為田字沒有算出滿意的結果,令臣十分費解。”

“那你為何要拆成木田,而不是木日?這樣不就更好解釋了。”

“這樣微臣也算過,但是算到后來卻算不通,只有木田才可算通。但是,田字不好算了。”

“那你說說,你是怎么個算法?讓朕聽聽,或許朕也能為你提供思路。”

“謝圣上。田字,可拆為四口,十口,或兩日。第一種算法是,可能是姓氏。第二種算法是,此人乃田舍奴出身,性情極懶惰,整天干著三天打魚兩日曬網的勾當。

第三種算法是,田字五行屬火,自古有云:刀耕火種。刀乃兵器,耕作農事,火為溫飽,種是生存。若是這個,此乃利國利民之兆也!”

“哈哈……,如果是第三種,那真是我大唐之福啊!朕倒是挺期待他的。”

“請圣上恕罪,臣不敢欺瞞圣上,臣沒有算出此神人的來歷,甚至他的命格也算不出來。而剛才所說的,只是臣剛推算出來的一部分。一得到結果,臣便馬不停蹄的趕來上奏。”

“好啦,好啦!愛卿辛苦了,你回去再好好算算,這到底是什么樣的神人,降臨在何處?算好了給朕找出來,朕有重賞。”李世民聽了李淳風的話,高興了一會兒,便打發李淳風走了。

因為他忙啊!忙得不可開交,忙得連上廁所都要算好時間。

“臣需要百名軍士一同前往尋訪,一有消息,臣立即稟報圣上。”

“準了!拿朕的腰牌去吧……”

李世民又開始伏案批閱奏章了。對李淳風的告退,只是揮了揮手,便又忙碌在每天的工作中。

樹林里,楊義渾身是傷。他抱著肚子,左突右閃的,非常輕易的避開了這些既復雜,又坎坷的地形。

他的后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向他追來,卻走的甚是辛苦。

楊義不是死腦筋之人,他感覺到自己體力不支,便邊打邊退。退到林子深處,他無意間發現了一處三丈余高的石崖時,他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好在底下荒草夠厚,并沒有受什么傷,他就這樣擺脫了圍他的人。

楊義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在樹森林里不辨方向的拼命逃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在天快黑的時候,暈倒在一戶農家的門口。

楊恭石等人見楊義邊打邊退了,心知這小子可能要逃跑,便連忙布置人去前面堵截。

太原王家的人因自家小娘的原因,也騰不出手來幫他,楊恭石那個氣呀。心想:靠天高地不如靠自己。

可是,他們沒追出多遠,便追丟了楊義的蹤跡。

追到天黑時,見找到楊義已是不可能,楊恭石便下令撤回。要是楊恭石耐心的再走上百來步,轉過枝葉茂密的樹林,就能來到楊義倒下的那農家了。

華陰城里,楊家客棧,王艷等人回來五天了。她站在窗前看著外面下著小雨的天氣,心里不由得產生了些許惆悵和悲傷。

楊家依然派人在縣城周邊的鄉下排查楊義,不過這次不是為殺,而是真正的找人,居說是楊家的老祖下的令。<土坡,视野顿时开阔。

阿保机看到,前方尘土飞扬,足有二百号骑马挥刀的人,如奔腾的激流,呼啦啦冲来。

据弘古描述,劫匪不过几十人一伙。

现在看来,劫匪人数之多,出乎阿保机预料。

阿保机知道,这里已是逃亡人群的最边沿。

逃难的人只得放弃牲畜,打马奔命。

动作稍缓者,便成了刀下之鬼。

弘古面色惨白,用哆嗦的手指向前方,颤抖着声音道:“来了,来了,劫匪来了。”

看到那股劫匪对牲畜视而不见,阿保机立即明白,这支人马就是专门负责驱赶人群的。

阿保机取下挂在马鞍上的长把骨朵,其余的人也各自亮出了兵刃,虎视眈眈。

阿保机本不准备大开杀戒,现在看来,劫匪的兵力远超己方,不痛下杀手,恐怕很难将劫匪击溃。

阿保机将手中骨朵高高举起,大声宣布道:“冲上去,杀死他们!”

挞马军齐声高喊,迎着劫匪,像一阵风,快速刮了过去。

阿古只的马最快,两只手晃动着骨朵,嘴里哇呀呀大叫,手起锤落,一名小黄室韦的劫匪,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已脑浆迸裂,栽于马下。

看到前方有一支人马快速本来,小黄室韦的人确实吃惊不小。

数日来,他们多次遭到过反击,不过,仅仅几人十几人而已,根本不在话下。

眼前这支反抗人马,看上去在百人以上。

待看清来兵面目,小黄室韦人立即冷笑了。

昨天,他们的头领下达了重新组队的命令,将原来几十人的小队,合并成二百人以上的分队,在突破突吕不部以后,组合成作战部队,对契丹的可汗营地发起总攻。

没曾想,契丹人真的开始反击了。

难道契丹男子都死光了吗?怎么派一帮娃娃来反抗?

自然,他们也没将眼前人马放在眼里,螳臂当车罢了。

小黄室韦人哪曾料到,他们遇上了一群追命阎王。

弘古没有和挞马军一起冲锋,而是急速调转马头,继续逃遁。

跑出去不远,弘古又觉得不对劲。

弘古准备径直前往可汗牙帐,亲自向可汗讲述部落被抢经过。

一旦可汗问起,这群少年是怎样被劫匪屠杀的,自己该如何作答?

总不能对可汗说,自己亲自将少年带到小黄室韦劫匪屠刀下以后,自己逃走的吧?

想到此,弘古悠悠勒停骏马,车转身子向北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立即惊得弘古目瞪口呆。

弘古看到,两队人马正在激烈交战,纷纷落马的不是少年,而是小黄室韦劫匪。

弘古实在没有想到,这群少年竟然如此了得,分明是一群小老虎呀。

弘古又看到,逃难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仰头观望。

不断有逃亡的人回马挥刀加入了战团。

小黄室韦劫匪已无心恋战,向北逃遁而去。

弘古不由得狂呼道:壮哉!

这帮少年真正给契丹人长了斗志,终于为自己出了一口窝囊气。

挞马军追了一程,阿保机勒住战马,让队伍停了下来,原地休息。

小黄室韦的劫匪比兔子都跑得快,转眼间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外。

战斗结束,太阳还没有落山,干净利落。

这一仗,足足杀死了上百名小黄室韦劫匪。

阿古只挥舞着手里骨朵,遗憾道:“干嘛要停下来?我砸的正起劲呢。”

阿保机心中格外开朗,问:“你击碎了几个劫匪的脑壳?”

阿古只得意道:“怎么也有十几个吧。太好玩了,我手里的骨朵怎么也不听我的话,非要急着试一下小黄室韦人的脑壳究竟有多硬。”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群情激昂。

没想到小黄室韦人竟然这般不经打。

逃亡者中自发参战的突吕不部人,此时才醒过神来,惊讶地问阿保机:“你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勇士吗?身手如此了得。”

阿保机笑道:“我们是挞马军,是可汗派来帮助你们驱赶劫匪的。”

这时,弘古催马跑了过来。

弘古刚才在土岗上目睹了此次作战的全过程,若让他对此战做出评价,就一个字:爽。

真不知道这群少年哪来这么大胆,面对成倍于己的小黄室韦劫匪,竟然毫不畏惧,冲上前去便是一阵狠杀。

首先在气势上就令小黄室韦劫匪胆寒。

并且,小黄室韦劫匪死亡过半,而挞马军竟然丝毫无损,这简直就是神话。

此时,在弘古的眼中,挞马军已成天兵天将。

弘古来到阿保机面前,无比崇敬地弯下腰去,一时不知说啥好了。

看到少年们开始嚼各自带着的肉干,弘古立即找到了话题,大声对突吕不部的参战人道:“还不赶快去啥样煮肉,哪能让勇士们嚼肉干充饥。”

弘古又对阿保机道:“不知我能为勇士们做些什么?”

曷鲁看着弘古就不顺眼,厉声问道:“估计你也收到了可汗集结人马的命令了吧?”

弘古点头道:“收到过。”

曷鲁追问:“你的人马呢?”

弘古顿觉汗颜,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突吕不部遭劫,部众已成一盘散沙,无法集结人马呀。”

曷鲁指了一下逃难的人群,道:“那些不都是你的部众吗?他们的手中不是都有战刀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吗?”

弘古顿时醒悟,爬上马背,向逃难的人群跑去。

牧民啥样煮肉的本事确实了得,很快,飘香的羊肉便端了过来。

挞马军的少年们已经有几天没吃到新鲜羊肉了,好一阵狼吞虎咽。

黄昏已经降临。

敌鲁向四下里瞅了一阵,看到有一处三面环山的峡谷,对阿保机道:“我们到那里宿营吧。”

阿保机顺着敌鲁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那里三面环山,夜间不至于受到敌人骑兵四面冲击,只警惕谷口便能安全过夜。

尽管觉得有些多余,阿保机还是听从敌鲁建议,将人马带进了峡谷。

黑瘦汉子沉默了半晌霍。西门吹雪刚洗过澡,

寒仙宗將抓夏邢分身,王正等人這件事推到忘墟神身上,再加上陸隱融入背面戰場藍令主體內提供的情報,這才促成這次的計劃,一次完全由誤會與謀算引導而出的計劃。

此刻,石林很安靜,陸隱在神武天大戰了一場,消息還未傳到石林,一棵参天大树呀!”

正在杨啸天和蓝泽感叹巨树之巍时,李牧长老来到树下,轻抚着树干,然后低语了几句。

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出,犹如百岁老太太沧桑之音,从天而降,话语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斩摇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无编落木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青山辰阳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刘狗花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雪凤凰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山雨凭岚

查理九世拯救世之旅番外

茶暖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