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代古树》。

俗話說,最完美的防守就是進攻,但這話說起來容易,等真正做起來的時候卻很難,而王長生之所以敢這么做,完全是靠日積月累的實戰經驗,以及對自己絕對的信心。

果不其然,木乃伊在看到他這種只攻不守的打法后先是一怔,可重重的山影瞬息而至谷部落,一群住在山谷里的原始人。

他們總共來了9個戰士,比起墊底的3個氏族,還是顯得很強大的。

不用問,最后3名都已經全部放棄戰斗了,他們上場就是3分打底。

山谷部落的首領“山興”進入場......

城下的刀斧生光,箭已在弦,城什么好消息?老实和尚道:你最

王文山看着面前的扈府,心中再次想到了他们说的那些话。

‘进扈府,就跟回家似的。’

王文山的心中不由得有些嗤笑,对于他们的这个说法不敢苟同。他其实实不想来的,但经历的越多他就越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更何况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当初和一山兄弟二人相依为命的时候,现在他的身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站了不少的人。

“嘿,兄弟你又来了?”

扈府门口站着的两位,还是他上次见过的那两人,姑且称他们为门童甲和门童乙吧。刚才说话的就是门童乙,见到这两天多次在扈府上露脸的熟人再次站在了台阶下,门童甲没忍住开口说道。

王文山对台阶上站着的二人报以微笑,脸上不见半点的尴尬,“两位兄弟好久不见了。”

“不久不久,才两天没见而已。不过到是兄弟你精神了不少啊!”门童甲看着面前的王文山说道。

一旁的门童乙对着王文山抬了下下巴,“这次是来找三爷还是六叔啊?”

他可没忘记上次这小子来的时候,说是找三爷,可最后在府里的六叔也陪着三爷见了他。所以他深知对方的不简单,最起码这些日子,对方是万万不能招惹的。

他们这些门童,看人下菜碟是常有的事,要的就是这份儿眼力。

“我来找三爷。”王文山对着二人拱手说道,“劳驾兄弟进去通禀一声。”

“不用,你跟着我进来吧!”

这次,王文山享受了一把连扈三爷手下的四大天王都没感受过的待遇,门童甲竟然让王文山跟着他一起进去。

“三爷要是见你,你就直接进去。要是不见你,你也别让兄弟我为难,大家都是为三爷做事。”门童甲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对着身后的王文山嘱咐道。

“放心吧大哥,规矩我都懂!”王文山一脸真诚的笑道。

门童甲没再说什么,直到走到扈三爷常见客的偏厅前,对方停下说道,“你在这稍等片刻,我进去通禀一声。”

王文山点点头,老老实实的站在台阶下,看着对方进了院子。

不一会儿的工夫,对方从里面出来,“进去吧,三爷在里面等你。”

说着,他用无比羡慕的眼神打量着王文山,他没有想到扈三爷竟然一早就在客厅里等他。这些年能让扈三爷主动等的人屈指可数,除了柳六叔外,恐怕剩下的就只有面前的这位了,也不知道他是吃了什么样的狗屎运。

王文山不知对方心中的想法,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大踏步的走了进去,面上肃穆。一进客厅,就见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扈三爷和旁边次位上坐着的柳六,一同两天前的坐姿一样。

“三爷,六叔。”王文山恭敬的对着上方坐着的两个人鞠躬问好,完事之后就站在原地不动,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四处乱看。

别看扈三爷是个粗人,但是对这些礼节性的东西极为讲究。据说这些规矩,都是从上古时候传下来的,是他们的道义所在,是他们的文化传承,传统!

“嗯,不错。”

王文山只感觉自己身上被两道目光上下打量着,好像是要将他的里里外外都要研究个透彻。

“怎么样,没受伤吧?”

王文山听到扈三爷问话,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望向对方,恭敬的回答道,“没有,身子骨好着呢。”

“那就好。”

扈三爷说完这三个字后就没再说话,这大大出乎了王文山的意料。看着对方将桌子上的茶杯重新拿起来放在嘴边,王文山一时也拿不准了主意,不知道对方是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砰!”

就在这时一声炸响,令王文山在原地差点没忍住跳脚,茫然的扭过头望向一旁椅子上坐着的柳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气性令对方动了这么大的火?桌子上的茶杯溅出不少茶水滚落在桌子上。

“六叔,您这是……”

“哼”,柳六怒眉张目的望向下面站着的王文山,大声的说道,“王文山,你好大的狗胆啊!”

柳六的这一招先声夺人实属不凡,一下子将王文山打在当场,根本就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文山,你可知罪?”

王文山在进扈府之前,总是会将他接下去的情况反反复复的斟酌几遍,可每次都和他预想的都不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都需要他临场发挥,极其考验他的应变能力。

王文山偷偷打量了一眼坐在主位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扈三爷,心中对对方放弃了希望。茫然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胆怯的望向一旁坐着的柳六,满含委屈的说道,“六叔,小的实在是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柳六再一声冷哼问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去青山了。”王文山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昨天晚上山上的火是你放的?”

“是,也不是。”

柳六眉头一皱,语气不耐的说道,“怎么说?”

王文山接着说道,“昨天晚上小人确么地方的门派,华信和胡欣帮了他大忙,原来这儿是久恒王国,心下一喜,同样上前一步。

“我叫沈深,一个散修,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小湖。”

久恒王国与音鸣王国之间还隔着一个叫漠沙的王国,现在结识的顾盼还是副宗主之子。

而花影宗副宗主,至少是丹湖境修士了。看来现在暂时是安全了,心里一松,神色间更是喜悦跳脱。

“看来沈兄也是洒脱之人,不如我们一起结伴,同游观澜湖,一路历炼,沈兄你看如何?”

顾盼爽快地邀请沈深,华信和胡欣在一边也是点头叫好。

“恭敬不如从命。”

沈深欣然应承下来,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顾盼三人这样的朋友,也会方便许多,反正现在自己也没有太过急切的事要办。

于是,四人在湖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取了些美酒出来,开始交流修炼心得和各地见闻。

花影宗在久恒王国不算一流势力,但也差不多接近了。

顾盼父亲是花影宗副宗主,修为一如沈深猜测那样,已是丹湖九重境界。这次顾盼的恋人萧尘外出试炼,故而没有一起同来,只是约了好友华信和胡欣同游观澜湖,却无意中遇见了沈深。

一见之下,四人意气相投,临时组成了一个小队。

从顾盼三人交流中得知,花影宗规模不小,宗内人数不下于万人,分亲传弟子、内门、外门弟子,还有少量的杂役弟子。

顾盼、华信、胡欣,还有那个未见面的萧尘,虽然修为不高,却都是亲传弟子,在宗内地位尊贵。

加之顾盼副宗主之子身份,确实一般的人都得给个面子。一如沈深前世沈浅那样,虽然修为低下,但活得比谁都要滋润。

一番美酒再加畅谈,四人已是无话不说的好友。

顾盼个性飞扬自不必说,华信和胡欣二人,也是心胸开阔之人,加上沈深严谨细致却不乏风趣的个性,短时间内就相互吸引成为知己。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那么简单,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其实还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沈兄,要不你也加入花影宗吧,以后我们几人就可以结伴游玩,一起外出试炼,你看怎样?”

顾盼说到兴奋处,开始邀请沈深加入花影宗。

沈深一时沉思。

自己从未想过加入过哪个宗门,确实这一路走来,也没有多少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

曾经赵左也邀请过沈深加入商会,但被沈深拒绝,这次顾盼再次发出了邀请,沈深一时之间倒不好直接拒绝了。

商会和宗门还是有所不同,现在自己独身一人,暂时有个宗门,倒也不失为一个临时的暂留之地。

想到这儿,沈深也没有太多推托。

“这样好了,顾兄,我就从外门弟子做起吧,免得顾兄不好做人。”

顾盼大手一挥:“至少是内门弟子身份,这事沈兄就不要再说了,我会办妥的。”

眼看华信和胡欣也欲在一边劝说,沈深赶紧端正了神色,摇了摇头。

“顾兄和二位好意心领了,但还是外门开始吧。”

见沈深神色坚毅,顾盼倒也没有多说,站起来身来爽快一笑。

“那就依了沈兄,哪怕是外门弟子,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哈哈,沈兄放心,还有我们几人呢。”

“你看我像是谁都可以欺负的吗?”

沈深豪气顿生,四人相视一眼,俱都哈哈大笑起来。

花影宗在久恒王国靠西的一片平原和山峰交错的地盘上,离落基山脉差不多三万里的距离。

还未接近宗门,一片气派豪华的景象就映入了沈深的眼帘,一条长长的白玉石阶,直接从山脚通向半山腰的一个巨大的广场。在广场的北面,则是宗门大门。

大门上三个气势磅礴的大字‘花影宗’气象万千,大气端正。

顾盼三人直接领着沈深去了外门弟子管理处,出示了亲传弟子的令牌之后,外门管事客气地接待了沈深。

很快,沈深顺利加入了花影宗外门,领取了一块外门弟子的令牌,还有二套外门弟子的服饰和一本宗门小册子,同时也分到了一个独立的住处。

辞别了顾盼三人,沈深根据令牌上隐约显示的住处指示,找到了丙字5210号住处。沈深知道外门弟子都居住在丙字区域,而内门则是乙字区域,亲传弟子在甲字区域,而杂役弟子都集中在山峰外围,没有资格进入宗门内居住。

丙字5210号住处是一个独立的小院,有大小四间房子,分卧室、修炼室、炼器炼丹室,还有一个小客厅。

在院子的前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院子内种着各种花草,源气比山脚浓郁了不少。

沈深很满意住所的环境,心里更是感激顾盼三人,萍水相逢之下,难得有这样的温暖情谊了。

小院自带禁制,只是级别不高,初级中的初级而已,沈深没有拆除,而是在禁制里面又重新布置了几道禁制,屏蔽阵、防御阵、警示阵,就没有再做更大的改动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代古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公主的成人礼

指尖上的白光

公主的成人礼

燕西风

公主的成人礼

麦花如雪

公主的成人礼

青红妖怪

公主的成人礼

陈家三郎

公主的成人礼

霸世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