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堂有路你不走!》。

也不知道许倩她们三个臭娘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拖着我一个大男人在地上狂奔竟然毫不费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宠物一样,任由她们处置。

“不行了,我跑不动了,休息一下。”我喘着大气,苦苦求饶道。

“那个洞口最多只能迟滞它们一会儿,这里不是休息的地方。”许倩说道,“很快尸虫大军就能把那个洞口拓宽,到时候,就真的无处可逃了!”

我自然知道此事不能停下脚步,于是喘了两口气之后,只得继续迈开双腿,我这双脚按理说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机械的逃命,但可能是因为这地方实在过于崎岖,导致我脑子里就一个字——累。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甩着膀子,一边回头看,接下来恐惧的一幕直接震慑住我了。我所看到的,已经不是什么通道了,而是密密麻麻的尸虫,他们近乎漂浮在了半空,没错,就是半空。

因为尸虫数量太多的缘故,导致这些尸虫层层叠加,先冲进来的就垫在了最下面,成为了沙盘一般的移动体,后冲进来的也就压在了它们的身上,如此层层叠置起来,那一幕足以把任何一个人给吓得半死。

“他妈的,这帮家伙的速度也太快了!”我暗骂一声,不自觉第加快了脚步。

也许,就和蝗虫过境的景象差不多,他们和蝗虫的共同点或许就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当然,这些尸虫比蝗虫要恶心的多,散发着恶臭,以及那种摩擦地面的恼人的巨响。

这时候,已经有几只跑的特别快的尸虫撵上了我,这几只数目不多,但是体型比较大,很像是开路的先锋。它们毫不犹豫的张开钳齿咬我的皮肤,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大骂一声,伸手一拂,把它们全都弄掉,立即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妈的,我到底是杀了你爹还是害了你娘,这么使劲想要弄死我们。”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一声,导致下半身一个不稳,打了个踉跄,差点就栽倒在地。好在前面的梦姐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我勉强站住,没有倒下,不然就被后面的尸虫大军给瞬间吞没了。

“你可不是杀了它们的爹妈,别忘了拿虫丹灵宝现在可在你肚子里!”

“妈的,那老子早知道就不该吃!”

可是我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快看前面!”

这个时候,许倩在前面喊了一声。

“什么情况?”我正在注意脚下的地面,因此没有看向前面,此时听到她的喊声,我莫名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向前看去。

那又是让我震撼的一幕,前面居然出现一座巨型大门正在缓缓升起。耳边,渐渐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声。

“断龙石?!”我惊讶不已。

奇怪的是那断龙石竟然自己打开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赶紧过去!”

“好!”

那断龙石开启之后,我也不知道是喜还是忧,毕竟身后的尸虫大军无法被阻挡在外面,我们还是要继续没命地狂奔。

当我冲进断龙石之后,猛地听到耳边居然有轰隆隆的水声。那水声因为刚刚乱龙石升起来的响声混为一体,所以没有区分出来。

“瀑布?!”当断龙石打开之后,我居然看到了一条高达数丈的瀑布。

“地下河!”

“小心!”

在瀑布下面,则是深潭,因为从通道内看过去是平行的,所以根本分辨不清寒潭有多深,“狗日的,这到底是什么怪事儿?”

我整个人已经惊呆了,对于前面突然出现的洞窟,慌忙之中再一次地停下脚步。

“倩姐,现在该怎么办?”我站在悬崖边缘,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跳还是不跳?”这瀑布下放跟一般的水潭还不一样,这里的落差太大,而且地表不平整,底下是一座座嵯峨的奇峰怪石,犹如一颗颗尖锐的鬼怪的獠牙,一旦贸然跳下去,估计死无全尸。

“你看那个断龙石。”许倩指着已经升到一半的断龙石说道。

“你的意思是放下断龙石?”

“没错。”许倩说道,“按照那蛇首女妖设计的一贯思路,她一定会留下生门,我估计这乱龙石就是用来预防不测的,我们为何不能阻止他升起来?”

“对啊!只要我们进去,再把它关上,那岂不是直接就可以阻止这些尸虫了?”我大喜过望,“这个办法好!”

听着许倩的分析,我陡然拍手叫好,不过我显然忘记自己现在处于什么状况了一时吶,他身邊那頭騾子也古怪。李逵那樣的人物,愣是被這頭騾子摔了老大跟斗。

咳咳,咋樣?哥哥幫你扎好傷,你也去會會他?”

“哥,你沒唬俺吧?當真會有神仙下凡來?”武松驚訝道。眼珠瞪得溜圓,甚至忘記眼睛的疼痛,幾粒沙礫無奈地他從眼角擠了出來。

他上岸晚,等他想要去攻擊集市的時候,卻發現身后有人在襲擊海船。于是再轉身跑去去海邊奪船救人了,和官兵打了一架,被人追殺戲弄,還真不知道這邊發生的事。

難道那個背上插著箭矢的奇怪家伙,當真是雷霆神將?或者修真的神仙弟子?

小道爺的樣子好怪耶!不過李逵趴在地上干啥?小貓似的受受模樣,真的被收魂了?

武松忘記了疼痛,口水嘀嗒,早已毛骨悚然。

魯達給武松上過藥,仔細包扎妥當。因為身上創口實在太多,武松就被裹成一個木乃尹。這特喵走路都困難呢,何論再去逃亡或廝殺?

魯達嘆息一聲,扶起武松:“兄弟,你看來也不想和這神仙一樣的家伙放對子吧?”

武松驚訝地搖搖頭:“哥,難道你還想去試試?俺如今可沒力氣幫你吶。”

“切!說啥呢?哥哥可是和尚,你是行者,他是道士。和尚、行者、道士那不都是一家人嘛。”魯達一手扶著武松踉蹌前行,一手向著安寧揮舞:

“神仙啊,你是道士,俺是和尚,武松是行者,咱們都是出家人呢。嗯吶,花和尚是和尚,武行者也是和尚。咱們不打架,咱們敘敘緣分,嘮嗑一下,行不行啊。”

所謂“禪杖打開危險路,戒刀殺盡不平人”。比起梁山泊的其他好漢們,魯達卻是個有原則的人。

無論他拳鎮關西,還是火燒瓦罐寺,再后來落草二龍山,都是秉承一顆憐憫的仁心去率意為之,而又不逾俠義規矩,這就是魯智深和其他梁山好漢的最大區別。

縱觀梁山泊眾人的行徑,截江斷路當盜賊,打家劫舍搶民女,什么爛七八糟的人物都有。真能稱得上好漢的人物,不過魯達、武松、史進、燕青幾人而已。

然而史進總是茍且偷生,武松有時濫殺無辜,燕青向來只管自家不問他人死活。說起來,真要稱得終極好漢的,也就是魯達這個人了。

魯達表面不曾座禪,但他這一生實際上一直都在修行。

喝酒吃肉拿刀動杖不假,可只要他去做,便要做的不留一點渣滓,做的光明磊落。

“平生不修善果,只愛殺人放火。忽地頓開金繩,這里扯斷玉鎖。咦!錢塘江上潮信來,今日方知我是我。”

魯達的圓寂就像吃飯喝水一樣平淡,到時間了,自然就圓寂了。這是悟道而逝,所以魯達是個有慧根佛的人,很招安寧喜歡。

武松的粗魯卻是源于豪杰之士不受羈靡的心性,他或者曾濫殺無辜過,但大多是出于激憤,而非處心積慮。他的本質卻是一味剛直、忠義。

武松就是一把鋒銳的刀,是用來殺人還是拿去切菜,全看使刀人的意念造化。

宋江卻明顯不善使用這把刀,但是有人會用啊!安寧就曾惦記過,饞的口水滴答。

魯達和武松,都是在本著自己真心過活日子,相互結為莫逆也是必然。因為他們的存在,梁山泊的俠義才算包裝完美。

甚至說,他們才是梁山泊的真正臉面所系。但是現在,宋江哥哥卻不想再要這張臉面了。他打算拿去換錢花差,壁如受朝廷的招安,然后去平江城洗白自家的身份。

此前吳用等人去汴梁城尋求招安,走的路線有兩條,最主要的還是源于魯達和大相國寺的淵遠師承。魯達雖然把信物交給吳用,但是自己卻并不在意這些。

等到吳用們回來后的閃爍其詞,再后來關于相國寺師兄智能的各種小道的消息滿天飛。魯達的禪心已經警覺,這些事情并不簡單,梁山泊可能不再是他們的梁山泊了。

他們只是作為一個叫做梁山泊的貨品中的一部分,被人打算售販而已。那么,與其被人販賣兜售,為何不自己尋個好價錢呢?

眼前的小道爺,就象很有錢的樣子。

安寧正靠在二嘎身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趙令懋胡亂應酬,乏味的很。因為他對趙令懋一點都不熟悉,所以那種隔閡,安寧一度感觸良多。

什么?對面那人在嚷嚷說他們是花和尚、是武松?還想要一家人敘敘嘮嗑?

那感情好!遠遠地聽到魯達的喊話,安寧笑了。這都是前世的偶像人物啊,安寧對此很滿意。起碼自己能和這個時代進入良性溝通的循環狀態,不盡是敵對或隔閡。

杜云天与萧王孙相视一笑,群豪一个世上最听话、最老实的孩子

符禺山由四座高峰组成,南面为南山峰、西为泉涂峰、北为翠屏峰,居于中心偏东的就是符禺峰。四峰都是徒峭异常,于群山中突兀而起。四大山峰以中间的符禺峰最高,三峰环卫。三峰以东和符禺峰连接的部位略平缓,可以步行登山,整座符禺山也只有这个地方可以建立宗门。

在符禺山的传说中,太古时代这里便是仙家修行的洞天福地,数千年前得道真仙中的天符子就在符禺山洞府修行。天符子与同年代的天剑子、天道子、天丹子、天禅子、天空子合称蜀山六子,蜀山派所分五门正是以其中五位真仙的道号命名,当然与这五位真仙有脱不开的干系。

北冥玄的意识海中包罗万象,古籍秘闻不少,最近他将与蜀山派有关的传说都温习一遍,对符禺山的传说自然熟悉。古籍称此山因有天符仙人修行,山中多有禺猴,所以得名。无论这些传说如何,至少天符门最后是从符禺山失去消息的,这就值得他来这一趟。

此行都是习武之人,虽山路崎岖陡险,一路行来并无负担。大家边聊边走,这一天已经来到符禺峰下。北冥玄一直认真地四处探查,一路上有几处人类活动的痕迹,但多是偷猎者、野游者临时营地之类,可以作为宗门所在的大规模居住地还没有找到。当然符禺山四座山峰方圆有数百平方公里,他们现在走过的范围不过是此山一角罢了。

北冥玄来前向出生于天符门的王跃虎长老了解历代弟子们对符禺山探查的结果,心中对符禺山的情形已有些概念。他如今身临其境,仰首望着攀爬了半日仍有千余米高的主峰时,居然在恍惚间依稀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北冥玄晃晃了头,心中有些疑惑,再仔细一看心中恍然,原来这符禺峰和秘谷中得到青藤宝葫的山峰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大更高。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扫向主峰与秘谷山峰上石洞相对的位置,云遮雾罩就算他的目力再强,也无法看清主峰上的情形。他正思索如何攀登上去一探究竟时,一直静静立在他肩头的小焱燥动起来,显得很兴奋。突地一声长鸣,展翅直奔云雾所在,瞬间不见了踪迹。

北冥玄略一思量,对海灵等人说:“灵儿你们在峰下休息,我和小焱到峰上探一探,如果下来晚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整一下。”

海灵和小烺并无异议,只是叮嘱他小心。北冥玄展开身法手足并用,如猿猴般轻盈快速地向峰顶攀去。不一会已攀到接近峰顶的位置,小焱在一个平整的石台上焦躁不安地飞转,不停地鸣叫。看到北冥玄上来,立即停在了他的肩头,叽叽喳喳地叫着。北冥玄边用手抚着小焱的背羽,边打量起这个明显是人工修整的平台。平台尽头的石壁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一座高大雄伟的石门镶嵌在陡立的石壁上,但看去和石壁浑若一体,一般人看到,肯定认为是哪个无聊的石匠在石壁上雕琢了一个石门的崖刻。

经历过密谷洞府的北冥玄自然知道,这应该又是一个太古修仙者的洞府。从小焱喋喋不休的叫声中,他感知出一星半点的意思,这个符禺峰的洞府应该和小焱有莫大的关系,或者和密谷洞府的主人也有联系。北冥玄走到洞府前,伸手抚了抚石门,冰冷的石质和普通岩石没有什么区别。随后他用各种方法尝试打开石门,包括用蛮力推,用宝剑削,用剑锋刮门缝,用头撞,用脚踹。当他最后想用牙齿咬的时候,小焱终于忍不住从呆滞中愤怒地叫了起来,扭过头去不看北冥玄,对主人的愚蠢表示了极大的蔑视。

北冥玄嘿嘿笑了几声,实际上他不过是在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而已。世间神话传说无数,但找到神仙洞府的记载几乎没有,自己连续找到了两处,可是照样被堵在门外,比没找到还要憋气不是吗?刚才的尝试中他已然知道,眼前这个石门,根本不是他可以打开的。不管是硬推还是剑削,他都可以感觉到石门上有一股反弹之力将他的力道拦住,攻击之力有多大,反弹之力就有多强。如果贸然加大破坏力度,十有八九会伤到自己。所幸他只是稍加尝试,石门仅仅是被动防御,谁知道加大力度后有没反攻击的力量出现?

北冥玄问:“小焱,该怎么打开这个石门?”

小焱还是歪着头不搭理他,北冥玄知道刚才自己孩子气的一幕让小焱生气了。他忍住笑向小焱解释了几句,小焱这才转过头来,在他的脸上蹭了蹭。神色认真地向他摇了摇头,啾啾地叫了几声,似乎在安慰主人,又好像是解说什么。

北冥玄点点头,至少他明白这个石门不是他现在可以打开的。他放弃尝试,直接攀至峰顶,峰顶方圆数百平米,数棵古树奇石散立在各处。其中一块斜斜而立的巨石如伸展开的大伞,石下二张石桌,八张石凳,石质圆润光滑,桌面整齐地刻画着两副棋盘,看来仙人们偶尔兴至也会在这峰顶奕棋为乐。北冥玄四下张望,峰下同样被云雾遮盖,看不清楚。他注意到西面的一处山谷似乎雾气特别浓密,和其他地方有些差别,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异常了。北冥玄和小焱下了山峰,将情形告知海灵等众人。

海灵说:“门内前辈们多次探访都没找到洞府,你一来就发现了,可不是大发现。”

小烺等也纷纷点头称是,北冥玄笑了笑说:“也是这个道理,今天我们找到王师叔说的天符驻地修整吧。”

大家起身绕着山峰向南面走去,转过山脚,如前人所记载,天符峰以西,四峰所围的地方是一片深谷,足有300多米,四面是绝壁,无路可通。他们现在就走在谷地的边缘,山谷盆地面积足有十几个平方公里,一眼望去谷内雾气迷离,透过重重迷雾依稀看到谷底如一处戈壁荒滩,处处怪石嶙峋甚是荒凉。谷中情形与四面山峰的满目青翠生机盎然不同,仿佛经过一场现代化的战争,被炸弹生生炸过一般。

北冥玄说:“难道这山谷曾被天外陨石轰出来的?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荒凉。”

小烺摸摸鼻子说:“玄叔,您说天符门会不会原来就在谷中,被陨石一下整没了?”

北冥玄一愣,这个猜测似乎也不无道理,情理上是说得通的,不然一个宗门的人就算是没落了也是门人四散,怎么会突然就没了踪迹呢?

海灵挽着爱人的手说:“我们可不就是来探个究竟的嘛,先到目的地,再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吧。”

北冥玄说:“贤妻言之有理,不聊了,我们走吧。”

沿着悬崖走了几公里,找到了王跃虎说的第一处标记,是一处断崖。这处断崖的一边是笔直陡峭的天符峰,一边就是深谷,断崖相隔有十多米,崖壁两侧原先架设的索道早已朽烂。当然,这点距离对北冥玄他们来说并无负担,十多米的距离尽可一跃而过。小烺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过去

一条山脉之中。

这条山脉与雀族生活的地方不同,却见层峦叠嶂的雪峰里,隐约可见一座座清脆的山峰夹杂其中,而这群山的脚下水脉纵横,仿佛老树的枝桠盘根错节,流淌向了远处,最终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条滚滚的大江。

这时在一个清脆山林的山顶上,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负手而立。

这男子身子细长,身高足有八尺,他头顶是一头青白长发,身上穿着一身红蓝相间的道袍。

他的长相还算俊秀,与人族几乎无异,不过那眼睛的一对如蛇一般的竖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堂有路你不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木系大陆

二月萧瑟

木系大陆

打卡摸鱼

木系大陆

风之旅人

木系大陆

慕枫

木系大陆

九紫

木系大陆

卿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