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魔宗副宗主?》。

"桃花瞪着眼睛瞧着他,像是样的雾,山谷还是同样的山谷

六日。

“夢璃,夢璃,你等等!”

幻夢仙宮駐扎的院落之內,談無欲焦急的呼喚,總算讓前面的曼妙身影停下了腳步:

“無欲公子。”夢璃面容隱藏在白紗之內,便是藏起了一切情緒:“夢璃已經說過多次了,我與慕容

初始时,化作硕大光团的巨兽精气,还会四处飘荡。

可须臾后,那一个个硕大光团,竟然彼此冲撞,溅射出蓬蓬细雨,雨滴抽离他的血肉精气,交融之后,渐生新奇蜕变。

琥珀状态,流光溢彩的......

”花满楼道:“这种经验你比我花,在当时就已被武林中大多数

叶风流用道袍将阿爽绑在自己的后背上继续前行。

  不一会就来到了小路尽头的山崖前,这才发现小路出现了一个分叉,只不过分叉的小路同样是下山方向的,“这绝对就是下山的路,所以这里应该是系统设置的八进四比斗场地了,怎么会没人?难道是……”

  叶风流一边暗自沉吟一边身子突然一晃大声道:

  “哎呀!不好,跑得太急,体力消耗太大了……看样子没有人,太好了我还是先靠着这个石头休息一会好了!”

  说着他便往山崖前一处斜卧的巨石趴了上去,露出已经力尽虚脱的样子。

  刚趴到巨石上他的屁股便猛的拱了起来,将背后的小姑娘顶起来好大一截,酥胸正好压在了他的脑袋上!

  叶风流尴尬的说了声:“意外!”

  他将身子离开巨石,让小女孩重新落回背上原先的位置。

  他没有管小女孩,而是将视线从左手按在巨石上的符箓挪到了小腹靠近巨石的位置,只见巨石那处地方诡异的出现了一只锋利的匕首,如果不是他刚才及时的向后撅起屁股,此刻已经中招了。

  “看样子我的演技不错啊,不过你也太蠢了,这种地方突兀的出现一块巨石是不是太奇怪了,其实你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要不是我想省点体力,就算不使用定身符箓,我也能分分钟灭了你。”

  叶风流拔出腰间宝剑一边继续碎碎念着“这个定身符只能使用在不动的目标上真是太鸡肋了,没想到带了张还能用上,真是意外之喜啊!”一边对巨石猛砍。

  片刻后巨石一闪,变成了一个浑身剑痕的亡灵族盗贼尸体。五秒后尸体不见,地上只留下一块黑色的晶石。

  叶风流捡起晶石后在崖壁前查看了片刻。

  “机关果然在这里啊,我真是太机智了。”

  他将那块刚得到的黑色晶石和自己拥有的蓝色神之晶石取出,逐一放在了崖壁上的两个凹槽里。

  凹槽里光芒一闪,接着山崖传来轰隆隆的响声,一个洞口出现在了崖壁上。

  “看样子这是在变相的限制时间吧!”叶风流回头看见了兽人和亡灵的混合部队已经追到了不远处,“OK,那就继续前进。”叶风流取回晶石冲进山洞,留下奇怪的对话声在山洞中回荡。

  “恩公,你在拿什么插我啊!好痛……”

  “……对不起呢,以前都是这么插的……”

  “那你还插?我的胸又被你插痛了……”

  “呃……那我还是插腰上吧……”

  ……

  不一会满头大汗的叶风流终于钻出了山洞,发现眼前是位于崖壁中段的一处平台,平台上除了他身后的山洞还有一条依崖而建的小路通往山下,而通往苍冥山最高峰的路却在深渊对面,诡异的是深渊上没有桥,只有两个桥墩孤零零立在平台这边。

  桥墩中间很碍眼的长了一棵枝杈很少的大树,树上趴着一只长了黑色条纹的豹子,闭着眼好像正在睡觉。

  “又来,真是符到用时方恨少啊,不过这豹子估计不会让我乖乖的把符拍在屁股上!话说过了山洞还真是有点累啊!”叶风流碎碎念着走向桥墩做查看状,路过大树时猛的跳起拔向后背的……

  真是习惯害死人,原本在那里的宝剑没有抓到,反而是抓到了背后小姑娘胸前。于是在小姑娘的尖叫声中,叶风流尴尬的宣布偷袭计划失败,只好在那大树身上猛踹一脚,改进攻为向后狼狈逃窜。

  “我就说要插在背上吧!”叶风流怪叫着躲过那只已经变成了豹人的铁爪攻击,还因为后跳意外的躲过了竟然是精灵树人的大棍挥击。

  “精灵和兽人联合打我?真是太调皮了!说好的半决赛单挑呢!这是赤裸裸的作弊啊!”叶风流继续怪叫着,手忙脚乱的再次躲过两个敌人的一次联合攻击,终于以左肩轻伤的代价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事实证明能够进入决赛的选手没有一个是软柿子,叶风流虽然拥有着异常惊人的战斗直觉,但装备上并没占到优势,甚至还比其他选手还稍差一筹。

  所以不想动用最后绝招的叶风流陷入了艰苦绝伦的苦战。

  几分钟后……

  “一打二还是有些勉强啊!”叶风流拄着石头桥墩,吐着舌头喘息着。他的脑袋上有个狰狞的青包,身前是纵横交错的割伤,献血沁透衣服将身前染得一片通红。

  他颤抖着手将宝剑插回腰间,将兽人与精灵掉落的神之晶石与自己先前的那两枚一起放进了石墩上的凹槽,石墩白光一闪,一座浮桥从无到有显现出来。

  “过了桥就是决赛场地了吧,按刚才的尿性,前面不会有四个敌人等着我呢吧……有点不妙的感觉呢!”叶风流给自己简单打了绑带止了血,又灌了一个大红瓶。

  “恩公,都怪我,都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你就不会受伤了!”小姑娘突然在他身后哽咽了起来,“你还是把我放下吧,我就在这里躲起来就好了。”

  听着山洞中再次传来的兽人嚎叫声,叶风流正色道:“说什么呢,阿爽姑娘,你怎么会是我的累赘,我这是让着敌人呢,否则以我的神功不增加点难度,岂不是在欺负他们!你这么说难道是在小瞧我吗?”

  叶风流说完却没听见背后有回应,回头看去却见小姑娘一脸坚定之色,眼中满是决绝。

  “阿爽你不会是想乘我过桥……”叶风流脸一苦,眼珠一转又道:“你别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哦,你说过以身相许的了,所以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不能自作主张哦。”

 

李元躲在洞穴中,小心望向那處祭壇。

祭壇約莫是個直徑四五米寬的八邊形,通體用灰白色的石頭建成。

八個角附近,整齊地擺放了八根如石筍般的柱子。

柱子上隱約有人臉的輪廓,中間‘脖頸’出,纏著用繩結扎起的項圈,在往下,好像是肚子的地方,有用血勾勒出奇異的符號——

符號給人一種強烈的心悸感,以至于一股寒意自李元尾椎涌起,頭皮不自覺地發麻。

他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慎間踢到了腳后跟的石子,發出輕微咯噠的響聲。

“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魔宗副宗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清蒸日华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独孤小杜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是十五吗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farfadet许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张明暗

毛小雨的爆笑生活

财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