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鬼角兽》。

陪同黑衣女子而來的,一眾如雷霄圣殿的修行者,聽她這么一說,臉上都是不懷好意。

陰風谷的深處,他們先前避讓開來,忌憚的正是那一縷縷冒逸的劇毒煙霧。

還有陰闃罡風。

一個個幽深地洞,不知通往何處,從中流逸的毒煙,匯入“查下去。其实如果我自己查下去,是可以将诺恩救回来的。”

秦羽姝向白若宏坐的方向靠去,她轻轻的用手指戳了戳,“大叔,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这只是选择的问题,她是不会怪你的。”

“不,我想选择前者。”

他伸出巨大的手掌,重重一拍南夫人居之,未尝变色,曰:“此

第七十章 沖突

詢問流程很簡單,李峰直接問他們會什么,就像廚娘,他只會做一些湯羹之類,不會燒菜。

那些識字的女奴也是參差不齊,有些人只讀過一兩本書,有些人卻從小讀書,甚至有兩個是商人之女,從小接觸生意。

李峰特地出了幾個簡單的商業問題,發現她們有不小的潛力,打算細心培養。

至于織布的那幾個人,李峰沒有考較她們,這需要實際操作,需要經驗,有時候一個博士生還不如一個經驗老道的師傅厲害。

所以這塊,李峰不打算考她們,打算直接帶他們去織布作坊直接上工。

對于女奴,李峰的要求其實不是很高,他本來招募女奴就是為了讓她們當服務員。

當服務員的要求很簡單,只要認識菜名,吃苦耐勞,手腳麻利,待人和善等等,這些就夠了,這些在后世只不過是最基本的要求。

最終李峰確定了奴隸的人數,男奴五十名,女奴也是五十名,也就是說,剛剛出列的女奴都要了。

其實這點人遠遠不夠,但是培養親信卻夠了,不夠的可以找長工,封建社會就是勞動力多。

一想到一百人一下子賣出去了,牙人特別開心,特別興奮,因為他的提成也將非常多。

他帶著諂媚的笑容道:“客官,一百人,一共一萬五千貫。”

“什么,你搶錢呢?”李峰吃驚的吼了出來。

牙人的臉色瞬間變得不善起來,沉聲道:“客官,可從來沒有人敢說我們聚義牙行搶錢,恐怕你是第一個。”

“好一個聚義牙行,我看你們是斂財牙行吧。一百個人就要一萬五千貫,平均一百五十貫一個人,你真當我是凱子啊。”李峰怒了回去。

牙人笑了,道:“敢情客官不知道我們牙行的價格就進來了。你可以到處去打聽,我們牙行的價格從開業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李峰看向李麗質和閻淑儀,問道:“他們的價格一向如此嗎?”

李麗質搖頭道:“不知道,我只是跟隨父親進來過,卻從來沒買過,所以根本不知道價格。”

“我也不知道,我們哪有錢買奴隸,或者說,哪輪得到我們來買。”閻淑儀道。

“好吧。”李峰像是泄了氣的氣球,再也漲不起來了,被兩個干弟弟給坑了,只能往坑里跳了。

“一萬五千貫,確實比外面的牙行貴十幾倍。能不能便宜點?”李峰變得客氣了。

牙人卻是得理不饒人,非常強勢的說道:“沒有講價的可能,要,我就將他們的賣身契給你們,不要,那么請回。

等你什么時候有錢了,那么就什么時候在來我們牙行,我還是會熱情招呼你。”

李峰微微皺眉,這話怎么自己那么不愛聽,剛想要開口,就被閻淑儀搶先了。

只見她拍案而起,怒道:“怎么說話的,你不就是仗著被后的主子嗎?我們背后也有人,你信不信,我們現在就離開,去你主子那里告你一狀。不,直接把你主子給告了。”

“哼,你當你是誰啊,不過是一介臭商人,信不信我一句話,讓你站著進來,躺著出去。”牙人不屑的說道,

“來啊,有種你試一試。”閻淑儀大聲怒道。

牙人的額頭青筋凸起,他的雙手握緊了拳頭。突然一拳往閻淑儀的面門打去。

李峰見勢不對,立刻將閻淑儀拉到了自己身后,然后伸手握住牙人的手。

閻淑儀被剛剛牙人的一拳給嚇傻了,一旁的李麗質也驚呼起來,這一拳打在閻淑儀身上,那還得了。

李峰則是對著牙人怒目而視,道:“說歸說,出手打人就是你的錯。”

“放手,你給我放手。”牙人漲紅著臉吼道,他才不管出手打人是不是自己的錯,現在最主要的是你這個該死的給我放手。

他一直用力的想掙脫李峰的禁錮,讓自己的手自由。然而不管他怎么使勁,就是無法動李峰分毫。

李峰沒有放手,而是再次說道:“如果你還想動手,后果自負。”

牙人放棄掙扎,怒極反笑道:“后果自負?哈哈……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知道,一個小小的牙人,記住,你只是牙人,就算你背后的靠山是太子,你也只是一個人牙人而已。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只是一介凡人,而我能來此,并且有人介紹,說明我也有后臺。

可能你以為除了當今陛下,太子這座靠山是最大的,可是我的靠山即使是最弱小的靠山,他也夠太子和一壺的。

最后太子尋找原因,是不是到处都是警卫士兵,士兵穿着两种衣服,一种是铁质的盔甲,一种是皮质的盔甲,铁质的盔甲为白银色,皮质的盔甲为土黄色,何所似解释说,这些穿着皮质盔甲的人,是他们从北方带来的亲卫,大约有五六百人,专门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而这些穿着银白色盔甲的人,乃是皇城的守卫,是专门由皇上调动的,此外,皇上还有一支御林军,穿着的是金色的盔甲。

北疆王遇刺乃是一件大事,京城的守卫调动自然正常,王府在士兵的保护之下,可谓是滴水不漏,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看见世子到了,侍卫让开了一条路,对与柳长歌等人也不敢多问,进了王府,穿过层层的守卫,一路来到了北疆王的房门外,这里倒是安静,只有几个禁卫军看护,房间里人影卓卓,似乎不少。

何所似来到门外,立即有人传达消息,喊道:“世子殿下回来了。”

屋内,则传来一声悠扬浑厚的声音,说道:“似儿,你进来吧。”说话的自然是北疆王何保国了,柳长歌听得出来,这何保国气沉浑然,嗓音洪亮,没有受伤的征兆。

何所似应了一声:“父亲,你老怎么样了,是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敢这么做,你老人家找到了线索了么?”说着,便往里面走。

柳长歌等人不便跟随,便在门外等候。

过了片刻,何宝国父子在里面说了一些话之后,何所似走了出来,叫道:“柳兄,雷前辈,你们进来吧,我父亲有请。”

到了屋内,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年长人,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下面站着几个披盔戴甲的将军模样的汉子,柳长歌知道,坐在上位的那个人就是何保国,只见他,剑眉怒目颇具威严,下巴上生着很长的胡须!

何所似介绍道:“柳兄,雷前辈,坐在当中的就是家父了,其余的人,便是我们从北方带来的亲信,在你们到来之前,他们正在商议调查刺客的事情。”

柳长歌以一个小辈,自然要上前行礼,说道:“见过王爷,我与何世子,乃是好友,听闻王爷遇刺,我等特来助王爷找寻刺客的。”

何保国上下打量着柳长歌,只见对方是个俊朗的少年,很是满意,点点头道:“听似儿说,你的武功很好,却没想到,你如此的年轻,一表人才,来呀,赐座。”

闻声,便有一个将军,搬来两张椅子。

柳长歌也不好意思坐下,便站在那里,说道:“王爷,不知道,你可调查清楚了,这些刺客是什么身份?”

何保国一挥手,一个将军将一柄黑色的匕首递给柳长歌,说道:“这些人很是凶狠,不留活口,我们原本抓到了几个,他们却都口含毒药,自尽而亡了,这里是他们的武器。”

雷宇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匕首有剧毒,说道:“对方果然凶狠,这匕首有毒,贤侄还是要小心。”

柳长歌接过匕首,看了一下,只看材质并不普通,却不是什么利器,上面也有名字,说道:“光凭匕首,看不出什么来,不止这些刺客的尸体,又在何处?”

将军道:“尸体已经给城防的人带走了。”

雷宇诧异道:“为何让他们带走了,为何不看看他们的相貌,究竟是蛮子,还是汉州的人?”

何保国哈哈笑道:“这位朋友,你为何猜测刺客,有可能是北方蛮子?”

雷宇道:“王爷奉旨镇守北方,治军严谨,北方军队,能征善战,这才把北蛮抵挡在长城以北,不叫他们越过长城,南下牧马,我看最为痛恨王爷的,应当是蛮子,那么这次王爷回京,蛮族派出刺客,岂不是在预料之中么?”

何保国道:“不错,这些人的身手武功很是奇怪,不是中土人,其中有几个蛮子,但是也有一些中原人士,只怕,想要我命的人,还有很多,不全在北方。”

何所似道:“父亲,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何人所为了?”

何保国摇摇头,说道:“还不清楚,似儿,你也不必问了,我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又没有大碍,何必闹得沸沸扬扬,到时候只怕没有人能下的来台,还要闹得满城风雨,皇上那边,政务繁忙,已经够焦头烂额了,咱们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该体恤体恤皇上,幸好我在这边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不日就将启程回到北方去了。”

何所似惊讶道:“爹爹走的如此匆忙,难道也不看看天下会武了么?”

何保国道:“武人打架,没什么好看,总之皇上以答应了我们,这次会武取的名词的,他会挑选出来一些留作己用,剩下的人,则会派到北方来,北蛮蠢蠢欲动,我更是不敢在这里多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鬼角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序号SBA

写书的老书虫

序号SBA

暗影熊

序号SBA

匣中藏剑

序号SBA

乐在当下

序号SBA

驾雾

序号SBA

寒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