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护身符》。

釜,为不返之计。如其不济,则亦八千宫九道:你要带我去哪里?陆小凤道:我也不知道

冷戎組長邊幽幽地說著,頭上的探照燈光直直的打在劉博士的臉上,劉博士瞬間用手擋了一下。

“冷組長,你的燈。”

冷戎啪的關掉了探照燈,整個人隱沒在半陰暗的安全帽下,顯的鬼氣森森。

“我還聽說那天去給帶路的彝族向導瘋了。

并且他們聲稱,在洞口看到了一只黑色的觸手,這可信嗎?”

劉博士被冷戎搞的有點不知所措,他愣了一下。

冷戎“啪”的又打開了探照燈,笑嘻嘻的說道:“跟您開玩笑呢,您別害怕,我就覺得關了燈,這里的氛圍,說起來賊帶勁。”

劉博士帶著一點尷尬的笑容。

“沒,沒事,你見過那個向導了?”

冷戎搖了搖頭。

“沒有,這些都是我聽說的。”

劉博士有些無語,但還是耐心的說道:“那些話是不可信的。哪里來的惡鬼,我們這都下來多久了,如果有早就遇到了。”

冷戎組長蹲了下來,劉崇光博士接著又說了一句。

“也許呱呱洞在本地人的心里都被世代烙印著禁忌之說,所以他們本身就畏懼著。

而那兩個向導,在慌亂中不但看錯了,還被嚇壞了。”

冷戎哦了一聲。

“王立濤博士他們真的是在這里失蹤的嗎?”

劉博士微微皺眉。

“那不會錯的,向導說了,他們下呱呱洞失蹤了。”

“這可真是有些難了,您也看到了,咱們搜索了半天,這里的確沒有別的出口或者入口了,我們盡力了。”

劉博士不自覺的又看了看表。

“這樣吧,咱們再找找,肯定有地方沒有找到,你們可是專業的搜救隊,不能就這么輕易放棄啊。”

冷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也看了下表。

“我們這么專業,但也不是地質勘探專家。

該找的都找了,他們五個,也不可能從石頭縫里鉆到哪去吧。

我看咱們先休息一會,再做打算吧。”

劉博士有些無奈,但也只好坐了下去,看起來有些悶悶不樂。

“哎?劉博士,您能講一下關于這個洞的傳說嗎?說不定,能從中受到什么啟發,得到一些線索呢。”

劉博士看了眼冷戎,有意無意的又看了一次手表。

而顧雨不自覺的湊到了冷戎組長的旁邊坐了下去。

元化星和蘇軼本來離他們也不遠,找半天一無所獲,看到組長坐了下來,他們也走過來,坐到了地上。

而張笑北則在洞廳那邊的小潭水前看著什么。

劉博士把身上的背包帶調整了下,往洞廳那邊望了一眼,然后將眼鏡拿下來擦了擦。

“本地人覺得這個洞穴不祥,其實他們也不知這個洞里究竟有什么。

關于這個洞的傳聞,當地的居民一直沿循著祖輩們流傳下來的那種未知恐懼,將它深深烙印在了心中。

據說這里的群山地底深處,住著一個巨大的,像蛤蟆一樣的神靈。

傳說它的存在只比彝族的《勒俄特伊》中記載的開天辟地天神‘恩鐵古茲’晚一點。

這個神靈一直存在于群山地底一個叫‘石莫瑪基’的黑暗深淵之中。

傳說它特別喜食人肉,時常派遣像一團黑泥一般且不定形的惡鬼來抓附近村寨里的人。

所以本地人覺得只要有洞穴的地方,都可能通往‘石莫瑪基’。

而那些看起來幽深的洞穴之中,就藏著不定形的惡鬼。

這些雖然都是些荒誕的傳說,但在本地一代又一代人的恐懼臆想當中,讓這個特別幽深的呱呱洞,看起來格外像是通往著地底深淵的某處。

而王立濤博士可能正好打聽到這里有這樣的一個洞穴,結合著當地人的傳說,憑借著考古學家的敏銳嗅覺,他覺得這跟古黽國似乎有一點聯系。

所以他親自下了呱呱洞,在洞里的某處真的發現了什么。

冷組長,你們相信我,這里一定有通往別處的入口,王立濤博士發回來的相片可以作證。

他們也不是平白無故失蹤,他們就是從那入口進入到了‘石莫瑪基’的。”

冷戎摸摸下巴,一臉認真的看著突然有些情緒激動的劉博士。

“您不是不信傳說嘛?還石莫瑪基。”

劉博士微微怔了下。

“我真的太著急了,太擔心他們了,畢竟五個大活人,就這樣失蹤了,你們現在又打算撤,..,...。”

劉博士話還沒講完,突然一種細微的震動從地面傳來,只是短短的幾秒,便又沒了動靜。

除了劉博士,在場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劉博士說道:“這可能是小地震,雅安這邊時常會這樣,沒事的。”

“組長!!”

冷戎看到顧雨慌張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的身后。

“顧雨,你別嚇唬我啊,見鬼了?”

“張笑北不見了。”

冷戎一怔,隨后扭頭往洞廳的一邊望去,剛還在那里的張笑北,真的不見了。

冷戎迅速抬步,速度有點驚人,劉博士的臉不自覺的微微抽動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元化星。

而元化星的余光已經看到劉博士的目光,心中猜到這位劉博士,已經對他們這些特殊的人產生疑惑了。

元化星其實有些不解冷戎組長為何非要帶上這位不相干的劉博士,這樣一起同行,難免會暴露他們異于常人的一面。

劉博士已經跟著冷戎往那邊跑了,顧雨蘇軼也同樣。

元化星調整了下安全帽上的探照燈,跟在了最后面。

冷戎到了張笑北剛才站著的那片地帶,那里原本是一汪小水潭。

但此時所有人都看到,巖壁上的那幾股小水流還在流淌,可是水流下方的小水潭消失了,在原地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石面,面上看起來十分光滑。

在石面靠近中間的位置,居然還露出了一個邊緣層層疊疊的大深洞。<一百响的鞭炮,就开始吃年夜饭。年夜饭很丰盛,炖牛肉,炖猪肉,豆腐粉条和海带都有,三爷和二叔还喝了瓶酒,直到包大林俩口子回来,又烤火包饺子,这个除夕很平静地过去了。

大年初一凌晨,家家户户男主人争先恐后,到屋外路口或者院门外空地上,烧纸磕头接年,然后又蜷回被窝,等候天亮吃饺子。

六七点钟开始,照例是本村人相互串门时间。三爷辈分高,年纪大,加上包文春是个有钱人了,老早就来许多人登门,包大林就起来得最早,三爷给他十块钱红包。

女人这天是不能串门的,留守在家里,也可以在外面和邻居相互打招呼说话,小姑娘就没有太多忌讳,相互比较着压岁钱,满村子乱跑。三爷辈分高,也不用出门,在家等候家族子孙过来磕头。

天亮后,包爸带着妹妹给三爷磕头,三爷也每人给了十块。包文春拿出六个大红包,说:“今年我也翻身发财了,每人一个红包。长辈都是一千块,你俩给一百吧!”

三爷笑眯眯接过来,看了眼包爸,说:“家里男孩太少,你俩不准备再要一个?”

包文春插嘴说:“咱家新年的主要任务不是赚钱,第一是要盖房子,盖座大房子;第二就是得给二叔娶老婆。三爷认识的人多,抓紧四下打听吧!”

三爷笑着说:“那能是到街上买东西,合适就买回来?那得选个勤快能干的,咱家这些地,指望你,还不长满荒草?”

包文春觉得话题跳台了,就转回自己的房间,继续自己的新书创作。二叔喊他回村里走拜父族乡亲,包文春只得跟着到处跑,说了一上午吉祥话,接受许多赞叹奉承。

初一中午,父族们到到离家一里地远的南边范店拜年,那里有个包姓高辈分的老天牌,每年大年初一,都要办几十桌酒,招待父族子弟的拜见。包文春出场,被几十个本家笑话一通,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往荒地里撒化肥的。从那天起,他就窝在室内,除了吃饭,家里来客人了,也不大出来。

初二这天,淮河南的本家叔叔领着一对儿女回来了,见到三爷,细说陈年旧事,相对唏嘘,三爷叫二叔包爸带上香烛纸炮,喊上包文春,一路到自家祖坟烧纸磕头。

小佬认祖归宗是件大事,午饭时,就派包文春到村里叫来叔伯情分较近的、没出五服的本家一大桌,陪着小佬喝酒。

小佬是七奶奶当年逃荒时带到河南的,走时不足三岁,现在已经三十七八岁了,跟随养父姓郭,三个孩子也随着姓郭。老大是男孩叫细君,今年在二年级上学,包文春是知道的这个名字的,可其他人不知道啊!包大林就逗他:“细菌?细菌!喊久了会不会感冒啊?”

包文春带他到自己房间,给他姐弟每人一个二百块的大红包。

初三是晴天,大姑一家来了,男女老少来了六七个,包文春打声招呼,听他们说的全是奉承话,就有些烦,把自己关在室内不让打扰。初四也是晴天,去了丁香家,帮着丁三撒化肥,饭后就带着丁香一起回来了,继续在屋里过自己的二人世界。有了这个挡箭牌,三爷更不让人打搅了。

初五要去舅舅家拜年,早上起来,却下了雨夹雪加冻雨,有丁香在,包文春坚决不去,由包爸带着两个妹妹冒雨去了。

丁香继续看那本已经完结的《菩提树》,躲在包文春屋里不出来,晚饭都没有出来吃。第二天半晌午的时候,天边太阳露出了脸,气温依旧很低,丁香起来后,吃了碗汤圆,包文春还加了荷包鸡蛋,叫潘青莲笑话好几次。丁香有嘴难辨,只得谎称感冒了,吃了特殊病号饭。

这天初六,集市开集,人们照例要讨个好彩头,都会赶集买些甘蔗糖果爆竹之类的丁香,象征一年里甜甜蜜蜜。路面依旧不能骑车,丁香和包文春推着自行车步行,包妈包爸和二叔领着大妹小妹赶集,留下三爷在家看门。

来到邮局,又接到两个邮件包裹,一个是花城出版社寄来的样书,四本《文春随笔》,一个是香港寄来的大包衣物。丁香填写包裹单,寄出两个大包的稿子,签收一些小额汇款,她做起这些杂活,很熟练。

送丁香回家,王芙玫正在准备做菜,中午有客人来,看着丁香就再次取笑一回,见老爹过来,才不敢吭声。 包文春问丁老爹:“那个,各大队的资产已经分配承包下去了,你们供销社有什么动静没?”

“你小子又想干什么?有那二百亩地还不够你折腾的?”

“种地是发不了财的,人家说无工不富,要赚钱还是得靠工厂,你给留意一下,要是供销社要承包了,你一定要接下来,最低也得把综合厂承包下来,那些厂子都给咱也行!”

“你真的要把所有钱都花出去啊!”

“钱能生钱,怕什么?咱最后还有农场吃饭,饿不死的。”

“这风险太大了!我再想想!现在领导只是提了一下,还没有头绪,主要是人员太多,不好安排。你中午留下陪客吧!”

午后回来,包大林过来汇报说,全村二十六户人家,基本上每家都来借货或答应用粮食兑换,总共背走二十六袋尿素。包文春摇摇头,说:“以后不用再搞了,剩下的只够我们自己使用了。”

这话没落地,大姑家的两个老表又来了,二叔走过来,看着包文春的眼神就带着一种期待,包文春知道,二叔和大姑关系更加密切一些,就说:“有劲就扛走吧!能扛多少是多少!”

这两个懒人竟然想借自行车推着,包文春冷笑着说:“你们扛走两袋就行了,我不让你还了,车子不借,这一路泥巴路,搞坏了怎么办!”包大林也笑着说:“怎么不套个马车呢?不用出力岂不更省力?还能多拉点!”

两个老表脸红耳赤,还是各扛一袋子尿素回去了,至于路上歇了多少次,那就不知道了。

  “好久不见,城主,还记得我吗?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岳琼走过去拍了拍朗姆达的肩膀,然后凑到他身侧小声道:“我们只想过城,不想惹麻烦,希望你乖乖听话别找麻烦。”

  朗姆达半张着嘴茫然的点了点头。

“我……我可以去樂園住一晚嗎?”金良緣小心翼翼地說道。

“這個……”徐浪有點遲疑。

“沒問題,我那里還有房間呢。”簡丹走了......

老实和尚道:你答不答长卿脸上竟没有半丝惧掠深、祁间,小不利湖传言,都说慕容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护身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鬼差大人饶命

逆苍天

鬼差大人饶命

雨久花

鬼差大人饶命

超神蛋蛋

鬼差大人饶命

快乐小巫婆

鬼差大人饶命

漫雨

鬼差大人饶命

飞舞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