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疮》。

梅吟雪伸手一抹眼泪,霍然站了起来,大声道:你不愿回答,我总有一种期待,让我们的人生精彩;总有一种期待,让我们的心

凄惨的哀嚎声传遍道源宗,传遍这星空。

  正殿内,众人目瞪口呆,望着一个祖境强者生生被焚化,而道源宗内,第六大陆祖境竟无一人敢出手,皆因为夏殇的一句话,谁敢阻止,焚了道源宗。

  古往今来,何人有这不了解紀尚元的真是水平,但是對于這個人還是有所耳聞的。

楊老更是知道,他的水平并沒有達到這個高度。

紀尚元小心翼翼的瞄了張成一眼,想起了他的警告,硬生生的把自己想要說的話給咽了回去。

咽了咽口水,看向楊老的一瞬間不知道......

江臣繼續溫和的笑著。

“看來你不太明白。那我就說的更直白一點好了。”周羽羊打了個響指。

那兩輛卡車上,立刻跑下來穿著統一制服的四個人。制服背后,印著天下二字。

四人身材相仿,皆是高高壯壯,行動神態也如同一個模子中刻出來的。無需周羽羊吩咐,他們快步跑到了周羽羊的身后,排成一行,站的筆直。

“江老板,你可能自信能夠保障自己的安全。但是,據我所知,你還有個兒子。他叫江天天,在梧桐市第一中學三年二班,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貼墻,左手邊就是教室門。他在學校似乎很有名。是不是?”

江臣依舊還是溫和的笑,似乎凝為了一座石雕,只有這一個表情。

“江老板,我很坦誠地告訴你,你沒有聽錯,也沒有想錯。我就是在威脅你。只要你敢搞事情,我就敢搞事情。調查局他們作為官方機構,礙于理法,有很多事不方便做。但我們周家,只是一介商人。有些事,我們做了也就是做了。你如果不信,可以試一試,看我們周家有沒有這樣的實力。”

周羽羊放完了狠話,微微一笑,露出孩童般純潔的一面。

“不過,夢之國的法律和政策,我們該遵守的還是會遵守。只要你們不搞事,那我們就會是和和睦睦的一家人。”

“初次登門,沒帶別的禮物。我看你們店里的生意似乎不太好。所以想著幫你們解決一下。”

“你們店里的所有書,今天我包圓了。剛才我在來的路上,已經跟梧桐市第一中學的校長溝通過了。這些書,我將它們全部捐贈了出去,以江天天的名義。”

說完,周羽羊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張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遞到了江臣面前。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青橙瞥了一眼,支票上的數字在小數點前面有八位。

這讓她不自主點了點頭。

看來老板說的沒錯,我是要離王蘇州遠點。這個人說話都沒個準。還說書店的生意一直不景氣。簡直是在騙鬼。我不過才來了不到半天。書店便已經進賬兩個一千萬。這要還是生意不景氣,那什么樣的營收才叫景氣?

周羽羊說完,揮了揮手,示意身后的自家員工開始搬書。

但江臣卻忽然伸手將那張支票往外推了推。

周羽羊眉頭一皺:“江老板這是何意?是不想賣我們周家這個情面?你們光明正大開店,難道還要挑客人賣書?如果真是這樣,我可得去相關部門好好反應一下。”

江臣笑著說道:“客人誤會了。非是我不想賣,而是你給的錢不夠。”

“不夠?”周羊羽氣極反笑,指著書店里的一排排書架:“就你們書店這么點地方,能放多少本書?一千萬還不夠?江老板莫非真的看我年紀小,好欺負不成?”

“客人誤會了。不是我非要訛詐你。”江臣手指最角落一處平日無人問津的老舊書架,“要買書店其他書架上的書,這些錢綽綽有余,但是要算上那個書架上的孤本古書,這就差了那么點意思。”

周羽羊不信邪,走了過去,大致掃了一眼。臉上難看的神色更難看了。

他雖然年紀小,但因為周氏夫婦有心栽培他,出席很多場合的時候都會帶上他,所以他自詡眼力還是有的。

前不久他才隨著父母還參加過一次慈善拍賣,上面就有與之類似的古書被拍賣,價格確實相當不菲。

如果江臣所言不虛,這些古書都是真的的話,那這些錢似乎確實不夠。

周羽羊很想掏出自己的支票本,再多寫一張甩在江臣臉上,找回一點面子。可再一想,自己要是真這么做了,那怕是才丟人丟到家了。

一個合格的商人,不僅要會賺錢。更要會在賠錢的時候,及時止損。

他心知自己今天上門找場子這件事已經搞砸了,再掙扎也只是徒惹人笑罷了。

他回過身,看見江臣那張沒有變化過的笑容,只覺得太陽穴氣得直突突,但又不愿墜了心氣,只好強撐著面子說道:“梧桐市一中不過都是些年輕的孩子,看不懂也用不著這類書籍。捐了也是浪費。這些書還是擺在江老板這樣的識貨之人手中,才不算是明珠暗投。”

江臣點了點頭。

能說出這番話,咽下這口氣,就足以說明這孩子腦子雖然不太夠用,但也不至于沒腦子,還算有救。

他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夠了。而且還多出了不少。客人請稍等片刻,我來找零。”

周羽羊搖搖頭:“江老板這是不愿意接受我們周家的好意?”

江臣也不再多說什么,伸手取過支票,隨意地放入面前的抽屜之中,并將抽屜關上。

周羽羊是一刻都不想在這家晦氣的書店多待,見自己的意思已經傳達到位,對著四個員工吩咐一句:“麻煩你們幾個了。

采舒看着这一幕,暗暗摇头,四方天平在星源液的问题上配合默契,之前那个人是寒仙宗的,这个人不知道是哪方的,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这就是四方天平。

  陆隐又抓住一个运送星源液的,虽然后来放了,但着实吓到不少人,连烟云宗宗主都被吓得出关了。

  他出关第一件事就是邀请陆隐烟云宗一叙。

  云阳得知消息,彻底松口气,只要宗主出面,以后这个龙七肯定不会再来云梯了。

  陆隐也乐的跟烟云宗宗主见面,好让别人......

布单衣,鹿皮冠,杖而绝不是张老实的手,却楚留香本来喜欢眼睛大的女孩子。发呆的时候,就是别人的机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总裁的替身兵王

乘风而上

总裁的替身兵王

风中的失落

总裁的替身兵王

松莲橙

总裁的替身兵王

九指大叔

总裁的替身兵王

王风

总裁的替身兵王

白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