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震聋》。

借著李先生的名,在和各大音樂唱片公式談好合作后 ,我就準備回申城了,這次出門又是十來天左右。

這次借老李家的名撈到了不少好處,等下次 ,哥哥就不是現在這窮酸樣了。

不得不說這香港的東西還真特么貴,想帶些禮物回去 ,各個都貴的要死。

前世很多人在香港或者澳門買進口奶粉、電子產品,俗稱帶貨。

這次我也感受了一把,沒錢怎么辦,還好有一張恒豐的信用卡,不然還真買不了東西。

不過這卡確實不錯 ,權限挺多,我狠狠的感受了一把刷卡快樂!

給宿舍兄弟們帶的MP3,雖然小,但這個時候很貴的,香港就相對便宜很多。給欣琳帶了一個手機 ,內地還沒有這種型號。

給寧紫馨帶了一個相機,上次她嫌我去澳門沒給她帶禮物。我那次可是逃命 ,哪有時間買東西 ,這次就給她買吧。

好歹她也是能救我命的人,還一直保護著欣琳。

阿祥一邊保護我,一邊帶我逛街買東西。最后我送了他一塊表 ,好幾萬呢。雖然有點心疼,但是這個人還是不錯的,咱也不能小氣!

臨走前,我把李可勤叫了過來。現在小李公司的股票已經快三十塊了,離最高峰差不了多少了。

“汪先生,您好。”

“李經理 ,你好呀!”

“汪先生,客氣了,您現在已經是億萬富翁了。”

自從股票漲了之后,這小子每次給我打電話都很客氣。

“放心,你的好處,我不會忘得。我很快要回內地了,這次叫你來是有些事想和你說下!”

“您請講!”

我把對小李公司股票的預期大概給他說了下,當然我不能肯定的告訴他可以漲到那么高,只是說預期。

現在市場普遍看好電訊盈科,股民熱情很高漲。

我這幾億的資金到時候對市場來說只是一朵小浪花,為了萬無一失,我要求李可勤按照他專業的眼光,在最短時間內拋掉所有股票。

李可勤很震驚,愣愣的不說話。

“你怎么了?”

“額,汪先生,為什么不保留一些盈科的股票?現在市場很看好的!”

“我要抽調資金用作他途,再說你懂得,適可而止,已經賺了這么多,何必在斤斤計較其他的多余小利?”

“好的,我記住了。我會按照您的要求在平穩市場的最短時間內拋掉所有盈科股票。”

“很好!到時候我會來香港親自感謝你!”

最后也送了他一塊表,算是心意吧,也不能讓他認為我小氣,現在已經賺了幾億港幣了,送他一點東西應該的。

“汪先生,您和李先生是不是很熟悉?”

“你指的是這支股票的李先生?”

“是的,怎么了?”

“那您有內幕消息?”

“呵呵,你可是專業人員,這種事情你相信嗎?”

“額,這個,有一些人問我,所以我就...”

“這么告訴你吧,我覺得它很有可能升到五十塊 ,但是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我笑著離開了和他吃飯的地方,這人不錯,就看他的心會不會貪了。

在利益的驅使下,天使也會變成惡魔!

真的會像他說的漲到五十塊嗎?現在已經三十塊了,我要不要買一些?

李可勤雖然每月有幾萬的收入,但是這對他來說,還是有些緊張!

香港寸土寸金,買個幾十平米,都被叫做豪宅,這可不是開玩笑 。

香港是按照英尺算價格的,那換算到平米,那可真的是寸土尺金!

他也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了,女朋友和他兩個人都在努力,計劃今年要買房結婚。

這機會就在眼前,要不要抓住?可勤不停的在問自己 ,連老汪走了,都沒注意。

“喂!可勤,怎么啦?”

“啊英,我想和你說個事!”

“什么事呀,我還忙著呢!”

“這個事很重要,如果成功,咱們今年就可以買房結婚了。”

“真的嗎?”

“真的,我有內幕消息!”

“又是你說的那個內幕消息 ,你每次都說,可哪次實現過。”

“這次不一樣的,這次是李先生的朋友告訴我的。”

“李先生?哪個李先生?”

“就是李超人的二公子呀!”

“就是你告訴我的,那個買了李先生公司幾億港幣股票的人?”

“是的,等你下班了,我和詳細談。”

“嗯,好的。”

李可勤越想越激動,覺得這個事情可以做,還有二十塊的空間,他可以的。

雖然他不能買股票 ,但是他的女朋友可以買呀。這樣他們就能很快買房結婚了!

第二天,我坐上了飛往申城的飛機,李先生還是可以的嘛。

這么快就為我辦好了可以做飛機的手續,我也覺得蠻好的。

兩個多小時,我就回到了申城

黛蓝儿向北行驶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最后到达了一个有一条弯弯小河的美丽小镇。

她以前曾路过这里。她和雷昂在第一天从机场出来就曾经过这里,后来在和柯尔顿尴尬地同车时又注意到了。她记得当时自己曾羡慕地凝视着窗外,那些在清晨的阳光下喝着咖啡看着报纸的人们。

小镇上有一个小小的沙滩和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街,小街两旁都是些小商店。

非常完美的小镇风情。

新计划的方案是,坐在咖啡店里,点些巧克力,然后,看着这个世界,从身边慢慢流逝。

她还迫切需要以一种数字方式过把瘾,在无线网络上冲浪互联网。

她的脑袋里太喧闹了,太浮躁了,她需要看一些名人八卦来安静下来,看看她的同学们晚餐都吃了什么,还有他们都去什么地方度暑假的。

她会去别样的地方,看看别样的人们,过着别样的生活,也许她会在小河滩上散散步,吃个冰淇淋。然后她就会感觉好一些的。

她伸手去拿手机,然后停了下来, 糟糕,又一次,她完全忘记了,从衣柜顶层的架子上去拿手机。

她想,没关系,迅速调整计划。

她开车找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一座可爱的小楼,上面摆放着明亮的绿松石色椅子,马赛克图案的桌子,窗户上有一块写着“网吧”的牌子。

她把车停在路边。

黛蓝儿走到柜台前,要了一杯加了巧克力的法式咖啡和一份本地特色的甜点。

女服务员接过了她点的单子和她的钱,然后给角落里一台满是灰尘的旧电脑通电。

黛蓝儿坐了下来,等着那台古老的电脑预热。

点的咖啡和甜点都送来了。此时,温暖的咖啡和片状糕点,正是她所需要的。

每喝一口温热的咖啡,每咬一口松脆的甜点,她身上的压力就从肩膀上滑落一些。

尽管在昆兰西亚的生活和工作,一直是梦想成真的日子,但是,她却想到了,在这么多的日子里,她没有休息过一天。她觉得没有必要,仿佛每天都在度假似的。

但是此时,她坐在咖啡店里,凝视着窗外一片全新的风景,到处都是忙碌着但自由自在的陌生人。她意识到,自己最近一直是被困着的。

她早就应该这么做了。不告诉斯嘉莱就离开庄园,让自己感到无比轻松自在,就好像她是用纸做的一样。

过去的这段日月非常紧张,黛蓝儿几乎忘记了她以前生活中的一切。这个庄园和它的主人,已经成为她现在的一切。

从来没有人,能让黛蓝儿感到像柯尔顿一家那样,无条件地接受到欢迎,尽管不过是一半而已。

那是怎么说的呢?你无法选择你自己的家庭。

好吧,也许这是真的。但如果一个月前,黛蓝儿被要求签署一份法律文件,切断她与养父母的所有关系,把她和柯尔顿一家绑在一起,她会接受的。

但是,那是那个时候。

现在呢?她还会接受吗?

黛蓝儿向后靠在椅子上。昨天晚上的窒息感,多少减轻了一些,她的精神压力得到了一些释放。

离开昆兰西亚,有点像旁观者清,更容易提出所有的问题,并加以审视。

具体来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雷昂会出现?那个秃头是谁?秘密的地下室和那里的箱子是怎么回事?还有那股难闻的气味,到底是什么?

实际上,在明亮的阳光下,在蓝色的小桌子中间,很多东西开始显得有些奇怪。

没有网络。坏了的电话。周末与柯尔顿在一起。这几天真是太令人惊讶了,有多少位家政助理和他们的老板一起裸泳呢?她和斯嘉莱的关系走得很近,黛蓝儿甚至认为她们之间,有一种理所当然的亲密关系。

但这些不奇怪吗?

柯尔顿是不是把她当作某种猎物?如果她想把这些解释给同学或朋友,可能听起来,真像是她已经加入了一个一夫多妻的邪教组织。

不过,最重要的问题是,斯嘉莱真的是在伪装柯萝琳有病吗?人们有时可能会这样做的。这样想,好像还是有点过于牵强。

她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从各种角度来看,这都没有任何意义。斯嘉莱是个好人。她永远不会伤害柯萝琳。她是她的母亲。再说一次,那并不总是它应该是的意思。

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眼前又出现了。日环食。半个小泡泡。绿色,蓝色,绿色,蓝色。

电脑发出哔哔声。操作系统准备好了。

”她慢慢接着道:“近百年来,黑衣人的武官,现在又杀了两个

“你们那怎么样?”白若宏等人搜寻过后都来到了之前汇合的地方,发觉只有任雯没有来。

贾章赫看着被黑夜笼罩的北港码头,却不见任雯的身影。

白若宏焦急的看了一眼手表,心里仔细计算着任雯进去的时间,“不对,任雯有危险,快去3号厂房!”

【3号厂房·冰库】

武炳辰将任雯扔在一旁,扯下了口罩,随后从旁边的冰柜上拿起了一根冰镐。

“喂——”武炳辰蹲下身子抓起了任雯的头发,“你们为什么盯着我不放?还有,谁给你的勇气一个人跟过来啊?”

见任雯还是处在昏迷状态,没有丝毫回应,不耐烦的武炳辰举起冰镐就要砸下去。

“铛——铛——铛——”就在武炳辰准备痛下杀手时,冰库的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像是利器敲击的声音。

武炳辰见状,将任雯重新放回到地上,拿起冰镐疑惑的朝里走去。里面的冰冷之气愈发浓重,武炳辰穿梭在其中,身体也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

“是谁?”武炳辰猫下身子,以防被人看见,“是谁进来了?”

他慢慢的走上一个铁网制成的平台,只有脚下‘刺啦’的声音与他的问话产生了呼应。

“喂,如果进来的话,就好好的藏起来吧,不要被我发现哦——”武炳辰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之前那个杀戮的状态,胡乱的摇起了手里的冰镐。

在武炳辰往前寻找时,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随后空气里一阵破风的声音迅速回想,武炳辰的腿被割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该死!”武炳辰被偷袭后下意识的拿起冰镐朝着站起来的黑影挥去,黑影向左一侧身轻松的避开了武炳辰的攻击,紧接着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脸上。

“呸——”武炳辰吐掉嘴里的血水,这是他作案那么多年第一次受到过如此的待遇,以往都是那些受害者被自己虐杀。

黑影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慢慢的朝着武炳辰走去,手里拿着一把长短刚好的斧头。

武炳辰眼神一紧,忍着腿上的剧痛拿起手里的冰镐就向黑影砍去,“刚刚就是你给我发的信息吧?”

黑影仿佛预知了他的动作,右手轻轻一个横挡便拦下了武炳辰,“等着成为一个死人吧。”

听了黑影的话后,武炳辰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他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嘲讽。

就在武炳辰的思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期时,黑影顺势用脚踢到了他之前的伤口上,武炳辰痛的一声惨叫随即跪了下来,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迟缓了许多。

黑影回头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任雯,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拿起斧子朝着武炳辰的头砍去。

【3号厂房】

“宏哥,这里好像有过打斗的痕迹。”姜欣橙拿着手电晃了晃地上。

白若宏看着从货架上倒下来的各种物品,示意他们将手电全部关闭。他蹲下身子,打开自己的手电朝着货物倒下的反方向照去,地上渐渐的显露出一条淡淡的痕迹。

“这是?”

白若宏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子,

聽阿堯這么一說,我更加感興趣起來。她講到,有關尸玉古鐲當年的往事其實“就是個負心漢的故事”,這“負心漢”三個字可謂是“醍醐灌頂”。

試問姒瑋瑜重返禹陵所謂何來?不就是替她娘姒月如討還公道來了嘛,可這個姒月如當年被逐出禹陵這件事諱莫如深,背后的隱情至今已鮮有人知。偏偏這個時候,阿堯爆出這里一個“緋聞”,令人不得不浮想聯翩,若是這姒月如當年與故事中的“負心漢”只見確有“八卦”,那這件事情可就遠比現在有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震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夜中枕睡

白沙塘

夜中枕睡

宁落叶

夜中枕睡

漫步长安

夜中枕睡

君安安

夜中枕睡

烟淼

夜中枕睡

南苑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