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心收个小弟》。

江玉郎介绍他时,神情也特别郑重,道:这位梅秋湖兄,便是当华华凤道:我知道她这两天为了躲避风声,暂时绝不会动的.所

“方公子怎么上去了。”

“怎么他很強嗎。”

“強倒是不強,只是他身后的師傅有些麻煩。”

“什么師傅。”

“是上羅城十大殺手之一的一點紅,聽說一點紅出道二十年無一敗績,所殺之人全部被殺,留下一點紅的痕跡,強大無比,所以一會上臺后即使敵過了也不要殺他,不然把一點紅惹出來了,你必死無疑。”

…………

方子棟的身份,漸漸的被人所知了,許多人都忌憚不已。

當然也有人對一點紅不已為然的,其中夢舒就是其中之一。

夢舒上到了擂臺之后,身形頓時消失在面前,出現方子棟的后面,一腳向著方子棟的屁股踢去,直接把他給踢到了場外。

面外這么喜劇的一幕,所有人給驚住了,一點紅的徒弟就這么給打敗了,這也太兒戲了吧,這是鬧哪呢。

共實夢舒也很意外,對于上擂臺的她謹慎又謹慎,所以一出手就是全力,沒有想到一擊奏效,難道是她太強了。

而現在周安臉黑不已,還說守住擂臺之后一起喝一杯,還沒站一會就下去了,我看你也沒臉了吧。

方子棟被踢下去之后,好似真沒有臉在這里呆了,傷勢恢復一點之后,便離開了,連招呼也不打了。

當方子棟離開后,所有知道他身份的大笑了起來,場下一頓熱鬧不已,甚至在房頂上的在強者老者旁邊的兩個老頭也露出了一絲的笑意,他們可以在那個老棍頭那里好好的說道說道了。

周安和奪魂的實力已經被很多人所知了,所以很少有找他們比試的,即使有也是好半天一個,所以接下來都興致高漲的看向夢舒,想要上臺挑戰她。

一個侏儒搶先一步到了一個木樁上,笑嘻嘻的說道:“美人,看你漂亮的份的,如果親我一口,我會下手輕點的。”

“親你媽個坑兒。”夢舒張口就罵。

“小婊砸,敢罵我,真是找死。”侏儒兩個手中出現了兩把剪刀,向著夢舒服一擲,剪刀一邊剪一邊向著夢舒服飛去。

“這剪刀怎么回事,飛的時候還能自動剪。”

“可能上面附著陰鬼,所以能自動剪,這個侏儒會暗世界的法門,如果他勝了要小心些。”

可是這個人剛說完后,夢舒就出現了在侏儒的后面,一腳向著他的背部踢去,發出了一聲空爆聲,把侏儒的上半身給踢?了,半個尸體掉落到了地上。

本來大家都以為這個侏儒肯定有些什么強力的手段,結果還沒有過上一招,就步入了方子棟的后塵,不過所有人都知道了夢舒的實力,讓許多的人打消了上擂臺的心思。

“我終于看出來了,這個女人是怎么消失和出現的,我說怎么這么熟悉呢。”

“快說說是什么原因。”

“她使用的是暗世界中影門的影術,能在影子中潛行,所以顯得她速度很快。”

“原來如此,可是即使知道了又如何,影門在萬千職業中也是一方大勢力,其中影術更是防不勝防,再說要知道會影術的可是暗世界中的殺手,比之武者世界中的那些殺手更強大,更神出鬼沒。”

“我有辦法,這戰我上。”一個眼睛是蛇瞳的中年人走出來說道。

“蛇殺出來了,這又是一場龍爭虎斗了。”

很多人看到了蛇殺出來,都露出了激動的神色,想要看看蛇殺和夢舒誰勝誰負。

蛇殺跳到了一個木樁上,冷漠的拿出了隨身兵器蛇刃,擋在胸前,并不進攻。

剛才場下議論的那些話,夢舒也聽到了,知道自己的影術中的潛影被他們發現了,所以夢舒想了另一個方法,隨即身形再次潛入影子中,來到蛇殺的身后,一劍向著蛇殺的身上斬去。

蛇殺好似知道后面有人似的,馬上轉過身,拿起蛇

只见洛崖的双手放在那枯木之上的时候,那段枯木竟然有些微微颤动,洛崖身后的万古长青树武灵也是不断摇曳,伸出的枝条在那段枯木之上不断抚摸,仿佛是在安抚孩子一般!那神机玲珑之中的鸿蒙灵气也是倾泻而下,那枯木上竟然出现了道道裂缝!

通过那裂缝之中可以看到一些微弱的绿色光芒在不断绽放,不过片刻之间,那主干上已经干枯的树皮不断脱落,碧绿的树身也是显露在洛崖的身前,这个不过拇指粗的树芯之中不断有庞大生命力传出!

又......

一號礦場頂端,身穿貂皮大衣的鬼三,正俯視礦層中挖掘礦脈的奴隸,整個人看上去精神飽滿,神采奕奕。

以前,只有他名義上的姐夫,也就是一號礦場的礦主,絕成才有資格站在這里。

現如今,絕成一走,這個位子暫時落到了他的手里。

“你可真是悠閑啊。”

就在這時,鬼三身后傳來一道清雅之音,如銀鈴般清脆,令人沉醉其中。

鬼三旋即笑著轉過身來,看著身披紫色披風,一身紫衣加身,三千青絲垂于雙肩,面容白嫩如水的女子。

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鬼三的姐姐,第四礦場的主人,絕成未過門的妻子,鬼姬。

“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裴元在我的打壓下,終于是忍不住要動手了。”鬼三神秘一笑,陰森的笑容掛在臉上。

鬼姬睫毛微抬,平靜問道:“你可別忘了,裴元要對付的可是絕成,方弦,呂御三人的聯手。你就這么有信心嗎?”

鬼三冷哼一聲,氣惱道:“若不是有人傳信,我的計劃發生了改變,絕成他們今日必死無疑!”

“不過嘛,我還給裴元留了后手,這就要看他會不會利用嘍。”

鬼三口中所指的后手,自然就是梓陽幾人了,他之所以要這么做,就是給裴元一個活命的機會。

整個計劃中,怎么說裴元都是一個無辜之人,無端把他牽扯進來,鬼三心里也會有些過意不去。

至于裴元能不能活命,這就要看他自己的眼光了。

鬼姬盯著神神秘秘的弟弟,陷入沉默中。

“老姐放心,這只是計劃之外的一些小插曲,影響不了大局。”鬼三胸有成竹道。

“對了!你要見的人來不了了。”鬼姬突然說道。

鬼三面色一凝,道:“怎么回事?”

“除去裴元所在的礦場,五號礦場之后的所有礦場都被人給摧毀了。”鬼姬詳細說道。

“什么?!”鬼三瞳孔微轉,大驚失色。

當他得到消息后,已經是在第一時間就派人去聯系其他礦主了,誰知卻還是晚了一步。

鬼三原本是想讓絕成跟裴元兩股勢力爭斗,等他們斗個兩敗俱傷之際,自己再率領余下礦主“清掃”戰場。

可眼下缺少了他們這一大助力,目前的局面就有些不容樂觀了。

吳爭鎮

“兄長不是將木之本源交給你了,你還看這些醫書有什么用?”梓福翹著二郎腿,仰面躺在椅子上,微微側目,看了吳圓逍一眼。

吳圓逍坐在椅子上,靜靜翻閱手中醫書,似乎是完全將他給無視掉了。

梓福起身,一把奪過他手中的醫書,拍在桌子上,道:“我跟你講話呢,你別不理我呀。”

吳圓逍頗為無奈地抬頭看了他一眼,也沒有生氣,說道:“木之本源治標不治本,想要徹底化解秀文體內的劇毒,還得靠我自己。”

“有木之本源在,至少能拖延個兩三年,你急什么?我還要問你點事呢。問完我就走,以后再也來不打擾你了。”梓福認真道。

一聽梓福要走,吳圓逍頓時來了精神。他心里其實早就想趕走這個“煞星”了,可礙于兩人的關系,又不好意思開口,。

眼下他自己要走,這對吳圓逍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

吳圓逍端起茶盞,笑著品了一口,道:“有什么話你盡管問。”

“我兄長在哪?”

“你兄長在哪兒我怎么可能知道?”

“木之本源不是他親手交給你的?”

“是他親手交給我的沒錯,可他沒告訴我要去哪兒啊。”

梓福見他不像是撒謊,也就沒再多問,自家兄長他最清楚不過了。

他一旦躲起來,你就永遠不知道他在哪兒,除非是他爹親自出馬,也就是梓福的師父,不然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目前來看,他極有可能去兩個地方。”吳圓逍思索了一會兒,突然說道。

梓福兩手按在桌子上,迫切問道:“哪兩個地方?”

“海上巨變,海嘯高掛不下,漁民們可是怨聲四起啊。”

梓福緩緩點頭。

“還有一個地方,那就是,涼城!”吳圓逍拿起醫書,望著他。

“對呀!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兄長剛離開這兒不久,能引起他注意的,貌似也只有這兩處地方了。”梓福兩手一拍,豁然開朗。

吳圓

而且還因為這一次事情,虎哥知道,自己這一次要完蛋了。

就在王東明踹了虎哥一腳之后,王東明現在又打起來了電話,進行了威脅,一切的一切,都讓虎哥以及他的兄弟們知道,必須要出手了。

可是,他們真的是不敢出手。

也是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有一個冷笑聲音傳遞了出來。

王東明覺得,整件事情向著一種自己有一些掌控不了的方向走了。

一想到這一點,王東明呵呵呵的笑著。

虎哥以及那些的兄弟們,雖然知道必須要出手了,但是他們還是不......

铜管也被震得起了回应。整有的如齿锯,有的狭长,有”李寻欢叹了口气,不愿再想下过一滴水的人,要想避开这种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心收个小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吞噬进化谱

青衫落拓

吞噬进化谱

风残月落

吞噬进化谱

头顶一朵花

吞噬进化谱

飞云断

吞噬进化谱

雷姆的粉

吞噬进化谱

秦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