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批修士杀到!》。

远方,蛮疆,干尸不断的攻击已经持续了十五天,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而陆隐也处于十五天的无意识状态,十五天的时间,他一直盯着那根玉指。

  终于,在第十六天的时候,像是领悟了什么,右手指无意识抬

随后看向桌子上的那颗养魂珠,开口道:“此珠至邪至恶,我们中能驾驭的人不多,既然拍卖了一百亿灵石,咱们就当做八十亿灵石,其中老六老十八首功,各占二十七亿,老二十窃取有功,独占十六亿,老四配置王血丹,又负责疗伤,独占五......

木道人道:前些时我见过陆小凤县。寻以破贼功,进广州同知,

第二天,一道遁光向著紫氣宗山門疾馳而來。

卻見遁光之中包裹著一個衣著破爛,神色萎靡的男子卻是鄭天龍。

鄭天龍此時極為狼狽,早就沒有離開紫氣宗時的意氣風發。

他與季遼分開逃跑后,被七八個納氣十層以上的黃家長老追殺,饒是他法寶繁多,功法強橫,也招架不住那么多人的追殺,一路且戰且逃,無數次在鬼門關盤旋,終于在這一日逃了回來。

看到紫氣宗的山門近在眼前,鄭天龍仰天長嚎。

“啊....”

這聲音極其凄厲,將這么久抑郁在胸中的悶氣全部發泄了出去。

而后,鄭天龍一刻不停的進入紫氣宗山門,向著伏仙峰飛掠了過去。

轉眼間七天的時間悄然而過,季遼盤坐在小屋之中,手里捧著僅剩的一節附錄玉竹,他目光現出一抹不舍,但轉瞬間便換成了堅定之色,緊接著,他手中五色火焰騰起,剎那便將附錄玉竹包裹了進去。

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季遼臉色蒼白的看著手中的道符,燦爛一笑,“還好這些天加緊修煉,才沒讓我修為跌落到納氣七層。”

在腰間儲物袋一拍,一枚丹藥便飛了出來落于他的手中。

直接把丹藥吞了進去,季遼便緩緩閉上雙眼調息了起來。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季遼睜開眼睛,起身走出木樓,踢了一腳正睡午覺的鼻涕狼。

鼻涕狼抬起迷迷糊糊的大腦袋,打了個哈欠道,“老大干什么呀?”

“和我出去一趟。”季遼飛身落在鼻涕狼的背上說道。

“去哪呀?”鼻涕狼問道。

“赤霞峰!”

又是兩個時辰后,一人一狼的身影在赤霞峰的一個個山頭上飛掠而過。

衍水峰水脈眾多,叢林茂密,水木靈氣極為充沛,而赤霞峰卻與衍水峰完全相反。

只見赤霞峰山峰林立,大多呈現赤紅之色,其上生長的都是較為低矮但枝椏恒生的樹木,這些樹木的枝干上葉子少有青綠之色,多為赤紅之色與橙黃色,從高空向下望去,各種顏色搭配在一起如畫卷一般。

地面之上幾乎看不到一點黃土,滿是金燦燦的黃沙,在陽光照耀之下,映射著金色的光芒,使之整個赤霞峰仿佛被一層淡淡的金光籠罩,看上去別有一番美感。

赤霞峰火土靈力充沛,飛遁了這么久,季遼只見過區區幾條水脈而已,與衍水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又飛遁了一刻鐘的時間,季遼的視線里開始出現弟子生活的跡象。

赤霞峰弟子的房屋與衍水峰弟子木質的房屋截然相反,而是一個個由巨石打造的石屋,這些石屋無一例外巨大無比,一座座宮殿般的屹立在金沙之中。

季遼越往赤霞峰中心飛掠,地面上的居所便越來越多,而這地面的沙粒于山體的顏色也開始發生變化,不在是單一的顏色,而是出現紅、黃、白藍相間的顏色,仿佛雨后彩霞印在山峰與地面一般,絢爛奪目美不勝收。

沒過多久,季遼便看到一座直插云霄的赤紅山峰聳立于天際,離得這么遠,季遼便能感到那山峰散發出得巍峨的霸氣。

“那里應該就是赤霞峰的主峰,赤霞峰了,我們去那里問問。”季遼對鼻涕狼說了一句。

“好嘞。”鼻涕狼應了一聲,翅膀猛一揮動,向著季遼所指的方向飛了過去。

到了這處山峰的附近,季遼向下一看,果然不出季遼所料,這里就是赤霞峰的核心區域,這里人頭密集,周圍諸多宗門執事堂圍繞著赤霞峰而立。

“我們下去問問。”季遼指著一處廣場說了一聲。

鼻涕狼一點頭,隨之飛身落了下去。

鼻涕狼落于廣場上,瞬間惹起了一震騷亂。

“我靠,這么大的狼,什么情況。”

“我怎么看它有點像狐貍呢。”

“誒誒誒,誰家的靈獸沒拴好,自己跑出來了。”

“這狼怎么還有翅膀呢,這是什么品種,不會是狼和鳥的后代吧。”

“我看應該是狼和鷹的后代,要不然這么大的狼,鳥怎么受得了。”

“我草你大爺。”鼻涕狼一張大嘴,對著那個說自己是狼和鷹結合之人大罵道。

“我去,還會說話。”那人被鼻涕狼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一跳。

“哈哈哈,眾位師兄莫要見怪,我這靈獸外表是嚇人了些,不過性情很溫順的。”這時季遼黑乎乎的飯團,里面摻雜著干菜、肉沬、面粉等,就這么一團東西,引不起他一點食欲。

雖然還很熱乎,但已經是硬幫幫的了,每人一碗熱水這樣就著吃。雖然他自己吃不下,但其他士兵卻吃得津津有味,這樣的飯糊糊像似山珍海味一般。

那十個大玩意兒更加受不了,從并州城出發前,他們餐餐都有肉。然而到了這里時,不但肉沒有了,連他們喜歡吃的大白米飯都沒有了。

趁著眾人休息的時候,他們悄悄的溜出了軍營,成功的躲過了崗哨,向著營外的山上而去。他們這是要到野外去覓食了,憑著他們那靈敏的鼻子,他們肯定會滿載而歸。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他們除了扛回來兩頭鹿外,還扛回來三個青年男人,三個奄奄一息的突厥男人。

楊義馬上派人上報給了李靖。

李靖很快來了,當看到這三個突厥人的慘狀,他也起了惻隱之心。并沒有怪罪楊義的意思,就這樣默默的看著那三個突厥人,狼吞虎咽的吃著,楊義和巨人不吃飯團。

這些突厥人吃飽后,也不用別人問,便開始敘述自己的來歷。

原來,他們是頡利可汗牙帳附近的牧民。由于連年遭災,又沒有吃的,他們帶著家人,跟隨其他人悄悄溜出了頡利控制的范圍。

由于他們有親人在軍隊里,所以并沒有人追殺過來。他們便一路往東南走,見什么就吃什么,即使這樣,還有很多人在路上餓死了。

他們出發時有三千多人,到了唐朝邊境時,只剩下不到百人了。于是,他們悄悄摸入唐境,再一路往南,到了這個山坳時,死得僅剩他們三個人了。

李靖非常同情這些人,但他們已經發現了大軍的行蹤。殺了又不忍,便只能帶著他們出征了。

幸好的是,楊義救了這些人的命,他們非常愿意留下來,加入楊義的隊伍。他們沒有別的意思,只為能吃一口飽飯。

李靖想都沒想便答應了,并不是他太相信人,而是他的軍中也是有不少突厥騎兵的。這是收編那些逃難過來的突厥百姓,和投降的突厥兵。

他們在頡利可汗荒淫無度的蹂躪下,已經起不了維護突厥王庭的心了。哪邊對他們好,給他們飽飯吃,他們就幫那一邊。

出征在外,沒什么年味可言,除了見面問一聲“過年好”多,幾乎沒什么活動。而新年就是在這種氛圍下,無聊的過了。

大軍從馬邑北上,第三天就到了突厥境內。一路上人骨遍地,散落在通往定襄的山路兩邊,死狀凄慘無比。

看著一個個,一堆堆,或躺著,或趴著,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尸體,連殺人如麻的老兵,都默默的抹著眼淚。

并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沒到傷心處。雖然這些人并不是大唐的百姓,但人心都是肉長的,又有幾人能做到鐵石心腸?

他們并不喜歡殺人,更不愿意被殺。但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他們又能怎樣?

為了生存下去,為了子孫后代有一個定安定的生活,他們只能拼了命的去殺敵立功。為了大唐的百姓不被外族侵擾,他們就只能讓侵犯他們的人去死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弱肉強食,這是叢林法則。你不殺他,他就要殺你,就看誰比誰的心更狠,適者生存嘛。

這些尸體都是餓死的牧民,死在路邊被野狼吃了。由于死的人太多了,野狼都吃不過來,也吃得不干凈,才有這樣的慘狀出現在眾人面前。

由于現在是寒冬,尸體腐壞較慢,只能等待打勝仗之后,再來處理這些人的后事了。

如今他們還要急行軍,他們要在天黑之前,趕到惡陽嶺東十里的一處山坳里過夜,好為天亮時,進攻惡陽嶺做準備。

然而,到達惡陽嶺東十里處,這樣的慘狀,并沒有因為接近定襄城而消失。

楊義看到這些慘狀,不由想起了杜甫的詩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批修士杀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甜柠檬日记

公子瑀

甜柠檬日记

发飙的吉普车

甜柠檬日记

星殒落

甜柠檬日记

伪轩

甜柠檬日记

背后有神助C

甜柠檬日记

小乔且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