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婴聚》。

段玉一眼就看出他们都是练家不得其所欲,人子人臣不得其

玉簡里銘刻著密密麻麻的陣文,粗略一看,至少也有兩百之多,在每一個陣文之后,都詳細的記載著這些陣文的注解。

陣文的注解,陸長空參悟的不一定都對,不過也并非有錯,畢竟這陣文就像大道,玄之又玄,看在每個人的眼里,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敏体质的问题。”

“什么?”这次换兰美君愣住了,“你说你能解决我的过敏体质?真的假的?”

因为过敏,兰美君一年有半年时间都宅在屋子里,别提有多闷了,若是能解决,那她做梦都会笑醒。

暗影中有人沉声叱道:谁?刀光道:所以我死了,你也不能活著

安定城南城门,木春身背行囊,牵着马站在一旁。看着熙熙攘攘进出城门的百姓,感受着这繁华景象中的一抹祥和。

  

  母亲用心准备了三日,给父亲和哥哥带了不少吃的和穿的,看的木春都有些嫉妒了。他也与辰浩说了要出去一段时间,辰浩并没多说什么,只是要他不要懈怠,勤加修炼。

  

  这时两匹骏马由远及近,在距离木春不到三尺的位置上堪堪停住。骏马站定带起一阵烟尘,呛得木春好一阵咳嗽。

  

  木春白眼一翻,怒骂道:“你们两个混蛋成心的吧。”

  

  夏敬忠哈哈一笑,说道:“我跟臭鱼本来约好了时间地点,结果这家伙屎尿太多,耽误了一会儿,这不才着急赶来嘛。”

  

  另一匹马上的鱼琦也是哈哈大笑,跳下马来说道:“小春,你别听他瞎说,明明是他没说清楚时间。”

  

  木春无奈,这两个活宝真是不能消停片刻,不过说归说笑归笑。两人听说木春今日出发要去望州,特地相约来给木春送行,这也确实让木春感动了一下。

  

  “小春,还记得这匹马吗?”鱼琦撇着嘴,指了指他身后的黑马。

  

  木春仔细观看,那马通体乌黑,身高体壮,不正是那匹“冲撞”了圣女的追风吗?

  

  “这是追风吧。”

  

  “嘿嘿,正是。说起来,还真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这马我也休想从城防营要回来啊。”

  

  木春摇了摇头:“别那么客气了,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鱼琦大嘴一撇,豪爽地说道:“没错,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既然这样,我把它送给你了。”

  

  木春一愣,急忙说道:“不行,这可不行,我不能要。”

  

  鱼琦疑惑地看着木春,说道:“哎,你小子怎么说话跟放屁一样,刚才还说拿我当兄弟呢。”

  

  夏敬忠接话道:“哎,小春你就别客气了,我这也有东西给你。你要不收他的,我还怎么送啊。”一边说着,一边从马上取下一柄短剑。

  

  “此剑名为芒刺,是我爹从......反正你就收着吧。”

  

  木春双手接过,听夏敬忠欲言又止就知道,肯定是他爹不知从哪强取豪夺来的。不过,这也说明此剑必定不是凡品。

  

  木春拔剑出鞘,此剑长约一尺,比寻常的匕首稍长一些。但令人惊奇的是,此剑的剑身是十字型的,也就是说有四条剑刃,四道血槽。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把十字尖锥。

  

  夏敬忠补充说道:“这剑从形状你也看出特别适合突刺,但它的四条剑刃却也锋利无比,而且剑身是用上好材料打造,硬度韧度都是寻常武器没法比的。”

  

  木春内心感动,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夏敬忠紧接着又递了一块牌子给木春,说道:“这是我爹的私人名牌,你拿着。在赤水境内,凡是州城府县,大小官员,还没有人敢不给我爹面子的。”<屏幕上清楚地看到这个保险箱里从上到下满满当当塞满了人民币和美金,连一点空隙都没有。

孙东亮看到了此情此景大声叫道:“哦,吓死我了。”

坐在紧邻一个电脑桌前的田思雨赶紧对他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嘘... ...”

今天午饭后秦志刚感到身体有点不舒服,在办公室里和办公室主任邱卓栋通了个电话,不一会邱卓栋带着一位医生来到秦志刚的办公室。

“秦总,今天正好职工医院的医生在我们公司本部大楼巡诊,我让他为你看看。”邱卓栋打开秦志刚的办公室门,看见秦志刚坐在沙发上说道。

“嗯,可以,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秦志刚有气无力地说道。

医生拿着药箱进来,拿出体温计为秦志刚量了下体温,医生皱起眉头说道:“秦总,你好像发烧了,现在体温是38.5度,要不我们送你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医生说道。

“不用了,可能是昨晚洗澡有点着凉了。”秦志刚咳嗽了几下说道。

“秦总,那我现在送你回家休息几天,如果明天还不退烧我来接你去医院。”邱卓栋说道。

“那也好,我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应该会好的。”秦志刚自己知道难受就同意了邱卓栋的建议。

秦志刚回到家喝了一杯水就上楼睡了,在床上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昨天会上王汉荣提出反对离职审计的问题。

女佣梁彩琴跑上跑下的一会儿给秦志刚送水,摸摸秦志刚的额头温度很高,又去拿毛巾包裹着冰袋放到秦志刚的额头降温,半小时后又来换冰袋,并给秦志刚吃了几片感冒降温的药。

秦志刚的老婆还在一楼客厅里一张桌子上与3为牌友打麻将,不时发出吵闹声。

“好好的上班的人怎么突然回家睡觉了,还说是什么发烧了,我看大概是昨天晚上在书房里玩电脑玩累了吧。”秦志刚的老婆袁艳丽边打麻将说道。

“老头子还玩电脑游戏啊,人家都是小青年玩的。”牌友讥笑道。

袁艳丽看见女佣拿着毛巾和茶杯下来,说道:“阿姨,你不要跑上跑下的,被你跑得我头都要晕了,刚才牌本来要赢的,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牌运都给你冲掉了,老秦让他安心睡一会就好了,你就在厨房里忙吧。”

女佣梁彩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面无表情的拿着东西去了厨房间。

“你家阿姨脾气蛮好的,被你说了也不顶嘴。”牌友说道。

袁艳丽得意地说道:“废话少说,你出牌啦。”

秦晓峰上身穿了件花衬衣,下面一条宽松裤,脚下一双尖头皮鞋,头发油光光,一摇一摆从楼上下来,说道:“妈我出去一下,你们晚饭就不要等我了,我在外面和几个做生意的朋友一起吃饭,晚上在去歌舞厅玩玩。”

“儿子,你晚上早点回家,你爸已经在家了,看到你不回家吃饭话又要多了。”

秦晓峰头也不回,开门出去,路边停了一辆法拉利的跑车,秦晓峰打开车门,加大油门几声刺耳的马达轰鸣声在门外响起,忽的一下开了出去。

“噢,你家儿子派头倒是蛮大的,穿了像个‘小开’开的车这么高级,你的福气真好。”牌友对袁艳丽恭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婴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仙小白闯现世

失忆的紫

修仙小白闯现世

若是花开伴叶

修仙小白闯现世

徐三甲

修仙小白闯现世

安瑾萱

修仙小白闯现世

缘封

修仙小白闯现世

不信天上掉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