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怪物”》。

鹰眼老七的回答却更令人泄气道道:但在那天之前,你并没有见

王泱見她還想用老婆威脅自己,懶得廢話,直接問心術招呼。這女人心靈異常堅定,不是散仙級的道法,說不定搞不定她。

問清了甄幽若的所在,又把天女組織針對自己的陰謀搞清楚了。

原來天女組織在鍔國的計劃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敗,雖然順水推舟嫁禍給了法宗,把百宗的注意力吸引到法宗頭上了,但是失敗就是失敗。

而造成這一切的關鍵,就是“曲憑”!

這次鍔國縱橫宗和名宗聯合鍔國境內的幾個宗門,全力出手,幾乎把天女組織在鍔國的超凡界的力量連根拔起。

鍔國王室和領主們也空前團結起來,把天女組織多年苦心經營的世俗棋子一掃而空。

如果只是這樣,損失還不至于讓天女傷筋動骨。真正重大的打擊是“曲憑”公開了天女的情報和大量鐵證,包括已知她們的運作模式。

導致各大諸侯國的大領主們徹底醒悟,全力清繳身邊的天女暗子,寧可錯殺,也不放過一絲可疑之人。

尤其是靈國,武宗烈斬大宗師暴怒,一掌拍死了自己的私生女。武宗的俠客全體出動,聯合靈國五大伯爵領主在靈國境內審查全部稍有姿色的十二歲到五十歲女子,不論什么身份,稍有可疑,立即關押審問。

只要有一點實證,立即擊殺。這個政策簡單粗暴,卻非常有效,北地女子,身材高挑,體態豐滿,別有風情,麗人也不少。

但是皮膚白皙,身材嬌小的鳳毛麟角,很容易就能被找到,一旦來歷經不起查證,或者某一段時間曾經行蹤成謎,一抓一個準。

基本上把天女的人全部逼了出來,順藤摸瓜之下,天女在靈國數十年經營大都曝光了。在宗女之亂中,失去親人的靈國人怒火難消,群起而攻之,這些產業和勢力幾乎全部被毀滅,許多無辜之人也慘遭屠戮。

其他各國的宗門和領主手段沒有這么粗暴,效果也差不了多少。就連國王改信南梵教的璋國,南梵教沒什么反應,可是大部分領主還是全力出手打擊天女組織,沒人愿意被妖女控制,尤其是被能以幻術迷惑心智,修改記憶的妖女控制。

對于一個靠信仰凝聚的超凡組織而言,外圍勢力十分重要。外圍組織的破滅加上威望受損,雙重打擊之下,低級信徒信仰動搖,直接撼動了天女的根基。

所以,天女組織的六大幻主決定,收拾“曲憑”,要么收入麾下,要么殺了祭旗,威懾那些領主們,還能凝聚組織的人心。為此,付出一些代價也可以接受。

這出乎王泱的預料。他和晶苧還以為天女組織會收縮勢力,藏回暗處修養生息幾年,避開這股席卷夏帝國的反天女風暴呢!

澤州作為“曲憑”的老巢,被經營的滴水不漏,澤龍軍士氣高昂,訓練勤勉,戰力比之曲證在位時,強了不止一籌。

加上曲四下轄的澤州安全局和曲五領導的諜報局在澤州的監察網,直接去澤州搞事,風險極大,天人以下的人去了,一旦陷入低階超凡戰士組成的誼為長沙王傅三年,有鵩飛入誼舍。鵩似鸮,不祥鳥也。誼即以謫居長沙,長沙卑濕,誼自傷悼,以為壽不得長,乃為賦以自廣也。其辭曰:單閼之歲兮⑴,四月孟夏,庚子日斜兮,鵩集予舍。止于坐隅兮,貌甚閑暇。異物來萃兮,私怪其故。發書占之兮,讖言其度⑵,曰:“野鳥入室兮,主人將去。”請問于鵩兮:“予去何之?吉乎告我,兇言其災。淹速之度兮⑶,語予其期。”鵩乃嘆息,舉首奮翼;口不能言,請對以臆:“萬物變化兮,固無休息。斡流而遷兮⑷,或推而還。形氣轉續兮,變化而蟺。沕穆無窮兮⑸,胡可勝言!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伏;憂喜聚門兮,吉兇同域。彼吳強大兮,夫差以敗;越棲會稽兮,勾踐霸世。斯游遂成兮,卒被五刑;傅說胥靡兮,乃相武丁。夫禍之與福兮,何異糾纆⑹;命不可說兮,孰知其極!水激則旱兮,矢激則遠;萬物回薄兮,振蕩相轉。云蒸雨降兮,糾錯相紛;大鈞播物兮,坱圠無垠。天不可與慮兮,道不可與謀;遲速有命兮,焉識其時!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合散消息兮⑺,安有常則?千變萬化兮,未始有極!忽然為人兮,何足控摶;化為異物兮⑻,又何足患!小智自私兮,賤彼貴我;達人大觀兮,物無不可。貪夫殉財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權兮⑼,品庶每生。怵迫之徒兮⑽,或趨西東;大人不曲兮,意變齊同。愚士系俗兮,僒若囚拘;至人遺物兮⑾,獨與道俱。眾人惑惑兮,好惡積億;真人恬漠兮⑿,獨與道息。釋智遺形兮,超然自喪;寥廓忽荒兮,與道翱翔。乘流則逝兮,得坻則止;縱軀委命兮,不私與己。其生兮若浮,其死兮若休;澹乎若深淵之靜,泛乎若不系之舟。不以生故自寶兮,養空而浮;德人無累兮,知命不憂。細故蒂芥,何足以疑!“

甚至,一些很细微的小事,世上竟有这种视死如归的人

在吃完飯后各自回老嫗替他們準備好的屋子,楊子衿獨自住一間,江塵則和章朗祖兩人一起住在一間。

矮小土地跟著那個名叫張瀟玉的中年男人走到一間密閉房間,小土地沒好氣的指著比自己高的張瀟玉破口大罵:“張瀟玉啊!張瀟玉,如今是顧忌面子的時候嗎?等雞鳴山那個王老鬼和那個跟你稱兄道弟的陳州麟找來看你怎么死,連庇護此方天地的淮娘也要被你牽連,到時候淮娘被徹底從此方天地被連根拔起,他不僅要死,此方天地山河的萬千生靈恐怕也要遭殃,你知道嗎?”

張瀟玉看著這個指著自己鼻尖大罵的土地,不怒反笑道:“許老,君子不牽連以罪于人,淮娘跟我說了,這幾個小家伙,她都很喜歡,她不怕死,就不要禍害了那幾個小家伙。”

這個被稱為許老的矮小土地又是一陣火大,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模樣:“張瀟玉圣人還說過君子不立危墻之下之下呢!你憑什么為這片天地去承受啊!再說你這種井底之蛙哪里知道外界真正的山上仙人的厲害,動輒翻江倒海,催城撼山,他們能幫到你,你知道嗎?”

張瀟玉看著這個急得跳腳的土地依舊笑道:“許老,幾個及冠不到的小家伙能有多厲害,不要到時候白白害死了人家,我嗎!已經是枯朽老人也活夠了,明天就讓他們離去吧!不然晚了就來不及了。

張瀟玉最后說了一句:“許老到時候也趕快離去。”后他便顧自離開了。

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真讀書人。

土地原地呆滯不語,他要是不是第一眼就看出章朗祖的不簡單,要不是為了把章朗祖引到這里,自己躲開就是,哪里會拼著損失百年修為,被章朗祖拉一頭的屎尿,還要賭著章朗祖不是那種好不講理的山上仙人,不然當場自己就會死在哪里啊!

可是如今這個固執的張瀟玉,卻要眼看著救命稻草遠去,也不愿去抓住,才有一面之緣的人不就是稻草嗎?不愿將之一起拉人沼澤,這值得嗎?

這個矮小土地,不由得發火道:“想死就去死啊!老子走就走,你們死了關老子屁事,大不了到時候,這方山河墜落成沙,待不了老子走了就是。”

嘴里說著要走,可是腳下卻仍是半點沒動,說道最后矮小老人,自言自語說了一聲:“真是倔脾氣,沒一個省心的。”便就此入土為安,猶人倒頭大睡。

這一夜江塵和章朗祖睡在一間房內,章朗祖左右睡不著覺,江塵反倒覺得今天是自己出小鎮以來感受到了難得的心安的一天,所以他躺下便要睡。

只是在模模糊糊中聽到章朗祖在一旁又開始嘰嘰喳喳:“唉!江塵你小子真是有錢人啊!我就說嘛!向你這樣白衣飄飄的江湖兒女,怎么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泥腿子,我記得那時你說你來自東冥鎮,那時我還以為只是同名而已,但是如今看來你真是來自東冥鎮啊!只是聽說如今那些從那里出來的天才子弟都已經回去奪取機緣了,你怎么不回去啊?是不是你不把那些機緣放在眼里啊?”

見沒人回答,章朗祖立刻推了推江塵:

方子安心中暗暗嘆息,趙構什么都明白,只是他不肯面對罷了。這反而是件好事,趙構既然這么在乎顏面,那么事情便有進展下去的可能。方子安最怕的是趙構是個毫無底線廉恥之人,他若什么都不顧,反倒難有回旋余地。

“皇上,你要這么說話,臣等可就真的要當亂臣賊子了。皇上不要逼我們。”湯思退在旁冷冷說道。

趙構看著湯思退冷笑,這個平日里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恭恭敬敬的湯思退,終于露出了他的嘴臉。趙構也不是沒見過大場面的人,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怪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护国神帅

蒸汽蛋

护国神帅

大白佑雨

护国神帅

柿子会上树

护国神帅

飘零幻

护国神帅

铁手追命

护国神帅

千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