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问题》。

她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也说不将薛冰架走了?但是他们在隔壁

“到底是誰贏了比賽啊?我進了六個球,連一口水都不給我喝,這也太針對我了!”

站在冰場上的霍英,球棍都要掰斷了,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為什么宋菲菲要對李歸海這么好。

一連三天,霍英小隊對抗李歸海小隊,都是勝利。雖然監督著李歸海小隊做了三天的蜥蜴爬行懲罰很爽,但宋菲菲的柔聲細語從來沒有對霍英展示過。

“老大,你說,菲菲她是不是喜歡同情弱者啊?是不是我們每次都打贏了李歸海那個小子,菲菲才去安慰她的?”趙光狐疑道。

聽到趙光的分析,霍英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回答道:“你說的有道理啊,李歸海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啊?你不說,我還沒發現,別真的被他給得逞了。”

說到這里,霍英面色一邊,正色道:“不行,明天咱們故意輸一場,讓菲菲好好跟我培養一下感情。”

第二天,霍英小隊在隊長霍英精湛的“演技”下,以一球之差輸掉了對抗賽。

輸了球,隊伍的其他人都不是很開心,但唯獨霍英一臉激動,期待的看向了宋菲菲。

然而……

宋菲菲手里拿著水,走到了李歸海身邊。

“李歸海,太棒了,這么多天,你終于贏了一次,我早說了,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怎么樣,沒錯吧。”

雖然剛剛打完一場對抗賽很是疲憊,但李歸海還是有些靦腆地說道:“還好了,我感覺今天霍英同學的狀態不是很好,我們僥幸贏了下來。”

宋菲菲一聽這話,眉頭微皺,嘟起嘴巴,不服氣地說道:“哪有,只要防住了霍英,其他人不足為懼,你們今天做到了,霍英又不是不可戰勝的。”

“真的嗎?真是謝謝你這幾天為我們小隊加油了,你也有功勞的!”

……

看到李歸海等人跟宋菲菲聊得開心,霍英“啪”的一聲直接把價值不菲的冰球棍掰成了兩半。

“趙光!你給我滾過來。”

霍英吼了半天,才發現趙光的人影早就不見了,想來他是早早發現了異樣,溜之大吉了。

“這個狗頭軍師!氣死我了。”

霍英握著斷成兩截的球棍,慢慢走到場邊,卻聽到身在李歸海小隊張天天的問話:“老大,你球棍怎么斷了?”

霍英狠狠瞪了張天天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樣比較方便打人。”

說完,霍英便滿身煞氣地去找趙光去了,只留下一臉懵的張天天,呆在原地。

休息了一會后,王翼點評了眾人對抗賽中的表現和不足,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和意見,訓練歸訓練,在實戰中,冷靜的頭腦往往比技術更加重要。

“菲菲,你等我一下。”

訓練結束后,看著就要離開的宋菲菲,霍英趁著大伙離開,三兩步上前,擋在了宋菲菲面前。

宋菲菲一臉迷惑地看著霍英,瞪著大眼睛問道:“有事嗎?”

看著宋菲菲的臉蛋,霍英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他面頰微紅,整理了一下球衣,半開玩笑地說道:“其實我今天是故意輸給李歸海的。”

宋菲菲看到霍英這幅模樣,撲哧一笑,惹得霍英都有些癡了。

“行啦,我看出來了,歸海他們雖然進步很快,但跟你的差距還是有一些的。”

聽到宋菲菲夸獎自己,霍英渾身趕到一陣舒爽,差點就要飄上天了,聽到宋菲菲的輕咳聲,他才回過神來,試探性地問道:“那……那你怎么老是給李歸海那小子加油,怎么都不給我……不對,不給我們隊伍加加油?”

看到霍英這幅緊張的模樣,宋菲菲笑了出來聲,霍英面色一僵,反問道:“我這個問題有問題嗎?”

宋菲菲笑了好一會,才喘息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呢,你不知道,李歸海他每天都要訓練道晚上才回宿舍睡覺,因為他的冰球護具是預支工資買來的,所以他周末的時候還要出去兼職,他是真的很喜歡冰球,也肯努力,還有天賦,是王教練讓我經常鼓勵鼓勵他,促進他進步。”

聽到是王翼的要求,霍英這才松了一口氣,他趕緊打著哈哈說道:“原來是這樣,哈哈,早說嗎?早說我也去鼓勵他了,對了,王教練有沒有讓你鼓勵一下我啊,我也需要進步。”

宋菲菲四處看了看,沒發現王翼的蹤跡,才有些神秘地說道:“你想知道啊?”

霍英立馬點頭,宋菲菲微微

每一片大陸,都有幾個一般人去不了,不敢去,卻又賊牛逼的地方。

對于墮靈星域來說,獸族的英魂谷就算一個,里面沉睡的獸族先魂一個比一個兇殘,讓人望而卻步。

而在所有墮靈武者的心中,這世上還有三個地方比獸族英魂谷更加兇險,就算超神境界的強者也不敢輕易涉及的禁地,其中,【死靈火淵】就是其中這三處之中最兇名卓著的存在。

死靈火淵是一整片山谷的統稱,它位于獸族王城東北萬里之外的群山之中,幅員千里,終年燃......

“鼓院传达而已,何与于事。”有了,这没有声音实在比什麽声

“咚”地一声,在甫皇右侧的树,突然断成了两半!

李连桓心下一咯噔,眼看着另一半的树木,就要砸在甫皇的身上,他立马轰出了巨訇掌,才打下了这块树木,甫皇的脚步一顿,他方才走神了,才没有注意到这树木。

“甫皇,洽卒后,便舍为寺。因断腥膻,终身蔬食。别营小室,朝夕从僧徒礼诵。武帝每月三致净馔,恩礼甚笃。性不好交游,唯与朱异、刘之遴、张绾同志友密。及卧疾,门可罗雀,唯三人每岁时恒鸣驺枉道以相存问,置酒极欢而去。太清二年卒,临终托张、刘勒子孙薄葬之礼。时朝廷多事,遂无赠谥。有集二十卷行于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北上初中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墨染清安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夜雨风寒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郭朝阳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安瑾萱

我在游戏里面当坏人

落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