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篮球场风波》。

继之者,自山云外,皆不能及。十二年九月这人为什么要对他们下这种毒手?他死也想不通

这是他走的最远的一次路了,带上了他全部的家当,一个降落伞,一个打火石,一根剥了皮的树枝,几颗捡到的野兽牙齿。

他的目标是找个树洞,最好是山洞那样比较保暖,至于自己建造房屋那么浪费能量的事情他是不愿去做的。

秦輝又怎么可能不明白這黃浦江所說的那一番話,是為何意呢?他點明了他和谷秋兩個人之間的關系甚至說明了,不和秦輝相認,完全是因為保......

时值七月初秋,风儿薄凉,在浩瀚无垠的璀璨星海中,也不知是谁坐在那一轮孤月小舟上摆渡南天,划得慢极了。

  美丽夜色为怪石嶙峋的死亡峡谷披上一件轻薄纱衣,在纱衣掩盖下,就连仍有余温的尸体,也不在显得那么阴森恐怖,似乎任何东西经过装扮,都可以获取别样的美感。

  一团不具备特定形态的灵体包裹着一朵灰黑色火焰从谷口飞了出来,凌空悬浮。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那名身穿破旧铠甲,手持古朴战刀,双眸隐隐有蓝光闪烁,吞吐之间,不断有大量阴气涌入本体的鬼族统领。

  他感知到谷外依旧存在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并未建立起意识层面交流,魂力震颤,中年男子般磁性声音响起,用的却是苍穹界语言,“道友这般作为,淼焱宗派兵前来,对我鬼族不利。”

  灵力波动发出声响,声音清脆悦耳,又不失洒脱,“在当今的世道,消除邪恶的不是正义,而是利益,你大可放心,虽然探查队死在了这里,可他们绝不会率先引火烧身的,与我回焚心殿,六欲邪煞大阵可是你疗伤的极佳场所。”

  作为昔日苍穹界的敌人,鬼族统领最不想与苍穹界的生灵同行,可现在却别无选择,唯有等到死亡峡谷封印全部破裂,才有与焚心殿淼焱宗等各方势力周旋的能力。至于曾经的承诺,信赖相互利用的敌人无疑是致命的。

  在灵体气机锁定下,鬼族统领腾空而起,一灵一鬼化作两抹流光疾驰远去。

  焚心殿六欲邪煞大阵紧靠断魂原野,大阵内白骨腐尸重重叠叠不计其数,空气中弥漫着腐毒瘴气。

  数百年来惨绝人寰的献祭,不知为焚心殿造就出多少邪道天骄。

  手握内门客卿长老令牌,穿过层层禁制,将鬼族统领安顿于此,他飞回了第三浮岛,第三长老院,在缀弘大殿见到了内门三长老仄华。

  大殿内空空旷旷,身处其中顿生一股渺小之感,周围粗大梁柱古香古色,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深海大妖气吞山河志,向上望去,恍若直达天际,穹顶之上闪闪发亮,对应周天星辰。

  灵体飘到了一旁深海大妖突出的鳞片上,看起来倒像是一处雅座,余音绕梁,却始逃不出灵力感知之外,“他已经安顿好了,死亡峡谷的封印正在逐步崩坏。”

  大殿内除了那团灵体,就只有仄华一人。他须发皆白,眸子犹如苍鹰般锐利,站在二层梯台上身杆笔直,一身气势含而不发,不怒自威,身着紫色长老袍,焚心二字斜贯而下,龙飞凤舞妙绣犹活。

  传音道:“据我所知,淼焱宗的外门五长老去了死亡峡谷。”

  灵体对此事不是很在意,顺嘴答音般的回了一句,“已经处理掉了。”

  仄华近乎微不可察的轻轻颔首,虽然境界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但却从举手投足间显露出了地位上的差距,又问道:“封印还能支撑多久?”

  “最多两天,说实话,就算他能上位,我也并不认为一颗外门长老的棋子能有多大价值。”

  “你是还有其他的打算?”

  灵体没有回答,而是从鳞片上飘了起来,“这团阴火的能量正在不断流失,我需要借助宣若山上的三级灵脉化形。”

  仄华迟疑了一下,很显然这样的提议出乎了他的意料,

  “现在正值特殊时期,不久鬼族就会与淼焱宗开战,我们也会有大动作,内部还有大长老的势力蠢蠢欲动,你化形后必然实力大损,到时候这些事情由谁去处理?”

  “我的实力与计划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会按照计划进行。”

  灵体飞起想要离去。

  仄华不想失去一个得力伙伴,又道: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化形?甚至不惜舍弃地满境的灵修修为。”

  “当初苍穹主宰将希望赋予了整个苍穹界,只有人类得天独厚。”

  “你是说天人五境?但你不要忘了,苍穹主宰是以仙道登临的主宰之位,在我看来,每一条路,都可以直达彼岸,而且那等登峰造极的修为,根本就是你我所望尘莫及的,你现在舍弃的,将来可不一定还拿的回来。”

  “我只是想走我要走的路。”

  灵体飘出大殿,径直飞向宣若山。

  三级灵脉焚心殿不止一处,死亡峡谷的事焚心殿高层心知肚明,正因为如此,仄华会劝阻,但很难毅然决然的拒绝,灵体虽然并未得到去宣若山的许可,也不会去别的地方。

  仄华望着大殿外,神情不悦,衣袖鼓动间,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缓步走向主位。

  一道黑影闪了进来,单膝跪地道:“影卫团副团长秋影安拜见长老,不知长老唤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仄华头也不回道:

  “带两名地影卫十名玄影卫前往死亡峡谷静观其变,无须与同门汇合,不要与任何势力起任何冲突。”

  “是。”

  秋影安闪身离去。

  宣若山并不大,青松落色,碧草盈盈,有飞鸟小虫,偶尔可见几只红狸嬉闹,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山上有泉,亦可见小溪潺潺,味美根草之甘甜。

  我只是一名内门“客卿”长老,手下的直属势力也只有一个血煞盟,加入这里还不足三个月,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功劳与实力不对等,又来历不明,那么还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他或许不会这么想?可他们这些人都不可信,化形是早晚的事,不如在没有功劳前变弱,接受掌控,融入他们,做一枚前途光明的棋子。

  当然如果太过刻意,意味着廉价,将来或许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至于什么阴火能量流失,只是随便找的借口。

  灵力波动扩散出去,山顶五名青年修士陆续睁开双眸,修行被人打断,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带着怒意,然而当看到触发后灵光璀璨的内门客卿长老令牌后,又都掩饰的掩饰,忍耐的忍耐,起身行礼,看起来恭敬的异口同声道:“长老。”

  五名青年三男两女,能在这山上修行,身后皆是有些背景,苏瑾瑜与苏韵儿来自三阳城的第一家族苏家,一个是仄华的亲传弟子,一个是内门七长老柳辰手下的炼丹学徒,金无忧是金源商会会长金百川最为疼爱的孙子之一,费尽心思才成为执法部内门六长老叶希文的记名弟子,刘欣悦则简单的多,就是仄华的曾外孙女,资质超群,又有仄华的悉心教导,其,不知道您那邊是不是也很順利,您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帶給我?”年輕男子一副期待的模樣。

“順利,非常的順利!現在的實驗就只是差最后一步了,只要投資到位,立即就可以大功告成!接下來,你就可以等著數錢了!這可是一個全新的藍海市場,而且還是一個數千億規模的超大市場!這些錢你可以占去大半,你想一想,只需要不到一年的時間,你就可以成為世界首富!這是何等美妙與風光的一件事情,而現在,你只需要投資區區的一千萬,就可以!你真的是賺大了!”老者大聲的說道。

“沒錯,沒錯!”年輕男子不斷點著頭,一臉高興的樣子,仿佛自己現在就是世界首富。

“別只是說沒錯,錢呢!我告訴你,我這個項目可是很緊俏的,有的是人盯著呢,你要是沒錢,那么我就去就聯系別人!”老者敬告說道。

“誰說我沒錢,我有的是錢,這個項目是我的,誰敢跟我搶,我饒不了他!絕對不會放過他!”年輕男子立即一副被人踩到尾巴的樣子。

“我管你那么多,我再給你三天時間!而且在這段時間內,我會聯系其他的投資者,到時候,還能剩下多少股份,就看你的運氣了!”老者很是強勢的說道。

“不行,不行,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你怎么可以這樣子!我又不是沒有錢!你不能這樣子的!”年輕男子說道。

“有錢就快點拿出來,你知不知道我的這個項目,可是整個世界,還有這個星球的未來,其重要程度,是劃時代的!這是一場愅命,一場偉大的科技愅命!你現在耽誤的時間,不是你自己的時間,而是全世界,全人類的時間,你知道嗎?你對這個事情負的起責任嗎?這個項目晚實現一天,那都是全世界的損失!全世界的損失啊!數以萬億計的損失!”老者大聲的說道。

“這個……你剛才不是說產業規模只是數千億?”年輕男子有些被嚇到了。

數以萬億計的損壞,自己怎么擔負的起,而且別說是自己,就算是自己的老豆也是擔負不起的。

根本沒有人能夠擔負的起。

真沒有想到,損失竟然是如此的巨大。

“直接與間接,你不明白嗎?這點常識都不懂,產業規模是直接產生的,但是一個產業會影響到其他的產業,繼而產生間接的關系!算了,與你說這個,你也是不懂的!總之,快點拿錢,項目試驗是絕對不能停的!”老者催促說道。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我馬上拿錢,只不過,這邊有點小問題,我給你的帳上打上一百萬,然后,剩下來的九百萬……”年輕男子說道。

“一百萬,也可以用上幾天!你快點吧!現在就打款過來!我的賬號你知道的,不要耽擱時間!”老者立即說道。

“好的,好的,馬上,我馬上!”年輕男子開口說道,接下來,他快速的忙活了起來,手忙腳亂的給對方打款。

也就是幾分鐘。

對方一百萬到賬。

頓時間,對方消停了。

年輕男子長出一口氣,放下手機。

暫時算是應對過去了,但是,還有九百萬該怎么辦?

他絕對不能錯過成為世界首富的最好機會。

年輕男子開始努力思考起來,然后,他突然之間看到了掛在一旁的一套衣服。

嗯,他頓時間有了主意。

這個時候,他真的是太佩服自己了,竟然在這樣子的關鍵時刻,很輕松就想到了這么好的一個辦法!

真的是太好了。

年輕男子立即行動起來。

與此同時,唐善終于踏上了上學的道路。

說起來,這個事情對唐善而言,簡直就是多余的事情。

相比之下,這樣子的機會,他更想讓本躰來承受。

哦,突然之間想起來,唐善還有一個本躰呢!

只不過,這個時候,唐善的本躰還排不上用場,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正處于類似于冬眠的狀態。

另外,唐善這具分身與本躰也沒有什么區別!

全部都是同一個思維進行控製。

因此,現在也沒有什么必要去關注本躰的狀況,等待本躰的狀況漸漸恢復過來,本躰自然而然就可以正常行動了。

而且還可以加入到唐善現在進行的相關研究當中。

天空之中,降落下來一架直升機。

這架直升機并非是莊園準備的,而是魔偶興趣社準備的,之前就是這架直升機把唐善與武勝男送回莊園!

現在,這架直升機準備送其前往學校。

以后,若是唐善不反對的話,就是這架直升機接送唐善上下學了。

這個時候,也有手機信息通知。

而且還是來自魔偶興趣社的社長親自發來的通知。

通知只是對唐善的通知!

武勝男是沒有份的。

不過,唐善若是愿意帶著武勝男,那么另當別論。

實際上,這個時候,武勝男也已經坐上了直升機,昨天她已經與直升機的駕駛員認識了,直升機的駕駛員當然不會阻止武勝男的坐在直升機上。

唐善吃完與穆青雪之間的早餐之后,就由穆青雪派遣專人駕駛著代步車,送唐善來到了直升機降落的位置。

莊園當中可是有直升機起降坪的。

說起來,穆青雪對于唐善乘坐直升機上下學的事情,處于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態度。

只要是唐善愿意,怎么都是可以的。

而且,穆青雪甚至于可以自己派遣一架直升機,專門用來接送唐善上下學。

這是何等的寵溺啊?

不過,穆青雪自己可是不會乘坐直升機上下班的,實際上,她不會乘坐任何飛行的交通工具,除非是沒有選擇。

比如說是跨囯的出行,若是不乘坐飛機的話,那就太慢了,不知道要耽誤多少事情。

正常來說,穆青雪不會如此!

因為,她天然的對飛行交通工具是不信任的。

不過,穆青雪沒說什么,冬姐倒是在沒人的時候,向唐善暗示,乘坐直升機上下學是不應該的事情。

他還是應該使用自己的雙腳上下學!

這才是一個好孩子該做的。

唐善對此很是為難呢。

只见江别鹤一掌击出,掌风凌厉…你想怎么样?"小鱼儿笑道"这一战的结果,也从来没有人知又笑了两声,突然拉着石慧走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篮球场风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八百秦川

阿琐

八百秦川

也稚

八百秦川

沧澜波涛短

八百秦川

潇湘笑

八百秦川

旸谷

八百秦川

醒灯